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中共执政一天,台湾之民主就别想安稳并且必然被打压,香港的真普选也只有等中共崩塌之后再说吧”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反思战争,警惕爱国主义
@wzautofan:鄙人以为长平先生过虑了,有一点大家应当晓得的是中华民族和大和民族的国民性有着本质的区别。自五四以来,中国人高喊的“德先生,赛先生”时至今日依然不见二位先生的到来,而反观邻国日本民主与科学已基本实现,至少在科学方面日本是全亚洲最好的,这跟日本人严谨的态度是分不开的。当年甲午海战大清国海军士兵在炮筒上晾衣服,到今天变了吗?变的只是城头的大王旗罢了。中共何尝不想成为当年的日本和纳粹德国,可他们缺乏技术支撑。恐怕当今之中共是最怕挑起战争的了,因为当年他们就是趁着日本在中国频频挑起事端国民政府应接不暇的时候,慢慢做大,以致最后夺取政权的。他们最怕的是当年的覆辙重蹈,出个共惨党什么的,趁机把他们推翻。共产党就那张嘴硬而已。反观中国历史三百年一大限,蒙古人那么强悍才统治了中国九十八载。早晚有一天这个“新”朝会过去,早晚有一天中共会被清算就像红色高棉那样,早晚有一天历史会恢复他本来之面貌,真的假不了,早晚有一天中共会“自食其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并不危险的泡沫
@jy.liu:1),泽林先生的观点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也远远没有点出中国股市最根本的症结所在。
2),仅仅是观点不同也就罢了,而要害是泽先生一直以来的基本立场是与人类的普世价值相悖的,而且不知悔改。
3),说实话, 就因为这位泽先生在贵台活得“很滋润”,我以及我的一些朋友对德国之声的评价大打折扣。
4),很希望得到贵编辑部对读者意见的直接回应(发到个人邮箱);虽然也在想这是不是要求太高了,但还是愿意写出来试一试。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互动平台
@531060760:设立《反迫害法》才能使维护人权在法律上有可操作性。例如对迫害犯没收其一部或全部财产补偿受迫害者等,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实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洪秀柱撇"急统",反对党质疑
@wzautofan:其实大家骨子里都是绥靖的,这才导致了为什么一名歹徒在超市行凶竟无所畏惧的现实。可是大家应该明白中共是一个独裁的党它和当年之纳粹没什么区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又是一个极胆怯之党,越是牢牢抓紧权力越是害怕失去,于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中共执政一天,台湾之民主就别想安稳并且必然被打压,香港的真普选也只有等中共崩塌之后再说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德国人的德语
@xiachunmin:很有意思的德语万象。
我想借此机会说说我对德语的看法,我在德国生活十年了。德语一直在学习中。外国人学德语一般会跟他的母语比较,然后和他的第一外语比较。对于我,自然就是中文和英文了。
德语的两个难点,一个就是冠词及其格的变化,一共有16种。到现在我还没完全搞懂,就算搞懂了,我想我要一辈子去记住,恐怕也不会完全准确。其实,德国学生的德语,老师和家长往往话费很多时间来纠正这个东东。我跟德国同事,很多同事半开玩笑地说,为什么德语不能和英语一样,化繁为简,只留下一个冠词das呢。一开始很多德国同事说,很多情况下一个冠词不能精确表达意思,后来都被我一一举例反驳了,然后他们都说这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我不知道这是借口还是什么。语言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完全没错,但是任何东西都要完善和进展,语言更不例外。改变并不意味着对传统文化的不尊重。其实,插一句,中文简写的利弊都有。我一直不明白的是,德语的冠词既然能在应用上简化,为什么德国人却不愿意改变。当然不光光是德语,欧洲很多语言都有很多的冗余。世界上很多语言都在慢慢消亡,想想其中的原因吧。其实,你可以把自己的语言保持的复杂无比,以保持自己所谓的文化,但是如果没人学会,自己留着自命清高吧。
另外一点就是德语从句大多把中心谓语动词放在句末。这个和英语不同。我以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改变一下。因为我认为语言在劳动产生,就是为了交流的,如果改变后简单但是同时不影响任何表达,就应该考虑改进。德语动词放在句末的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口语中有时听众必须要耐心等待说话者说完才能明白说着的意思。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尤其是在书面语中,一个复杂的长句,你必须要花很长时间去辨别和推敲那些句子部分属于动词的状语,那些属于动词的对象。如果想英语和中文一样,宾语部分放在动词后,就一目了然,根本不需要花时间去琢磨和分析了,不是吗。看看德国的很多期刊,都是英语写的,尤其是博士论文,德国人自己都喜欢用英文写。不仅仅是为了交流吧。
我提出以上两个观点,肯定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估计,德国政府更不会考虑我的提议去修改德语了。但是,我认为以后可能会,比如一百年后,或者说德语也许会慢慢地改进。德语其实已经在慢慢改变了一些东西了。所以,谁能否认我提出的这两点永远不会实现呢。
最后祝福大家学习不打扰人喜欢德语的同时,找到一点快乐。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濒临破产 希腊何以气定神闲?
@na:我要是希腊总理,我当然也会气定神闲。我因为我知道欧盟将总是在最后一天变成软蛋,向希腊伸出橄榄枝。不信,等着瞧吧。这样做,因为胆小的欧盟不敢放弃希腊。其实,这恰恰害了希腊。因为这样的话,希腊靠什么魄力来进行革命。在欧盟不断送钱的情况下,谁愿意自己革自己的命呢。
希腊应该聪明地主动离开欧盟,虽然一下子变穷,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大量出口,促进经济。不然的话,不死不活地熬着吧。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网友如需代理服务器,请向dw-w@psiphon3.com发送空白电子邮件,获取视窗版(Windows)软件或安卓版(Android)软件,该软件无需安装。这两个版本的软件都能够将您的电脑自动和当前有效的代理服务器相连,使您能够正常浏览我们的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