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从草民转变成公民,从奴隶转变为自由人是一个不短的历程,时至今日中国依然没有完成,或者更准确的说依然没有开始。因为跪习惯了猛一站起来脚会麻的,还是会再次跪下的,而且觉得还是这样比较习惯比较舒服。这同样可以理解为一种“惯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天堂里的“六四”悲歌
@wzautofan:蒋先生的离世固然令人悲哀,但将“六四”扯到全人类的恥辱我觉得未免有些过了。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还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吗?要不是 911美国恐怕也想不起来打阿富汗吧,现在美国又撤兵了,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这都是要大笔花钱的,美国虽然富有,但也不是无底之洞啊。即便是那些民主国家的首脑愿意得罪中共,那些大企业的总裁们可不愿意,他们会给政府施压,政府自然不愿得罪这些人,他们可是纳税的大户,没了钱空谈理想难道等着饿死吗?
致信“两会”代表委员及中共领导人,这不是对牛弹琴吗?难道还要像当年“六四”一样,要“跪”下来乞求他们的道歉吗?“真相、赔偿、问责”,真相对于生活在国外的人早已不是秘密,“赔偿”到底该怎么赔?像死在矿井下的矿工一样吗?再说到“问责”,如果真的问责,那么共产党就得下台!
长平先生还提到“联合国”,我想长平先生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联合国”不过是个各国首脑聚会使用的类似私人会所之类的东西。
最后,在下必须说明,我绝非想给中共开脱,它也不配!鄙人是个悲观者,我只是想劝告那些还对这个党抱有美好愿景的人们,睁睁眼醒醒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被双开
@wzautofan:当代的行为艺术!太反讽了。估计是站错了队。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脸书将针对种族言论采取措施
@Foosau7644:没有人天生是种族主义,但是当我们家园生活环境受到威胁,肯定会反抗。你不是种族主义,不代表别人不是。霍梅尼说过:他们要征服世界,每个人要归服穆斯林。难道要下一代被IS拿来屠杀? 难道我们以后新闻每天报导德国内战、法国内战、欧洲难民大逃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难民问题 —— “留德华”替德国抱不平?
@Foosau7644:一些所谓正义人士骂pegida,他们有想为什么会有pegida出现?当人类有出现危机,一定会自我保护。德国人不要天真以为他们可以掌控穆斯林难民,当他们多就是德国人末日。不懂默克尔是为个人(现代圣母)虚荣心,拿德国下一代前途来赌,毁灭德国的不是纳粹,是虚荣心和一厢情愿想法。
@Foosau7644 :现在德国人不必为当年纳粹行为负责,因为当年纳粹只是历史过程,每段历史是必然。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北京还嫌香港不够热闹?
@wzautofan:基本赞同长平先生的观点,另外,在下还有一点异议。您说在能够影响北京的地方下功夫,我持悲观的态度。这就像晚清,大多数人希望北京改革,少数的革命党就怕他改,五大臣出洋时不是还来了个自杀式炸弹吗?然后最后推出个皇族内阁。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的把人群向革命党方向推,接下来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直到今日,看看我们可怜的中华大地,该变的什么都没变,不该变的都变了。五四运动眼看就一百年了,当时高呼的“德先生、赛先生”在哪啊?在下斗胆引用大诗人陶渊明先生的《归去来兮辞》中的两句作结“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他能行!
@df :德国人对德国人真宽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国宣布提高接收难民人数
@Foosau7644 :当国家突然多出一堆我不必尊重你,你必须尊重我文化宗教的人,你会如何处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仇外情绪—萨克森州的问题所在
@Foosau7644 :日耳曼民族善良高贵,基本上是不仇外。是那些政客、政策搞到德国没有安全感。pegida(意:爱国主义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基本只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团体,真正要防是那些用宗教来逼害别人的“教狂”。Pegida的诞生是政治领袖一手催生的,如果给人民安全感,是不会有Pegida。政治领袖应该和 Pegida对话。移民肯定会给社会带来冲击。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近平:中国对外开放力度将越来越大
@weienonha :“扎克伯格:能与习近平主席和其他领导人见面我感到非常荣幸。” 我作为一个大陆人,深感不安!“习近平:中国对外开放力度将越来越大”,又是忽悠美国老板的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奥会”人权议题排不上
@wzautofan :赞同魏京生先生的观点,这是个明白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谁是习大大?”
