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10月20日)

网友来函:“最能反映一个社会整体文化水平的非购物中心或餐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互动平台
@fustein:没有痛觉的小鼹鼠,简直太可爱了!外表丑一点没关系,涂抹些法国高级化妆品就行了。或者挎个LV包什么的。内涵也不一定很重要,反正大家看不见。为什么由一个“女王”领导整个族群,对哺乳动物来说是非常罕见的?从前没有赵王的领导以及各个朝代的传承,能有我们今天的盛世吗?只有“女王”与几个雄鼹鼠肩负着繁衍族群的重任,那就更好了,别的鼹鼠成天裸露着屁股,都没有腐败堕落的欲望。不穿衣服的赵王,天生的无可非议 :-) 牠不仅有脊梁骨,还能屈能伸,肚子比宰相的还大。其它的小老鼠,看见牠就像当年看到毛主席一样 :-)
要光干嘛?费电!搞些核电站,不仅施工和运营危险,核原料的90%烧不掉,作为核废料还影响下几百代。麻烦!相比之下失明不就太好了吗?不好看没关系,眼下实用就行。你们的那些好看的东西,所谓普世的玩意儿,在我们这里是不中用地。最绝的是不喝水!喝水太危险了!你想想,那6380公里的亚洲第一大河,养育着大陆三分之一的人口,流到长江口青草沙,夹带着海量的不可降解的有机物,包括环境内分泌干扰物、重金属。而上海人宁愿喝那里的水,不取浦江豚水。我们鼹鼠干脆什么水都不喝!请问dw,你肯定愿意下辈子才做裸鼹鼠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特朗普向民主制度宣战
Jing Du:川普是商人,不是政客。
孙明洋:如果説。歐美還沒有死透。倒是真的。歐洲伊斯蘭化。美國拉丁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最后一辩放狠话 特朗普有可能不认输
马志远:看来只有维基解密才能阻止希拉里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2030研究”场景之二:中国梦
郭华:意淫的中等国家德国,你是没办法跟我们中国竞争的,德国也不配跟我中国竞争。
Jingjing Ye:中國沒在轉型,人家是定型了……你這前提就不對。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杜会”上演 双方避谈南海
DaDa Chin:他如果把國內經濟搞好,減少出國工作者(有一千萬人),對國內家庭都是幸福的,因為很多人從20~40多歲都在國外工作,其實菲國人民素質很好。
Youbo Hu:难为他了。经济不好。大家吃什么?
Jing Du:一个乡巴佬,一个土豪金。
Fatrasie Ru-Ch'ing:菲律賓的經濟不差,差在教育觀念。菲傭在華語、日語等國家變成了廉價的英語老師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政要私会达赖喇嘛 捷克官方急忙示好中国
Ken Chan:這叫兩頭蛇外交。
WN Tenor:捷克要是会见维基解密那家伙 是不是也要和美国示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北京的机遇 菲律宾的风险
Race Hung:聰明的外交。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杜特尔特在北京:"是时候和美国说再见了"
Walker Feng:藩屬國出現了……
郑跃武:看来台湾不重要了。
Barry Lau:原来你去到我们的祖国是为了地球的利益!
Jennifer Chen:這位總統好喜歡威權,好喜歡中共哦!
周托:这是一次关于价值观的站队。
Wu Yingnan:相似相容。
Fatrasie Ru-Ch'ing:所以菲律賓要廢英文改用簡體中文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普京三年来首次访德 讨论乌克兰危机
Sunny Tong:烏東的叛軍最近幾個月幾乎沒報導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印尼总统佐科为引入"化学阉割"辩护
Liang Li Cheng:支持这样的惩罚,人权组织都是支持恶人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难民营:更多来自右翼的袭击与仇恨
孙明洋:真的难以置信。德国人怎么可以这样粗暴的对待难民穆斯林。
Fatrasie Ru-Ch'ing:比起中國,德國算小case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2030研究”场景之一:维持现状
何兪穎:很多發達國家也要面臨負增長和社會暴動了,相對之下,就算是這種不怎麼樣的中國夢,也還行。
刘伟:先研究研究那么多伊斯兰难民在德国怎么办吧 德国会不会变成德意志伊斯兰共和国呢?嗯很值得研究。
张宇恒:2030年在德国吃烤猪肘大概要被判石刑了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成功合体!神舟十一宇航员进入"天宫"
刘伟:这很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厄瓜多尔证实切断阿桑奇网络
黃平:我們不希望,我們的總統,被美國的陸戰隊,帶回美國處死。
吕晋斌:希拉里越这样越惹人讨厌。
孙明洋:為何早不一次切斷?估計美國施加壓力了。醜聞越來越多。
震全:唉,说好的言论自由呢,民主国家也不让人说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渔翁得利
陈白羽:小编我读完了,《日报》涉嫌造谣,中国家主席从未在任何场合“认为杜特尔特的禁毒战争很不错";《南德意志日报》说的不错,这是几十年前就提出的老套路了,叫市场交换技术,以前是德企来华投资,现在是直接买德企,德国企业都知道,有中国市场才有利润,所以愿意卖。
刘易斯:风水轮流转,想要保持绝对的竞争优势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德国在中国还有着远比中国在德国大得多的经济利益,再加上两国经济体量上的悬殊差距,想要通过贸易壁垒来限制并购,只会给德国带来更大的伤害。德国的贸易额跟中国不相上下,经济总量却跟中国差好几倍,可见德国对于贸易的依赖性。中国是德国在欧盟以外的最大贸易伙伴,德国有以大众为代表的大量企业在中国开展业务,这些对德国的利益而言都相当关键。反观中国,首先是对德贸易只是中国对外贸易比较有限的一部分,而且中国在德国本土的直接利益非常有限。德国选择跟中国深度合作,意味着可以瞬间把德国的技术优势转化为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利润,当然利润拿了,中国当然也不傻,跟进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那些美轮美奂的德国图书馆
絢瀬阿虚:斯图加特图书馆非常漂亮,第一次去就被震惊了。
謝剛強:最能反映一个社会整体文化水平的非购物中心或餐馆。
Fatrasie Ru-Ch'ing:reddot實至名歸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 研究报告:中国2030场景研究:中国未来会怎样?
