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3月17日)

网友来函:"习皇做毛泽东的少年犯时,如何自己给自己壮胆不得而知。如今他给自己壮阳的妙方则是全部照搬毛的一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哪些国家的人最幸福?
@wzautofan:主管幸福事宜的部长级官员???头一次听说,真长见识。这莫非又是个白拿俸禄的闲差?如何定义“幸福”呢?就像“美”该如何定义呢?那如果某位国民说我当上总统才会幸福,怎么办?是不是这位部长要去游说总统让位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马桶撞名美国总统参选人
@weienonha:Donald Trump 怎么说也是个人类,与坐便器无干。可是其大嘴巴泄怒气、痛快淋漓,与深圳马桶公司Trump产品有某些相似之处。
@wzautofan:Trump先生不是说他喜欢中国吗?这个大嘴巴直接打到马桶里去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总理记者会,几多"金句"亮瞎眼?
@weienonha:这个“金言总理”无权无势,有机会开记者会,豪言壮语高谈阔论,挣回一点面子,可怜。
@wzautofan:好说些假、大、空的屁话是一切共产国家之通病,前苏联、前东欧直到前DDR无一不是如此。好在人有适应能力,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烟盒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德国更绝“Rauchen kann tödlich sein”(吸烟会死),在下问一句,吸烟人口有没有因为写这玩意儿而减少?大家看惯自然就不怪了。《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不是规定对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响的内容不得出现在电视剧中吗?“用减政府权力的‘痛’来换得企业、群众办事的‘爽’”怎么总理的台词儿可以呢?广电局有没有审李克强的台词啊?渎职了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政协委员接受外媒采访被催促离开
@wzautofan:看蒋洪教授的年纪也不小了,想必应该经历过中国那个“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当年那些被打成右派的、被批斗的、被游街的,甚至被杀害的难道都是写了“有问题”的东西吗?阁下不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岳武穆被杀不也是“莫须有”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赤字创新高 李克强表示“希望大于困难”
@wzautofan:对于“伟大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中国共产党来说什么时候会有困难呢?有这么“伟大的”党带领我们,我们能没有希望吗?我们太有希望了,以致于我都绝望了!“说中国经济完不成已经确定的主要经济目标,那是不可能的。”对!没错!我当然相信。怎么会完不成呢,就是编也要把数字编出来!忘记当年大跃进放卫星了?亩产万斤啊!这使我忽然想到了鲁迅先生,想到了他的那篇《药》。华小栓的痨病要用人血馒头来治,可吃了之后依旧是咳得厉害,于是康大叔就在外面喊“包好包好啊!”只是这次喊“包好”的不是康大叔而是换成了李大叔。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大众销毁证据?前雇员称拒绝参与遭解雇
@sajia:大众公司领导人怎么做,都不会让人惊讶。他们在宣传宣传上说增加透明度。其实是在继续蒙蔽别人。大众汽车公司的领导。都很像中国共产党。而整个niedersachsen人都有中国国民特性。为了钱不择手段。
汉莎公司的总裁早应该辞职了。德国老百姓应该把他轰下台。让空难中逝去的人,灵魂得到安宁。从很多事情上我,越来越看到德国社会的不健康。甚至有些一病入膏肓而浑然不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国内右翼民粹主义抬头
@sajia:希腊左也好右也好,怎么说都是民粹主义。这个国家里面很有点意思。拿别人的钱当民粹主义。看来贪婪与吝啬与民粹主义联系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国初选大局初定?
