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1月29日)

网友来函:“当今中国的年轻人虽未经历文革,但价值观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犹如混沌世界。中共的洗脑是成功了的,在这点上我也挺“佩服”他们,毕竟给这么多人洗脑也是个浩大的工程,不容易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希特勒是中国粉吗?
@xu:中国人在希特勒的种族理论中似乎没有评价,也没有像犹太人或斯拉夫人被列为劣等民族。那时在德国的中国人很少,但似乎没有受到干扰,不然季羡林老先生怎么能一直在哥廷根学习,直到战争结束?汉堡原来有个中国城,许多中国人长时间在那里生活居住,直到战争后期才被纳粹赶走或被投入到集中营(估计是因为与日本同盟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坦克人”将会再次被秘密处决吗?
@wzautofan:我早就说过了,中共就是这样,难道大家对它还有“期许”?别浪费感情和精力了。我只希望将来的若干年之后它的倒下不要再伴随另一个王朝的兴起了,够了!不过估计我是活不到那个时候了,我也不会留下后代,因为我已绝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马英九登太平岛 强调和平发展
@weienonha:马英九登太平岛,所谓“和平发展”成了他和中共的阳谋—— 下台后最好归宿可能是逃去大陆与中共“和平发展”。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丹麦立法,难民1300欧元以上财物须没收
@pw01389:难民潮是欧洲人头上的斯巴达克之剑!默克尔说难民问题要乐观,可以管控……若不能管控,默克尔应负其责?!不客气地说,德国已出现过一个毁灭世界的希特勒,难道默克尔是第二个毁灭欧洲的独裁者?俄国裔的侦探作家莫克把1860年比喻(相比)2016年是很好笑的!遭到嘲讽在所难免。欧洲的难民潮肯定是有人操控,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这不仅仅是难民问题,是针对欧洲一个显而易见、很危险的举动。看看法国加莱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越共12大 权力斗争决出胜负
@weienonha:一党独裁,劣胜优汰。中共越共,毒品同根。
@wzautofan:共产党啊共产党,在这个世界上硕果仅存就五个了。表面上共产党国家和共产党国家之间明争暗斗,实际上都是一个味儿的,他们也就这样了,各位不要再寄希望他们能改变了。画着镰刀斧头的投票箱只是演戏用的道具罢了!他的儿子——越南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希望他“货真价实”!不过我这个悲观的人宁可相信北极熊改吃素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被调查
@wzautofan:有一个“博士”,习近平不也是博士吗?挺好的词儿让这帮人给糟践了,可惜可惜了。他通奸了吗?要是通了就千万不要开除他的党籍啊!他交了入党的投名状,群众队伍可不收退回来的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克里访柬埔寨 赞经济吁人权
@archjinyi:现在欧洲的人权状况如此堪忧,还好意思评论别人?你们欺压穆斯林,轰炸叙利亚、利比亚而引起的巴黎穆斯林正义的抗争难道没让你们清醒吗?穆斯林在克隆的怒火你们难道体验的不够吗?你们应该善待这些少数族裔,更开放更宽容更平等更自由,而不是明知道自己的人权如此之差,却恬不知耻的去评论别人的人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线人的挣扎与沉沦
@wzautofan:其实最初DW登出李新的消息的时候,我就猜到会有长平先生此文。闲言少叙,我不打能认同那位李宇宙先生/女士的做法,把朋友卖了,然后良心发现了去泰国避难了,这听起来有点儿像当年六四事件后一大批人逃到国外,拿着那用鲜血换来的护照在国外过安稳日子了,尤其是前不久柴玲女士还说了些装疯卖傻的话让人实难接受。这又让我想起当年戊戌变法失败后的康梁和六君子,我更倾向谭嗣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电影《十年》预视香港未来黑暗面 导演望港人觉醒
@wzautofan:我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在我看来香港的未来多悲观都不为过,这就像1949年后大陆对那些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者的清洗一样,当年那些人何尝不是跟现在的香港人相似般的难以驯服。那么中共的办法是要么你离开,要么你消失。共产党搞运动恐难有对手。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盟多国欲延长边境管控期限
@pw01389:默克尔说她保证今年难民数量减少,但若是相反的话,默克尔应该立即辞职下台了!政客的诚信最重要!美国诗人雅各·拉塞尔·罗威尔(James Russell Lowell)说:“真理总在绞刑架上,谬误却端居宝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互动平台
@pw01389:@wzautofan==“我喜欢鲁迅先生的文章,因为我发现我和鲁迅先生一样悲观,对中国人看得越透就越悲观!中华民族走的是一条余弦曲线,但我不知道周期是多久!”资中筠老人说得好!一百年了,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我非常欣赏@wzautofan网友的评论,跟我一样的观念。非常想认识他(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叛逆时光
@pw01389:这位泽林先生真是要多可耻有多可耻!我真无法形容他!难道红色文化的毒害在这位德国人身上;更比我们中国人还要严重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德国人怎么了?
