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中国的民主是要靠中国人自己去争取的”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扇东欧一记耳光
@hwlee2047:北约早已过时,由美国霸权主导,早已面目全非,唯我独尊。欧元蒙难,亦拜美国所赐。难明高智商聪明欧洲人仍如瓮中之鳖,被予取予携而不自觉,真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何以“落后德国100年”?
@no:说句实话,那中国和德国比,简直没有可比性。就好像拿一个省和一个国家比一样,不是吗。
中国在某一方面落后德国可能五百年,但是某些方面甚至比德国还厉害,比如华为公司,德国的西门子通信不就在竞争中败下阵来了吗。两个完全不同历史,不同文化,不同级别的国家相比有点可笑。
不过德国按照目前的发展,能维持现状已经是很难很难的了,中国虽然面临困难重重,但是改革得当,就有希望。但是德国,一个民主多党联邦制的国家,任何一个大的改革都要进过长时间讨论后才能一点一点的实施。看看德国最大的公司西门子不断缩小业务范围,不断裁减人员就可见一斑。
德国的目前的社会福利和制度对贫民,难民和学历低下的外国人特别有吸引力,但是对高科技人士的吸引力远不如美国,英国,瑞士等国家。有一本德国人写的书,说据统计,原来在德国生活的高学历土耳其人每年大约300万回国发展,同时,有400万无学历或低学历土耳其人来到德国生活。所以,德国高科技人才不断外出,低层次人不断涌入,德国好像成了穷人的天堂,自然就不能同时也是富人的天堂,德国的很低的出生率难道靠收养难民和补偿吗。可想而知五十年后的德国将如何保持现状。所以,长期来看,我对德国的发展有点担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手段高超的习近平
@no:如果艾未未不再受当局打压,那么艾未未将是悲惨和可怜的,因为西方国家将不再会对艾未未如此的关注了。德国之声,你说我的观点是否有道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直面历史
@wzautofan:我在德国也生活了五年了,深感大多数德国人对历史反思之到位绝非浪得虚名,也正是如此使我对邻国日本对二战这个问题上的言行深感不解。如果回归历史,中共在二战中的抗日部分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中国学生学的历史中还有多少是真的?历史就是历史,而不是中共编的故事。当下统治中国的中共跟当年德国的纳粹党有何区别?甚至在某些方面我觉得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当听到“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国有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明史”我都感到无地自容,这些美好的词汇已经被虚化到如同“人民”一样没有实质内涵了,只是个空洞的词汇而已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道德绑架昂山素季?
@kwun77:一个真正为全世界民主自由而奋斗终生的政治家在哪里?
@wzautofan:昂山素季的表现一点儿也不令我意外,到哪河脱哪鞋嘛,当年默克尔在北大演讲谈到民主还不是被屏蔽掉,即便能进去听的人已经做了筛选。如今的中共最怕的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最怕的就是当今中国再出个毛泽东,他们平时嘴里喊的“毛泽东”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
人说西方政客“务实了”,其实我也挺理解他们,换做是我,我也“务实了”。看看当下的中国人,基本上是在“等”,这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吗?中国的民主是要靠中国人自己去争取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著名人物甘地,如果在中国,那么对于中共来说他只值一颗子弹。中共相信的是野蛮的丛林法则。当年六四,学生们在广场上绝食抗议,甚至连水都不喝,导致最后不得不肾摘除,结果呢?飞机大炮开过去,解决问题。在回归后的香港,占中运动声势浩大,主张和平抗议,结果呢?什么都没有。我当时那种悲从中来的感觉难以形容,哀莫大于心死,跟一帮流氓讲道理,希望他们洗心革面从新做人,这不是痴人说梦一般。张三不拿自己的孩子当人看,天天打骂,邻居阿姨充其量过来劝劝,人家犯不上把张三得罪到底吧?毕竟大家比邻而居,把他得罪苦了,说不定哪天他放把火把我们家烧了,犯不上。想想当年越南出兵赶走了波尔布特,我倒对越南有几分敬意。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毕业起薪最高的行当
@asd:难怪都去美国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昂山素季今起访华
@sdf:素季因为坚持缅甸民族利益,早早就被西方媒体抛弃了。素季不愿做西方设计的偶像,而是缅甸民族利益的维护者。东方人的智慧,西方人永远无法理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G7 峰会 中国在哪儿?