@wzautofan:“不管谁任下届美国总统,中美关系的发展都不会受影响”当然,中美关系不就是贸易关系嘛,做生意赚钱,谁管你那什么人权不人权的,美国人有人权就是了。中国人喜欢做奴隶,人家喜欢跪着,站也站不起来了,小腿都萎缩了,说不定再过多少年连小腿都没有了,于是后世传说,听说原来我们腿下面还有一截的,听说我们原来是比现在高的,听说……也许只是个传说……
@weienonha:亿万富翁特朗普即使获得党内提名,但最终敌不过克林顿。他的言论太过张狂,触怒许多群体。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平均每四名死者中,就有一人死于环境问题”
@wzautofan:不急,这些数据还有很大的更新空间。想想1958年到1962年的大饥荒中国饿死的人口就有3600万(根据杨继绳的《墓碑》),而当时中国的人口是负增长,阁下能想象中国人口负增长吗?不是太富裕而是饿的!而这次显然不是粮食问题而是毒气问题!中国共产党显然是为了“抑制”中国人口做出了“杰出贡献”!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柏林发生汽车爆炸,一人丧生
@wzautofan:Gott sei Dank!这要真是什么自杀式汽车炸弹,那可怜的默克尔总理就该收拾行李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昂山素季的“司机”当选缅甸新总统
@weienonha:昂山素季真的能垂帘听政说了算?军方权力也不小,结果如何待观察。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2015年暴恐、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增一倍
@wzautofan:“人权组织指出,在中国,刑讯逼供仍然普遍,刑事犯罪嫌疑人往往得不到有效的辩护,导致司法不公。”刑讯逼供不是导致司法不公的唯一原因吧?!中国的“人民法院”如何判案不是由法官说了算的,那是“上边”安排好的剧本,法官不过是个群众演员罢了!美国同样有刑讯逼供,但美国的法院没那么不公吧?!原因在于,刑讯逼供的是警察,警察跟法院是两个部门互不相干。而中国则不同,诸位不要忘记中国是有“政法委”的,它主管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按照民主国家三权分立之原则,制定法律者不可解释法律,而中国制定和解释权都在全国人大。西方有的我们都有,只不过我们把它们等比例混合了!其结果就是一碗糊涂糨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为民作主?还我们钱!
@wzautofan:共产党需要还的又岂是“钱”这么简单呢?在共产党的大脑中哪有“道歉”一说?就像当年毛对越共总书记胡志明说的“我是不会下罪己诏的”。苏共活到今天也快一百岁了吧?哎……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weienonha@Gmail.com:“没有证据表明,工人们因为这些更真实的心声而遭到更多的打击”。两会期间当局暂时不出手抓捕工人游行组织者?中共政权终于有这么一天,大力支持被拖欠工资的“领导一切的工人阶级”上街示威游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回击美国:你的人权状况也不怎么样
@wzautofan:美国有“世界人权报告”,中国有“美国人权报告”。中国出的荒谬的东西还不止这一个,像“孔子和平奖”、“孔子学院”之类的东西,注意鄙人是十分尊重孔老先生的,在下只想为孔圣人鸣一声不平。当年是谁把孔林刨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匾砸了,孔子的坟里自然是空的那就把孔氏后人的遗骨粗骨扬灰。现在想起孔圣人来了,动不动就把他老人家的名号挂在前面,无恥、卑鄙!说什么“这一做法是为了保护年轻人不受色情、赌博以及贩毒的侵害。”我们天天看共产党员通奸的报道还不够色情吗?说到贩毒,那请解释一下当年王震的359旅种鸦片卖了钱买军火是怎么回事呢?“我真的非常担心我的孙子们,我希望他们能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中长大成人。以上不良信息必须删除。”收起您那份“好心”,“健康的环境”,偌大一个中国还有多少健康的环境?我们天天生活在一个充满毒气的穹顶之下!阁下连一个做人的起码良知都没有了!古人可以不食嗟来之食,而阁下像一只狗一样摇尾乞食!(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侮辱狗狗)
古往今来,做一个士人不可少的是那种“浩然之气”,士可杀但不可辱!而阁下不惜作践自己之人格(如果还有的话)向郭沫若这样的无恥文人看齐。若论学问,郭沫若堪称大家;若论人品,郭沫若一文不名。从他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写的校歌,再到他写下的《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详见郭沫若文选第12卷第765页)。鄙人不敢妄议,请诸位自己体会一下!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越南民众聚集河内 纪念越中海战死亡战士
@wzautofan:中越不是“同志加兄弟”吗?看来多深的交情在共产党国家之间都是靠不住的!习近平不是想学毛泽东吗?当年毛大笔一挥把长白山天池的54%割给了朝鲜,无人敢反对,且不说唐古乌梁海了。习近平有毛的“魄力”吗?也大笔一挥,西沙、南沙都给越南了?恐怕不能了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三州选举过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wzautofan:AfD就仅凭这一次胜利就放言说自己已经站稳脚跟,在下不敢苟同。不过政客嘛,总是这样言过其实的。法国右倾是必然的,因为法国付出了血的代价,而德国不过是嗅到了些“腥味”罢了,不过对于一个防患于未然的严谨国度——德国——来说,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下不理解默克尔总理为何要学VW把自己的一切都赌上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究竟是啥?