@wzautofan :整个视频我已看过,其实像这么肉麻的东西比起当年文革的时候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来说还是略逊一筹。真正令在下感叹的是,我的父母经历了文革,没想到我也遇到了类似的东西。先说题目,我对他这个称谓十分反感!我不想知道“谁是习大大?”,我只想问“习是谁的大大?”我不想攀,也攀不起这门子亲戚!不是曾经唱的“党啊,亲爱的母亲,你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喂养大”吗?何时党又成了男性的了?一会儿男一会儿女,究竟是男还是女?还是不男也不女?
我不想对这些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做什么道德谴责,因为“道德”只能用来要求自己。在我对自己的道德要求中,有一点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清楚。人活着总要有个底线,不能到最后连内裤也脱了。是,每个人都有言论之自由,但不要忘记“自由”不是没有边界的。就像在德国,如果有人高喊“希特勒万岁”,依然有被送进监狱的风险。
最后我想问一问那位韩国女生,你是说你的丈夫长得像他你会幸福呢?还是地位像他你会幸福?这要分清楚!看来似乎这位小姐姐不像是学理工科的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忽必烈诞辰800年蒙族人的共同骄傲
@wzautofan :予以为“来自蒙古的中国皇帝”一说似有不妥,就当时而言,中国已亡,又何来的中国皇帝呢?在下并非是种族主义者,我只是从当时“中国”的定义出发,觉得此一说法着实不妥。
@df :有本事先把东普鲁士拿回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诺和平奖得主"上书" 奥巴马“压力山大”
@weienonha :奥巴马说:我同样是诺和平奖得主,我绝对不会拿我的诺奖身份向我的总统身份上书。那我就给上帝上书:让北京多多送来大订单吧,其它无关紧要。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一场豪言壮志的峰会
@Foosau7644 :将来如果发生第3大战,肯定是由欧洲哈里发带领已被改造的日耳曼斯坦发动的。日耳曼人天性善良。善良的人最容易中病毒。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丢“帅”保车德国大众总裁文德恩辞职
@weienonha :大众集团运输、传染中国病毒,止于至善 —— 美国和德国民主政府言论自由,司法独立。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国媒体看习近平访美
@kwun77 :新型大国关系=美国必须让路。人民=中共法西斯。民主,自由,法制,法治,宪法前面必须加上“在中共法西斯党控制下的”去理解。如果用西方价值观去理解,就大错特错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难民峰会召开在即欧委会剑指19欧盟国
@pw01389 :我认为,欧盟某些领导人以“政治正确”看待难民问题是非常不明智的。强制性的分配难民配额是不可以接受的。那些拒绝难民配额的小国家不能与德国相比,那位斯洛伐克总理菲桥说得对,穆斯林难以融入(或说一部分很难)当地社会。德国总理默克尔大开欧盟之门,任由难民进出,是否给德国(欧洲)带来潜在的威胁;还要等待时间(若干年)来验证。法国查理事件或许可以证实一点苗头。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近平:中国反腐不是“纸牌屋”
@wzautofan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是及时顺应人民的要求,其中没有什么权力斗争、没有什么纸牌屋。”你信吗?反正我是不信!
