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其实没有了人,利益再多,又有什么意义”,“一个以西方模式为榜样的自由选举在中国是永远不会出现的。”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国中期选举:谁选?选谁?
@asdZ:DW就是避谈竞选资金筹措中的伪民主话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asd:这恰恰说明,中国的民主有了长足进步,没有了永远正确的神。西方媒体不是一样把各种各样的头衔送给公知吗?知名作家、著名维权律师等等。他们也一样笑话爆出。DW的评论不是因为更有道理,而是因为更无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向中国的独裁者献媚”
@john21th:似乎除了批评就是批评,我个人不喜欢这样的报道方式,“求同存异”绝不是一个人突发奇想的口号,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要比发达国家多得多,但是你们做了什么?想方设法的找毛病,用抽象的民主、人权管理全人类?文化永远都是有差异性的,政治的基础还是要建立在自己的文化基础上的。永远都不会有统一的政治模式和标准。没有对错,只有强弱和利益。西方今天的话语权的强大也是建立在过去的掠夺和历史积累上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是条长河,慢慢走、慢慢看、慢慢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互动平台
@zhangzx01:任何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诉求,但不应牺牲他人的利益!占中的人士可以在广场、公园集会,发出你们的声音,为什么要堵塞交通?难道只有堵塞交通才能让你们发声?这是民主吗?
@leungks2:政治归政治,你们以市民生计要挟政府,还将小孩当人盾,卑鄙!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价廉质次?“中国制造”20年内有望赶超
@wei.guan:现在中国已是制造大国,已具高质量低价的制造产品,满世界的中国制造产品您没看见吗,德国现在电子类太阳能等产品已落后,根本没20年差距,只能是各有千秋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北京给非洲的药
@sda:泽林的北京经历已经不够用了,越来越德国化阻碍了他继续用在北京的经历来观察北京。江郎才尽,很明显。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谁是“占中”的“中坚力量”?
@yiliqi:“北京当局称这些学生为激进分子。广场上几乎没有人有过激行为,但态度看上去却很坚定。”
谁说激进分子一定是在行为上激进?这是故意误导读者。如果思想,观念激进,虽然没有暴力行动,他仍然是激进分子。“他们要求的不只是香港的真普选,他们还要拯救自己的家乡摆脱北京当局的控制,争取港人的公民自由。”
这句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摆脱北京当局的控制,那么摆脱以后呢?是独立还是重回英国,做大英帝国的顺民?国家的任何一个地区都隶属于中央政府,既然有隶属关系,当然就存在控制与被控制关系。德国的州能独立于联邦之外吗?所以这句话要表达的港独意向是再清楚不过了。德国之声作为德国重要媒体,居然对这些要求港独的人还大加赞赏和支持,实在是对中国的不友好举动。
李总理刚来过德国,送来了几百亿的大礼,对你们德国的经济帮了大忙,可以说对你们德国有恩,如果德国没有中国这个市场,德国的经济将更糟糕。可是你们刚从中国拿了好处,却迫不及待的想要乘机搞乱中国,用中国话来说,那叫“忘恩负义”。你们真的是很不仗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利比亚:一个国家的崩溃编年史
@yiliqi:利比亚到今天这个地步难道不是你们西方人造成吗?
@asd:西方的失败,西方在利比亚塑造了比萨达姆更激进的敌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年轻人的未来如何?