wzautofan@gmail.com:“供给侧改革”???习近平懂经济吗?他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博士”吗?在下看过以上“高论”之后,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土”!把全世界的拥有悠久历史的品牌都买过来,去买吧,看有多少愿意卖的。这难道不是暴发户的形象吗?要多讨厌有多讨厌!有这样一个“祖国”,让我越来越无地自容了!中国的形象已经像圆明园一样成了一堆废墟了,随你们去毁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难民政策左右德三州选举
@weienonha:德国选民遗弃的是什么?重筑柏林墙?
@wzautofan:在在下看来,AfD的大胜并不意外,他们最应感谢的是默克尔总理的难民政策。在难民危机之前,我曾认为这位德国女总理也许会四连任,但自从叙利亚男童浮尸海滩之后,在下之前的那个想法渐渐扭转了。开始为这位女总理捏一把汗,第三任期恐难做满,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她恐怕就栽在这件事情上了。
naca0430@yahoo.com.tw:德國總理應維護德國人民最大利益,沒有人欠難民一個美好人生。联邦总理默克尔應辭職,
以個人身分幫難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一丝不苟的签证制度吓跑中国人?
@weienonha:“简化签证手续”就能吸引更多中国大陆游客?这儿有个误区。实际情况恐怕是,进入欧洲的门已经对大陆撒币客洞开了,只要申根不作废,从哪个门进入都能到德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护照哪国最给力?香港跌至全球第20
@mkbs:德国之声一直把新闻重点放在六四、达赖等问题上,快30年了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中国国内知道德国之声这个栏目的人也许不到1%。现在的年轻人,与30年前大不一样了。他们所关心的事情,是与自身密切相关的事情。德国之声的报道,也许只是面向海外华人中一小部分所谓民运分子、台独分裂分子、或是那些新疆暴恐分子。花德国纳税人的钱,做这些事情,恐怕并不符合德国大多数公民的初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媒:三家中国公司竞购德国WMF
@wzautofan:WMF也是鄙人非常喜欢的品牌,如果落入中国公司之手多少有些可惜,但在下以为也不要有过多的担心。想想看,WMF已有164年的历史了,我并不认为海尔或者美的能够存在超过100年(这在我看来已经是高估他们了),就像Volvo已经90岁了,难道吉利会达到这个年龄吗?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你姓你的党,我有我的名
@wzautofan:在下喜欢读历史,当然不单单是中国的历史,且予亦深感陈寅恪先生所言“华夏民族文化历千年之演变,造极于赵宋之世。”之精妙与深刻。宋之后历史仍给了中国不止一次的机会,但可惜的是每次都鬼使神差般的打错了方向盘,上帝最终还是被国人执着于错误的精神所感动,放弃了这个民族。有人说,当下的中国各个环境都很糟,从吃的喝的呼吸的到看的听的感受的。我却悲观的认为中国的波谷恐怕还在路上。有人说,民进党不是一直宣称要独立吗,为何上了台又不提了?在下对此观点嗤之以鼻,因为现在台湾本质上是独立的,它并不从属于中国大陆,如果台湾的领导人把此事做明,大陆的中共政权必定翻脸动武,到那时如果没有美国、日本的介入台湾很难保住,中华民族最后的希望将毁于一旦。任何一位负责任的领导人都不会这样做,所以,台湾独立是说得做不得。那香港独立为何又如火如荼呢?因为香港已然成为了中共的囊中之物了,《基本法》根本就没在中共的眼里,香港之自由越来越有名无实了,本来就没有民主了,再丧失自由,那香港和大陆的城市还有何区别呢?香港独立是渐渐“明白”后的悲愤的孤注一掷,但恐怕很难成功,如果是在1997年之前的某个时间点还有希望。
当年罗大佑的那首《亚细亚的孤儿》是唱给台湾的,其实在鄙人看来,每个心向民主自由之人在中国都是亚细亚的孤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艰难的“禁毒战”