@weienonha :胡说八道,指鹿为马。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大众总裁出面道歉否认辞职
@chen :下萨克森州的人越来越像中国人民啦。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李嘉诚,贼船易上不易下
@wzautofan :予以为,其实对李嘉诚先生不必过多的“道义”谴责了,作为一个商人当然要利益最大化,当然要把股东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不算“错”吧?!千言万语归一句,毛病在制度上!中共是这样的,一开始很自信,觉得别人的东西我不能用,用了我就栽了,我得给你们玩儿个新花样,于是乎越玩儿越觉得自己这个玩儿不下去,然后拿来西方的教科书我们“借鉴”一下,接下来开始修补,能补的地方尽量再补,有几个大窟窿是实在不能补的,比如民主、比如三权分立、比如媒体监督。这就像一个固执的白痴无论如何掩饰最终发现自己还是个跛子。
说到《人民日报》,这家报纸也算是朵奇葩了,如果把所有《人民日报》凑起来看你就会知道,不用别人说什么,他们自己就在狠狠地打自己耳光,而且让别人感觉那是在打别人的脸。最让我觉得他们不知羞耻的是,他们居然还有脸说“归去来兮”——这是大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的题目。那好,在下就斗胆引用陶渊明先生《归去来兮辞》中的一句以回应李嘉诚为何要跑,“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目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澳大利亚新总理吁北京缓解南海紧张局势
@sdf :中国的俗语说:驴唇不对马嘴;中国的成语说:颠倒黑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官方版“宝贝回家”上线
@wzautofan :看完此篇报道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有没有忽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有很多孩子并不是被“偷”走的,而是出于各种原因被亲生父,或者母卖给人贩子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不要动不动就道德谴责,那叫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正狠心的父母我不敢说没有,相信应该是很少的。有些觉得自己实在无力抚养,或者孩子根本就是“意外”的产物,想给孩子找个好人家。通过人贩子还可以有一笔收入以解燃眉之急。我不愿意去评价对与错,因为我们的世界不是只有黑与白。大多买孩子的也是视之如掌上明珠,然后政府时不时的来“解救”一下,把孩子从买家“解救”到孤儿院,这就以为万事大吉了,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感觉有点儿雪中送屎吧?!中国表面上看起来别人有的我们都有,而实际里面空空如也。可悲,可悲。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港媒:北京马拉松在雾霾中起跑
@wzautofan :在下仅代表我个人表达对参赛者的敬意。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一群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猛士。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教宗访古巴推动文化对话
@wzautofan :教宗在“革命广场”举行弥撒,教宗还去了 “革命宫”,多么反讽啊。此举堪称当代之行为艺术。本人并非天主教徒,我对一切宗教持中立态度。但我想说的是,共产党究竟给人民带来了什么?连菲德尔卡斯特罗都穿上adidas了。不禁令人可发一笑。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变出一个“合法性”?
@wzautofan:“历史的必然,未来的必然”多么强硬和蛮不讲理,有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两个“必然”的根据在哪?
其实,从1997年回归的时候香港人就应该明白所谓50年不变不过是忽悠你们的障眼法罢了,你们还真信啊?借用江泽民的一句话“你们太简单,太幼稚了”。我觉得有时候大家就是太乐观了,太过善意的相信了共产党画出来的大饼。坦白讲,我是个悲观的人,往往当我越看清现实的时候越觉得自己还不够悲观。
“作为台湾艺人”这句话怎么了?我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台湾是个政治实体这一点毋庸置疑吧?!孔子有言曰“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孔老先生没说让你们修武备以吓之!台湾是个民主国家,如果真像中共宣传的那样“一小撮台独分子,主流还是心向统一”的话,那台湾早就和大陆统一了。我想作为正常人没有谁已经自由了还要拼命做回奴隶的吧?除非脑子有病!如果中国大陆还念及我们同台湾是一个民族,还念及那一点点的兄弟情谊,就应当给台湾更多的空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作为一个出生在中国大陆的我来说,何尝不向往台湾的民主自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司法部门出台规定“保障律师执业权利”
@wzautofan :“看守所应当及时传递辩护律师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往来信件。看守所可以对信件进行必要的检查,但不得截留、复制、删改信件,不得向办案机关提供信件内容,但信件内容涉及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以及涉嫌串供、毁灭证据等情形的除外。”恕在下愚鲁,我也不是学法律的,可我看过这句话后总感觉第二个“但”字的前后像是在自打耳光。什么叫“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这就留下了巨大的空间。在中国玩儿法律迟早会被玩儿死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甘肃防空演习事故近两百名学生中毒送医