@wzautofan:“我多么希望德国人恢复正常的状态:天一下雨就拉长脸,不过分热情,但到了紧急时刻会表现出真正的慷慨和宽容。”在下对张女士的这句话深表认同!的确前一阵子的“过分热情”和一些非理性让我也感到意外。不过说到默克尔总理我倒是觉得她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她不可能推翻她之前的言论和做法,因为那样做她就会面临被迫辞职的可能,她就算明知自己做过了也会硬抗下去,为了不要落个被迫下台的局面。如果刚刚见到一个人,基本上大家都会善意的相信对方不是坏人(除非对方一脸凶相)。虽然大家对哪里的人都有一些刻板的“印象”,但第一眼大家基本会先忽略那个“印象”,可是有些人偏偏喜欢去坐实别人的“印象”,这就使得多少无辜的人被连累!我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但我对基督教或佛教都“可理解”,对伊斯兰教非常不解,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看待女性不戴头巾这件事的?!
@anna_wangmin:张女士的文章道出了我的心声,她曾经历的,正在经历的,以及她所疑虑的,担心的,以及不满的正是我所经历的和担心的。在科隆新年夜之前,我实在无法想象,怎么在所谓的民主德国,所有的媒体和政客都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去掩盖和愚弄德国公民。而等到事情发生以后,他们还依然试着愚弄和操纵人民。我真的是太愤慨了!!!这和二战前和期间的德国有什么不同??? 我认为,作为公民我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我不喜欢被所谓精英政客和媒体洗脑和愚弄/!!!而这一切一直都在发生!!!我很气愤的是,无论是现在执政的联合政府还是在野的绿党和die Linke,都采取高度一致的愚民政策,只考虑如何拉选票,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作为德国人他们太清楚二战以后的德国人的心理了。德国人依然有负罪感,他们的教育不允许他们有任何反对外来者的举动,因为这样你就被简单的认为是纳粹,从而被人孤立。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社会里,造就了绝大多数德国人即使有所不满都不敢在公共场所公开表到自己的观点,如果去投票他们的良心底线也不允许他们投右派的票,所以这些在议会里有一席之地的政党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进行洗脑工作。这样的社会氛围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公民们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被绑架了,如果长期以往,我很担心纳粹势力会无法遏制,人民真的再次遭殃!!!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我们需要联合起来为自己的权利奋斗,这些政客当然不需要担心他们及其家人的未来,他们身居高位,社会上的不安和福利很少触及他们的根本利益。而为他们的错误买单的确是我们普通的公民。因此我建议都去投票,都去选AfD,不是我们排外,是我们要表达我们关于默克尔违宪的错误的自私的决定愤慨!!!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前南都编辑李新泰国失踪 疑遭中国绑架
@wzautofan:看来,中共还是没有摆脱一个“地下党”的影子,干的勾当还是那一套,也难怪,他们对自己的合法性心知肚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小红粉”不仅仅是笑话
@xlzhuqchs:时刻标榜代表自由思想的媒体,谢谢你们“好心”为我们这些“愚民”提供fq(翻墙)工具接受你们“正确公正的”舆论指引,请打开你们网站的评论功能!
@wzautofan:很喜欢长平先生的文章,不免应和一下。其实像“蝗虫”、“蛆虫”这些用来形容大陆人的词我都能理解,因为我觉得香港也好台湾也罢他们除了对中国人的无理与无知表达愤怒之外更多的还是对中国人背后的那个共产党政权的憎恨,因为“爱屋及乌”反过来也成立“恨屋也及乌”。为何自古以来总要劝人向善,因为为善本来就像把东西向山上推,是需要不断地持续做功,反过来为恶就像东西向下滚,这件事由于重力存在是自然发生的。就像刘备当年留给他儿子的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而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将几千年来先人们的不断努力毁于一旦,将恶发挥到了极致。如果不是1976年毛死了,现在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上次和一个朋友聊天,他说“文革不就十年吗?”令我哭笑不得,文革是结束了,但它的影响至今犹在,而且不知何时才能退去。当今中国的年轻人虽未经历文革,但价值观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犹如混沌世界。中共的洗脑是成功了的,在这点上我也挺“佩服”他们,毕竟给这么多人洗脑也是个浩大的工程,不容易啊!
希望中国能有朝一日结束中共统治走向自由民主,希望中国能有朝一日彻底清算共产党犯下的罪行以正视听,希望中国能有朝一日找回自己的灵魂并得到救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电视刑柱”与中国的算盘
@weienonha:中共电视刑柱捆绑宣判下一个是谁? 电视刑柱与IS伊斯兰国公开斩首“罪犯”视频没有什么不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洲还有救吗?
@weienonha:“中东以及非洲的问题……这就是……欧洲的问题。”千万别忘了,中共法西斯的问题 ,这同样是欧洲的大问题。对中共绥靖、下跪,助长其淫威,将世界拖入无穷劫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两州收缴难民财物“充公”
@wzautofan: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清楚,别装傻!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瑞典对难民犯罪记录秘而不宣
@wzautofan:人们总喜欢说别人“傲慢与偏见”,其实往往这些“傲慢与偏见”与事实有误差但误差并不大。这些隐瞒的做法在民主国家尤为危险,因为民主国家有独立且自由的媒体,一旦这些事情被抖出来就等于对人们施加了一个向右的向心力,使得整个国家出现一个巨大的向右转的趋势,这是很可怕且很可悲的。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www.dw.com/chinese,可以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