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3月23日)

网友来函:“在中国‘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比利时警方公布恐袭疑犯照片
@wzautofan:每次恐怖袭击发生后,总有人说那不是真正的穆斯林,那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那请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穆斯林,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呢?出了事就划清界限,中国人在文革的时候看多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莫少平:高克善于倾听、提问
@wzautofan:法治人权有没有进步?当然有了。如果我向前走一步再后退三步,你能说我没往前走吗?恐怕不能吧,因为我明明向前走过一步嘛!“和他们谈话是很亲切,很平易的一种交流,没有官气”,这就是制度使然,人家的领导人不是政治局常委指定的!
@sdaf:莫律师为什么不问一下土耳其人,再说德国的人权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朝鲜外交官酿交通事故致2名中国人丧生
@wzautofan:与其说中国是朝鲜之盟国,不如说中共是朝鲜劳动党之盟党!中国在这个世界上已然够奇葩了,看来朝鲜是葩取之于葩而奇于葩!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布鲁塞尔恐袭伤亡惨重 IS宣称犯案
@wzautofan:今天一早醒来突然恍惚自己是否置身中东?我是打死也不会去那的啊。血腥已然逼近,德国必须警醒!我对伊斯兰教颇为费解,曾经建议DW出些关于伊斯兰教的文章,未果。大家在政治正确中生活,大家又在政治正确中死去!地铁停运、飞机停飞这绝非长久之计。对逝者的哀悼是必须的,但我们不能一次又一次的哀悼并且任由这样的哀悼继续下去!穆斯林当然有宗教信仰自由,但你们不能强迫别人去信仰你们的那个宗教,更不能以死亡相威胁!如果一个人不懂得自由之界限,用自己之自由去侵犯他人之自由,那么这个人就不配拥有自由,抑或是他本无自由而是宗教的奴隶而已。我不愿对这个宗教恶语相加,但它已然到了令人生厌之地步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媒体:如何应对股灾? 中国求助美联储
@asd:欧洲人自己不行了,搬出来美国人满足虚荣心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古领导人会晤:新篇章 旧分歧
@wzautofan:“如果真有这种政治犯的名单,那么现在就给我一张,今晚他们就能被释放。”熟悉,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古巴本质还是一个和中国一样的共产党国家,是因为鄙人在中国大陆出生并成长。共产党国家都是这样颐指气使、居高临下。如果记者真的拿出一份名单给了劳尔卡斯特罗,恐怕今晚不是他们被释放而是记者被关押吧?!虽然这些共产国家在苏联解体、东欧倒台之后各自为战,但骨子里还是相似的,一母所生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内部互撕”公开化有多可怕?
@wzautofan:诚如长平先生所言,中共自毛之后从来都是暗斗,表面上握手寒暄,心里恨不得把对方掐死,在这点上这些继任者远没有毛太祖来的洒脱,虽说帽子满天飞,罪名也子虚乌有,但却是明着把对方整死,还是借他人之手把对方整死。中共妖魔化别人的历史可是不短了,从当初妖魔化国民党到后来妖魔化所有毛不喜欢的人。中共总是把自己打扮得“伟光正”来示人,但大家注意到没有他们通常只是以上半身示人,因为下半身实在是无论如何打扮也无法示人的,太肮脏了,而且通常他们的大脑也只长在下半身。还是那句老话了“指鹿为马”,当年赵高的困境是大家都见过鹿也都见过马,所以做起来会有困难,但在中国大家见过农奴也见过专治但没见过真正的民主!说达赖喇嘛要恢复农奴制,农奴制不是早就被中共恢复了吗?中国哪个农民活得不像个农奴呢?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是这个世界的两大恶性肿瘤,如不彻底切除总会有扩散之危险。中共如不被彻底清算,那就免谈什么中华民族复兴!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绝望中希望之光
@weienonha:“自己香港自己救”,面对强权不低头。挺直腰杆昂起头,东方之珠光闪闪。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总统到北京 维权人士诉期望
@weienonha:高克先生康寿,北京雾霾肺癌沾不上边。
@sdfsdf:干脆高瑜直接搭高克的飞机一起回德国吧,反正心都是德国心,也都是老高家人,哈哈哈哈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高克访华:艰难的平衡
@wzautofan:“发声总比沉默要强”,同意莫少平先生所言。毕竟当下敢于冒着得罪中共而直言的国家领导人不多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高克总统无论如何平衡,就算有苏秦之口张仪之舌也难以撼动中共于一丝一毫。说到柏林墙的倒掉,民主人士当然有作用,但我想说的是恐怕不是主要作用。试想,当时的苏共总书记如果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斯大林呢?如果没有肯尼迪总统和里根总统先后在柏林墙前做的演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道门,推倒这堵墙!”呢?中国人自己犯的错,我们67年前被骗了!这么多年的惨痛教训,数以亿计的枉死冤魂,希望国人能够牢记,但在下明白,这恐怕也是一厢情愿。
@sdfa:德国人真能装。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冈复交 两岸外交战风云再起?