@wzautofan :我对中国越来越不明白了,为什么大阅兵那么繁复的表演没有出任何纰漏,而一次小小的防空演习却出了如此大的事故?我一直认为中国是个前现代国家,而别人却说中国如何有钱如何强大,鄙人只能无奈的轻蔑的一笑了之,因为跟这种人无须争辩,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多了只是白费口舌徒生不快。其实想想那些堪称艺术品被各国收藏家所追捧的中国瓷器,哪件不是当时专供皇家的呢?哪件是烧给普通百姓的呢?再想到庆丰包子铺,我一直认为那天的包子馅大有文章,当然这只是鄙人的胡乱猜测,但以我对中国的了解,我觉得我猜对的概率还是蛮大的。
从草民转变成公民,从奴隶转变为自由人是一个不短的历程,时至今日中国依然没有完成,或者更准确的说依然没有开始。因为跪习惯了猛一站起来脚会麻的,还是会再次跪下的,而且觉得还是这样比较习惯比较舒服。这同样可以理解为一种“惯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捷克总统反对收容大量难民
@Foosau7644 :沙地国王说将在德国建200 座回教堂给难民。为什么不直接叫难民去阿拉伯?没看过这样思想的人!你住进他家,我出钱给你买家俱,将来你人多了,逼他搬。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北京严斥东京改变军事安全路线
@weienonha :北京严斥东京改变军事安全路线,中共绝不会承认:日本这是在中共的武力威胁下无奈之举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不止匈牙利克罗地亚也对难民关门
@Foosau7644 :对外用军事平定战乱,严惩蛇头,对内就用宗教力量和教育,尽量同化他们融入欧洲文明。为了欧洲长远稳定,当年难民祖先也是给伊斯兰同化,才形成今天穆斯林。宗教力量可改变一个世界。乱世要用非常手段。短期可能引起反弹。现在被人指责。好过以后背上民族千古罪人恶名。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教皇在古巴:哈瓦那上空的天
wzautofan@ :“许多古巴人期盼着政治的开放和言论的自由”这在一个共产国家是很难实现的。共产党和政治开放、言论自由是很难共存的。看看中国、朝鲜、越南、老挝,无一不如是。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北京呼吁朝核问题有关方面表现出"负责态度"
@wzautofan :“(朝鲜)半岛生战生乱,对谁都没有好处”王毅外长此话一点儿也不假。其实不只“半岛”,哪里生战生乱都不好吧?假如在下的这个推论合理的话,我要反问身为中共党员的王毅先生1945年的中共为何要“生战生乱”呢?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平息,人心思安,为何还要再起内战呢?在下并非想为当年的国民政府辩护,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只想问当年的重庆谈判毛泽东是带着诚意去的吗?他明知所提条件国民党难以接受,那次重庆之行无非是给斯大林个面子罢了。
难道北京不知道平壤无赖吗?非也。放眼世界,共产党掌权的国家就剩五个了,一只手就可以数清楚,中朝越古老。少一个就如同断一指。恕在下愚鲁,六方会谈本身就是一个“拖”字诀。想谈出什么成果简直痴人说梦一般。流氓遇流氓,更没有底线者获胜。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二者都需付出代价,前者的代价在将来,后者的代价在眼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日本参议院通过安保法放宽对军队限制
@weienonha :面临中共法西斯崛起,日本国想要保证不受侵犯,维持来之不易的和平,制定并通过安保法很有必要。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冷战解密中情局公开总统简报
@wzautofan :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的本质区别即在于此。美国的政府每四年被颠覆一次,在中国想颠覆政府的一出现即被关进监狱。只有让国家成为每一个公民的国家,而非一党之国家,这个国家才是稳定的。只有让“公仆”真正成为公仆,这个国家的国民才是直立行走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珠联璧合
@wzautofan :鄙人作为一名男生,一直以来对于女性,尤其是中国女性有一种由衷的敬意与歉意,我曾经不止一次和我爸说“作为一个中国的老爷们是有原罪的”。想想我们以前的历史,吃了败仗就得跟人家和亲,男人的无能却让女人承担责任,这简直无理至极!再回到最近的一次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知有多少中国女性沦为牺牲品。说完了我对女性尤其是中国女性的认识后,我不得不表示一下对阁下这位朋友的异议。首先,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吧?这一点是我这个学习理工科的人尤其难以苟同,我觉得稍稍有一点儿“讯号与系统”或者在德国叫“Regelungstechnik”知识的人都会清楚,给系统一个输入你会得到一个输出,但是你不能凭借你得到的这个输出来断定系统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这也是中国教育的失败之处,学理的大多欠缺历史知识,而学文的大多又稍缺乏逻辑推理能力。
“美”这样东西是没有定义的,也没有人能给其下定义。就像每个男人心中的林黛玉都是不一样的,估计女人心中的帅哥长得也都不一样吧?还有男人爱面子这件事情不是单单属于中国男人吧?这倒不是气谁不气谁的问题。说话要有论据,切莫以偏概全。大于1和大于等于1是有本质区别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盟避难申请人数飙升逾30%在德国
@Foosau7644:日耳曼已为世人贡献很多,为了将来继续为人类贡献,德国一定要稳定,不能一时之仁,破坏现有体制。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带领德国世界走向毁灭。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什么政府咱都满意!