@wzautofan:“中国政府对年轻人有关合成毒品危害的教育还远远不够”,中国政府还忙着对年轻人进行洗脑教育呢,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进行什么毒品危害的教育。大家只看到了这些物质的毒品,精神毒品呢?中共难道不是“精神毒品”的最大制造者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最高法院计划设置国际海事司法中心
@wzautofan:“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可笑,但我实在笑不出来。这个司法中心会有多少国家相信或承认呢?恐怕连中国人自己都不相信。司法在中国到底处于何等尴尬的境地呢?突然使我想起了以前伺候皇帝和后宫嫔妃的阉人,可能中国的司法和阉人的地位差不了许多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达赖喇嘛:我们这一代希望不大
@jt0008jt0008:德国之声讽刺达赖喇嘛和立宪派。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搞个人崇拜其实是出于恐惧
@weienonha:习皇做毛泽东的少年犯时,如何自己给自己壮胆不得而知。如今他给自己壮阳的妙方则是全部照搬毛的一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核电站事故故障 何种程度才算危险?
@wzautofan:在下是废核的坚定支持者,虽然现在还没有非常理想的替代能源。我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讲的是中国的核电站,有位中国的“专家”说核电站安全系数比汽车、飞机高多少多少数量级,又是10的多少多少次方,当时我就想钻到电脑里问他一句“把核废料埋到你们家下面你是否愿意?”。一次车祸,如果是五座的,最多死亡10人,报废两辆汽车。一次空难,以Germanwings为例,死亡150人,报废一架飞机。而核电站一旦有放射性物质泄漏,或是用过的核废料填埋,它殃及的是一片地区,而且这片地区的土壤、河水都将无法使用!去看看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已经变成了死城!核辐射是无法弄干净的,它不是那10的多少多少次方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数字时代,我们都如何旅游
@wzautofan:恐怕旅行社是很难赚到我的钱的。我也不大能理解,这么多人喜欢把自己去了哪,吃了什么,玩儿了什么发到网上,在鄙人看来,这些完全属于自己的隐私,反正我是不会做这些的。而且即便让我选择出行的目的地,在这个地球上我愿意去的地方也是少之又少。在下一直秉持孔老先生之教诲“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斯图加特:德国的北京
@wzautofan:诸位这个比较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我刚刚在AQI查得的数据,斯图加特是37,等级为"Good"。而北京是210,等级为“very unhealthy”。在下想请问,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一年中能有几天达到斯图加特的“污染”水平?如果斯图加特的空气也被称作“污染”,那请问北京人呼吸的是什么?应该是毒气吧?!北京等于多少个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呢?而且还不单单是北京哦,中东部的大片地区都是如此,整个加起来又等于多少个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呢?帮忙算一下,谢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三州选举迎来“超级星期日”