@asd:DW不玩死台湾不肯罢手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CCTV纪录片抨击美国人权引争议
@wzautofan:“说其他国家应该改进人权状况,然而自己却不改善自己的状况,这的确是很虚伪的。”这句话CCTV的领导没听出什么吗?中共就是这样一开始是骂别人,然后骂着骂着就变成骂自己了。中国的媒体都是中共的喉舌,千万不可把他们说的话当成“话”!还是北岛先生的那句诗妙,在中国“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看当年新华社的社论是如何骂国民党的,现在都可以拿来骂他们自己。中共是什么?毛太祖本就是个无底线之人,您能要求这个党有多高尚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朝鲜试射至少一枚中程导弹
@wzautofan:朝鲜人连饭都吃不上,而金胖子还有心放“钻天猴”。哎,北朝鲜能存活至今也能和中共并称“奇迹”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世界应向德意志看齐"
@wzautofan:鄙人对阁下的那位朋友表示由衷的敬意(三鞠躬),但我必须说,这在德国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千万不要误以为“主流”。我还是很想给阁下的那位朋友讲一下中国古代的那位东郭先生,予以为“好人必须首先懂得自保”。要知道我们生活的世界绝不是天堂,也没有“伟大万能的主”来给我们主持公平正义,好人自然没有伤害他人之心,但千万不要让“中山狼”滥用了阁下的好心。恐怕没人说那位猎人是坏人吧?要不是猎人相救恐怕东郭先生造成了中山狼的一顿美餐了。在下一直认为,做好人要比坏人更“坏”才行,你要了解坏人会如何想以及他的心理活动,否则,好人是绝对斗不过坏人而最终被淘汰掉的!
@anna_wangmin:我喜欢张丹红女士是从2008年她在德国电视台有关中国的一场辩论开始的。当时因为中国要举办奥运会,所有的西方媒体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不把中国抹黑誓不罢休!!!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每次看到那些不真实,不专业且偏见颇深的文章,我都是气愤填膺!!!很高兴看到张女士,气定神闲地驳斥那些政治谎言,她气质优雅,见解深刻,且讲一口流利的德语。时光荏苒,我随和张你女士从未谋面,但我非常喜欢她的文章,因为她写的,想的,经历的好多都是我认为的和经历的。这也算是一种神交吧。我也恨透了德国政府和德国媒体的虚伪和狂妄,也为一些被洗脑了的但却自以为宽容大度且富有爱心的德国好人感到无奈和好笑,更为自己不能为一个美好的社会多做些担当而郁闷。我多希望德国有一些象张女士一样的专业媒体人,大胆且深刻的揭露这个政治体制和媒体的虚伪和丑恶,唤醒德国民众,从而打造一个相对民主且为民服务的政府,而不是默克尔一个人说了算,而她只为自己保住自己的总理位子着想。当初关闭核电和最近的难民政策,都是她错位地判断了选民的意思,而为自己的实利所做的决定。我为德国悲哀,因为有这么一个一意孤行且不懂反省,只顾自己私利的领导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感谢小扎来北京替我们吸霾”
@wzautofan:看到这幅图景不禁是我想到了,当年农夫山泉老总当着众媒体的面喝他的农夫山泉,当时我就说不要说那是一瓶水就是一瓶毒酒他也得喝!一家企业的老板维护他的企业就像爱护他的孩子,此时他的生命不重要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大门紧闭的开诚布公
@wzautofan:“媒体自由继续缩减”本来就没有的东西还能怎样缩减?变成负的吗?高克总统此行要谈的人权、自由,无论是开门还是闭门都不过隔靴搔痒罢了,就像烟盒上印的“Rauchen kann tödlich sein”毫无用处。不过唱戏总得有个过场罢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双鸭山集体讨薪"多名矿工被抓
@wzautofan:“公判大会”???是“批判大会”吧?在下一直坚持的观点文革没死而且一直活着,只不过换了身衣服,换了顶帽子。共产党嘴下留情吧,不要在糟蹋中文词汇了,都弄脏了,后世子孙会一边清理一边骂的!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 www.dw.com/chinese,可以给 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