@weienonha:身处中国或与中国政府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调查机构,比如哈佛肯尼迪学院阿什中心与北京的零点调查公司合作,能够在中共严密控制信息和言论自由之下无阻碍地长期调查,这就说明这种调查的不真实性和荒诞无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难民开始涌向克罗地亚
@Foosau7644:不敢想像,你们现在生活的欧洲,有天当你们醒来时变成阿拉伯世界,那现象有多可怕?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坚持人道主义的道路
@Foosau7644:没有理由收留难民,阿拉伯世界有钱和地方收留他们,阿拉伯世界算盘,难民是他们向外扩充的前锋,现在是难民,以后阿拉伯联盟的盟友。他们只是在利用欧洲同情心,可以做的就是用船载难民去阿拉伯世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累斯顿留德华眼中的“Pegida”
@Foosau7644: Pegida不是盲目排外的,只是针对破坏德国的人和事。救救德国,和德国下一代。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一项全球义务
@asd:中国人对西方人给的标准、指标都太熟悉了,可以对此说拜拜了,泽林装腔作势,真让人作呕。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拉法耶特广场钟为谁鸣?
@wzautofan: “这些中国人和华人为什么不能表达对于祖国的尊重?”我再次请问“祖国”在哪里?它还活着吗?如果这句话改为“这些中国人和华人为什么不能表达对于党的尊重?”我没有意见!恕我直言,中国人的逻辑奇差无比,我觉得这也就是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在东方出现的原因之一。中国人喜欢把一些看似相近的东西扯到一起,不顾其本质,若非出自本意,就是为虎作伥及助纣为虐了。
其实,在我看来,抗议与否对于中共来说不过是个面子问题,于里子无碍。绝对不会因为几个抗议,习近平就回北京宣布解散中共,开放党禁报禁,实行民主选举。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当年苏联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其实也是因为戈尔巴乔夫下面还有个叶利钦,他是当时的俄罗斯联邦总统。中国没有这种制度,所以发生当年苏联的 “奇迹”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不过,好在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三百年一大限,慢慢儿熬着吧。也许,若干年后会有哪位才子效仿贾谊写个《过共论》也未可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驻疆部队学跳民族舞“与民族群众交朋友”
@wzautofan: 这有用吗??问题的根源不去解决,做这些隔靴搔痒的事情,我真不明白他们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呢?什么“看得见,数不清,抱在一起”这么肉麻的词儿都上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杭州申亚成功!是烫手山芋还是香饽饽?
@wzautofan:我觉得以后不用什么评选了,有这等劳民伤财的事情都归中国就是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奥巴马将为习近平关闭拉法耶特抗议广场?
@weienonha:或许是“奥巴马命令特勤局,公园必须关闭。”这才符合奥巴马一贯对中共巴结绥靖的态度。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网友如需代理服务器,请向dw-w@psiphon3.com发送空白电子邮件,获取视窗版(Windows)软件或安卓版(Android)软件,该软件无需安装。这两个版本的软件都能够将您的电脑自动和当前有效的代理服务器相连,使您能够正常浏览我们的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