@wzautofan:“在欧元危机中诞生的德国选项党明确支持解散欧元区,取消欧元。反对欧盟扩大政治影响力。在难民融入政策方面,该党明确要求依照加拿大的例子修改现有的移民法规,吸引素质优良,愿意融入德国社会的移民进入。”就这些而言,在下没有看出AfD的理念有什么不对。欧盟这张饼摊得越大就变得越薄了,别忘了只有一勺面啊。哪个国家会接纳根本就不愿融入这个社会的人呢?进入一个国家生活,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带过来,这跟侵略何异呢?想想当年的那些殖民地和中国的那些租界吧,“侵略”并非危言耸听。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特朗普台上演讲取消 台下乱成一团
@weienonha:在大洋一边旁观这么久,终于见到这样事发生。川普拉到那么多美国人的选票,但愿如今开始走下坡。种族主义言论终将是一场灾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多国联合声明批评中国人权状况
@dd:我說你今天沒刷牙,嘴很臭,你得快去刷牙。你說,閃開,你五十年前也沒刷牙,更臭!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旧秩序与新状况
@meitawu:反應台灣新民意就應該動手實行台獨建國,不是光用嘴巴說文字寫「我國」、「中國」,那是騙子的行徑。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尾气门”:大众美国总裁辞职
@wzautofan:“大众高层很长时期里试图与美国当局达成协议,以期保住尾气丑闻的秘密,不被公之于众。”大众显然找错了对象,要是跟“中国当局”商讨这种事情估计还靠谱。这就叫“selbstverschuldet”。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中国经济要崩盘?不要怕!
@asdf:报道满足一下西方的焦虑释放,意淫一下西方的高高在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记者该懂什么“规矩”?
@wzautofan:鄙人在上次“人大能容忍多少‘激情提问’”一文的意见反馈中就曾对傅莹的所谓“从容应对”嗤之以鼻。中国的臣民一听到领导也说我们的“人话”就受不了了,就感觉皇恩浩荡,膝盖就发软了。有人说,辛亥革命彻底推翻了帝制,我想问“真的吗?”且不说“洪宪皇帝”,就拿1949年后的这个“新”朝来说,不过是把皇帝的名号换成了总书记,汤换了,药呢?他们之所以说那个记者“不懂规矩”,是因为那个记者只看到了外面挂着的羊头,不知道案板底下卖的是狗肉。共产党就靠着“指鹿为马”来混乱你的思维,看见白的你要知道“领导”是想要你说“那是黑的”,然后你再告诉外国人中文的“黑”是“白”的意思。
在下同意长平先生所说的关于西方民主国家的记者。余斗胆再进一步,其实就是记者是为“谁”说话的问题——我不愿用“喉舌”一词,这个词被弄脏了。如果西方记者也像中国记者这样“听党话”,那么他们的报社早就倒闭了。而在中国是不听党话的必定倒闭,光倒闭还不成,主要负责人需要换个地方住一住吧。西方记者还不仅仅是“发声”这么简单,他们还是大众的眼睛,多少战地记者因此丢了性命。哪里发生了危险,和逃生人群相向而行的除了救援人员就应当是记者了。而在中国记者面前有比枪林弹雨更大的“危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土耳其在“敲诈”欧盟吗?
@wzautofan: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不是说过了嘛“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下还记得难民事件之前的希腊,齐普拉斯被债权国堵着门口要债时灰头土脸的狼狈相。我曾经说过,现在的希腊可以说是心里美得不得了,那些债主不仅是哪来回哪去,而且还得继续给我拨款,腰板瞬间就硬了!土耳其呢,本来这个绝大多数为穆斯林的国家加入欧盟的可能性趋近于零,这下手里的筹码分量重了,主动权也是瞬间转移了。《易经》上说“穷则变,变则通”,万事总有转机,当然,往好处转还是往坏处转看你站在哪个角度看了。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www.dw.com/chinese,可以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