Nicky Hing:有时候有些专家给我一种迂腐的感觉。
Soonsiang Teo:2020年,别国不说,美国肯定江河日下,霸气不在!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Unicef:摩苏尔50万儿童处境极度危险
林宗達:美國當年侵略伊拉克就沒有在乎過人家的孩子!怎麼做宣傳也贖不了這罪孽。
黄信超:为什么要有战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善变的马尼拉
Soonsiang Teo:菲律宾新总统已经基本上認清美国真面目:没銭,只懂得利用盟国和中国搞对抗,得益是美国,菲律宾落的一无所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数十名日本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满丁:拜还是不拜随便 只要"问心无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老兵仍是党的人?
Kotowari Minamoto:老兵上訪不知是否確有其事,但是趙黨的歷史信用確實很差,蘇聯帶來的惡習敗壞華夏文明。
Jing Du:这些老兵就是传说中的口香糖。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爆料克林顿惹祸?阿桑奇被“断网”
Hao Yong Chen:大流氓的“政治正确”迟早要害死自己。
Nicky Hing:堪比纸牌屋。
Pkim Cheung:民主,自由,人权。
Alex Yuan:不知美国人民怎么看!
Jackduo Ching:来我们伟大的天朝,上微信、微博!不用链接国际,反正也是局域网。
吕晋斌:灯塔国自毁灯塔。
孙明洋:美國政治真黑。越來越多的黑幕。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金砖国家组织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絢瀬阿虚:嗯嗯,然后中欧经济一体化,这是坠吼的。
林动:我倒是觉得没落的欧洲和德国应该考虑是否有实行沙里亚法的必要了。
Soonsiang Teo:沒有存在的必要,就不會生存十年了!而且年年開會,都締結了好多雙方利好的經濟條約!週邊國家如緬甸,斯裡蘭卡等等也加進来旁聽了!你說有存在必要嗎?也許得不到利益的大國想看到它不存在,你替它說點話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是否制裁俄罗斯? 欧盟进退两难
梁叶:像希腊、塞浦路斯、匈牙利这类自私自利的政权把持的国家,北约应把它们开除出去,欧盟也应把它们开除出去。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之声专访:巴克尔的兄长发誓报仇
孙明洋:德國真是不懂川普爺爺講的故事。農夫和蛇……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英国脱欧领袖是一个“两面派”?
張凱傑:有全民共識,才作公投,為這個共識作定案,作出來壓倒性勝利,大家才沒話說;社會毫無共識而辦公投,就會造成51:49這種數字,任一派都有機會再拚一次,結果造成動盪與分裂。因為很重要的一點,公投是用來把已經形成的全民共識作定案的,而不是想用一個公投來為分裂的社會創造出全民共識。
Kenny Wong:既然兩面都想過了,何不乾脆兩面都告訴國民,作公投參考用?這正説明了不相信公民有能力作適當選擇,只好用推銷術操控民意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制裁威胁止不住朝鲜再试舞水端弹道导弹
Webber Wang:不解决朝鲜的安全环境问题,这导弹会一直射下去。制裁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只有美朝达成和解才会有用。但美国愿意吗?当然不愿意,因为朝鲜半岛一旦和平,美国就无法留在韩国了。
Richard Zhou:如果没有某国的支持,朝鲜能这么嚣张?
康嘉霖:武力解决朝鲜问题才是正确的
Jackduo Ching:朝鲜是中国管的,那就骂中国吧!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 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