@wzautofan:好问题!我的答案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化,到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一个一党专制的独裁国家。予以为这是中国两千多年皇帝制度之延续,无非是皇帝变成了总书记,父死子继变成了一党世袭。就算有G3,那么其中的也应当是个民主中国,应当是个真正的“共和国”而非中共盘踞之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或将于本月提交减排计划
@jasonsunsoa:中国政府就会画大饼,说空话!满口谎话!没有一个能兑现的!希望全世界联合起来,围剿共产党!!!让共产党消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德国人的德语
@wzautofan:拜读过张女士的文章是我受益匪浅,此并非恭维,看得出您是德语科班出身,和您谈论德语恐怕我并不够资格,在下在德国学的是Maschinenbau(机械制造)。但我想就我对德语或者说语言的一点点浅显认识,写一点我的一家之言。我一开始学德语的时候一样是死套语法,那时我基本是拿德语语法当数学公式一样的使,这和我当初学英语是一样的。后来当我身处德国,渐渐的我发现有些问题,再加之我开始认真的反观我的母语汉语的时候,这个问题就越发明显。说实话从我咿呀学语到我来德国之前,我从未这么认真的反思我的母语。相信阁下在中国时也经历过语文考试中的修改病句,我当年是这样做的,如果是选择题那么有语病的一项基本是我读着最顺嘴的那项,如果是写出正确的句子那么我作对的可能性基本堪比中彩票。但平时我并没有发现我和别人之间存在交流障碍。在我看来,语言是一种传情达意之“感觉”,如果大家都能做到“心有灵犀”之时,我想语言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活的语言本就处在不断的变化中,想想汉语中有多少新增词汇,又有多少词汇变了味儿。德语比较而言情况要好得多,二战以后有不少人努力推动德语的标准化和规范化。而汉语呢?相对规范和标准的文言文被取代,汉字本是表意文字却被砍掉了四肢,变成了残疾的简化字,中共建政以来又把汉语的粗鄙化推向巅峰,文革更是把中华文化中好的部分连根拔起。这些相较德语的二格三格之争要严重得多吧?我部分同意阁下的回归语法,但语法并非数学公式。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袋住先或反“假普选”?
@xiepingan:笑话!既然建制派认为己掌握大多数,那为什么要由不伦不类的选委会钦点筛选?直接开放公民提名或政党直选,有这份自信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六四”镇压模式改变了世界
@wzautofan:鄙人对长平先生的观点颇为赞同,每次拜读长平先生的文章都有一种一语中的之感。我是一个中国大陆的80后,回想我的成长历程,不得不佩服中共的洗脑或许真的成功了,在我到德国之前我头脑中的好多节点是空白的,也就是说我头脑中的历史是离散的,在当下吃着快餐长起来的一代中恐怕没有多少有兴趣去把这些离散点连起来。当你试着拂去真实历史上的厚厚尘埃并且还原那被人刻意损坏的边角时,你会吃惊的发现“中国”早已亡了或者至少成了“植物人”,借尸还魂的是中共。这个故事像极了封神演义中的苏妲己。当年中共的缔造者之一的陈独秀先生曾经说过“盖保民之国家,爱之宜也。残民之国家,爱之也何居?”我想对国内的那些爱国愤青说一句“国在,尚可爱,国亡,爱何来?”
@kwun77:一个真正的政治家除了为本国人民利益着想还要为世界人民利益着想。可惜的是看到的是“皆为利来”并为恶魔披上新衣,恶魔因而不断成长壮大而再不需要新衣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维园烛光纪念六四
@wzautofan:看了很多关于要求“平反”六四的说法,在下忍不住想说两句,首先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杀人犯能否对他自己的罪行平反,也就是说,如果我把张三杀了,然后我对张三的家人说“对不起,我当初杀错了”。这件事情是否可以?我有没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大家能认同这一点的话,那么同理,中共有没有这个资格去“平反”中共当初犯下的罪行呢?以我的粗浅见识,我认为这件事情应当交由国际法庭来审理才合适,至于什么罪名,我想或许是反人类罪之类的。最后,再次重申我的观点,“平反六四”中共没有资格!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FBI盯上布拉特
@yiliqi:国际足联的事为什么要有美国司法部门来调查?美国的司法管辖权覆盖了整个地球了吗?我们这个地球现在是不是应该被称之为“美国地球村”?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天安门母亲呼吁中国领导人勿采用双重标准
@kwun77:中共法西斯从来就是对别人义正词严,对自己我行我素。当年对国民党要求民主自由取消一党专政以及。军队国家化。可他六十多年所在所为有目共睹。他以此手法迷糊了中国人夺得了政权,又以此手法迷糊了外国人企图称霸全世界。只有把他放到法庭的被告席上才会得到正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互动平台
@cccpnazi:这件事那个警察确实有一些不妥之处,但是那个农村女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警察本来正常的出警执法活动,如果那个女人的家人不围攻殴打警察,并且那个女人去劝阻他的家人而不是去撒泼和耍无赖那事情会是这个结果?其实那个警察也是一个为了平息一些无良国内媒体的片面言论替罪羊。
相比美帝的警察,大陆的警察暴力的少的太多了,每年死的警察远比死的这些人多的太多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本土派游行:我非中国人 议员勿北上
@no:真是天大的笑话,要想民主和自由,你说你不是中国人,难道就能得到民主和自由了吗。你说你不是中国人,你难道这是在骂自己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超七成驻华外国记者受到当局干扰
@sdfgg:一贯妖魔化中国的媒体和驻京记者,得到这个待遇。只能说是对等的。你对别人的态度决定了别人对你的态度。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网友如需代理服务器,请向dw-w@psiphon3.com发送空白电子邮件,获取视窗版(Windows)软件或安卓版(Android)软件,该软件无需安装。这两个版本的软件都能够将您的电脑自动和当前有效的代理服务器相连,使您能够正常浏览我们的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