@wei.guan:香港缺少世界一流城市应据有的一流品质和竞争力,确实是个寄生型城市,确享有司法及新闻独立,一直享有特权,现在的问题是逐渐失去特权,部分即得利益者也想保持香港特权但又不能和大陆闹翻,正好香港的学生一代确要面对在港发展机会减少的情况又无即得利益,并面对大陆同代人的强力竞争,以争取民主的名义施压大陆来争取特权及倾斜政策,是有一定社会基础的,但恐怕适得其反,连我这在德的都觉反感了,可以想象香港在内地的印象如何了,长期看特别是对年轻一代负面作用很大,这叫借题发挥,连我都看得懂,你们能算得过大陆的政治精英吗,多保重吧。
我常居德国,德国这里同样是以政治精英来管理国家,左中右区别并不大,在中国现有社会条件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必须的,也是成功高效的,过去30年的发展已经是明证,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现有体制有合理性一面,这是事实,不然为什么民主的国家都没中国发展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
香港殖民的统治100多年有反对派是正常,对中国也是好事,没成大多数证明共产党还是成功的,我参加过89,但仍认为现在反对派的作法是错的,到现在却不是争民主了,搞垮搞乱,反正自己没损失,89年学生当时是牺牲自己,现在他们香港反对派是牺牲别人,真是区别很大,所以他们带动不了大众,这从示威的组成可见。所谓秀才造反吗,没戏。带头的都是聪明人,那为什么现在呢?确实是西方逼的。
美国看到再按现有的玩法要输给中国了,这从政治,经济,国防都可看出,美国要改玩法,但发现还是无胜算,唯一机会只剩下搞乱中国,并不能再等了。不然再过10年,当中国超前时,就会反过来让颜色革命在西方上演,可怜香港及台湾注定是这大搏弈的牺牲品,按我的观察, 现在美国确实缺少发展后劲并失去几个机会,注定让位, 这最后一招也无济于事。看作者姓名最少是华裔,客观点,别让人笑话,也给自己留余地。你听我这么说,一定强调我是大陆派来的,但我确是为你好,中国的发展历来受外界影响很小,多是自乱,但现在全民有共识,要发展,您知道, 由于中国的发展让西方自问并怀疑自己的模式,至少是经济吧。
中国会有巨变,但不是现在,美国太急了并显得没自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乌克兰将走欧洲路线
@asdf:继续忽悠吧。乌克兰颜色革命搞了那么多年,还缺民主力量吗?都是些扯淡空谈的政客,这一次一样地不会有什么起色,因为乌克兰不可能从人均3000美元一夜变成40000美元,他们还需要干活,而这正是乌克兰人最缺乏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学联拒绝以人大框架为对话前提
@Accountqreen:香港的占中勾起我对60-70年代的回忆,当年红卫兵就是产生在这些血气旺盛的孩子中间,中国老百姓不知受多少苦,如果说毛泽东是发起文化大革命的罪人,这些红卫兵就是帮凶。老百姓需要的是和平安定的日子,现在这些政客就是要搞破环,在破环中发展自己的势力,这和老毛当年有何不同? 现在这些民运分子在各国闹事,哪是争取自由,他们就是在闹事中争取改善自己的地位,当年老毛就是这么发家,如今的民运分子也是如此。他们要执政, 牺牲香港的繁荣不算,可能比老毛更混账,因为他们没有老毛的雄韬大略。连形势都看不懂。这样的骚乱,不会改变中国的大局,因为香港只是中国大陆的一粒芝麻。1989年的六四,一直是那些煽动学生闹事,送了这么多傻瓜的命而逃到了他国逍遥自在的民运分子的标榜。我当时在上海,亲眼看到因为全市交通因为学生闹事瘫痪,一个孕妇坐在马路边上肚子痛得厉害无法去医院。据说如今的学联领袖黄什么的就持着美国护照,这些占中组织者不把香港闹到全港经济衰退,老板发不出工资,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老百姓民不聊生是不会罢休的。
毛泽东掌权时,不断搞人搞人的运动,老百姓即使躲在家里也避免不了红卫兵冲进来满门抄的厄运。那时的我绝不会说共产党救中国这几个字。
文革结束了,开始有太平日子了,又开始了六四的暴动。25年后现在又看到了香港的骚乱,看着这一个个躺在马路当中玩手机开生日Party,搓麻将,吃火锅,打乒乓的,等着送盒饭的学生,他们别的没学会,流氓地痞的抵赖造谣的无赖途径都学会了,如果没有香港警察舍命护着,这区区几千人早就被旺角的地区的居民打得落花流水了。这样的一代今后走上社会,雇主最好打听一下不要有参加过阳伞革命的历史,各国海关最好也阻止这些人入境,否则给自己国家带来隐患。
中国人最关心如今香港的命运,看着这些七歪八倒坐在地上的孩子们,只要看到黄头发碧眼睛的不管哪儿来的,都叭儿狗似地要求“帮帮我们”,问问这些孩子你们是哪国人? 忘记了自己的祖先还不是卖国奴吗?我倒希望这些出风头的骚乱结果导致一国一制, 毕竟香港是中国的领土嘛。这些风头分子就该尝尝中国铁制,那时长毛进监狱不是剪短头发而是剃光头了。应该让这些娃娃们也尝尝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监狱生活,出来后就知道珍惜现状了。在香港的民主是大陆没有的,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六四,如果不是中央集权出动解放军,哪有中国今天的繁荣?中国的崛起,让我们海外华人也扬眉吐气,那些黄头发的洋人也不敢公然再歧视我们这些来自东亚病夫的中国的中国人了。中国已经在改变,在进步了。在这样的形势下,我可以衷心地说,只有共产党可以救中国,如果这些人再不赶快找个台阶下的话,自掘坟墓的是你们自己,民心所向,大势已去。该谢幕了。
现在三子又耍花招,捧出自首伎俩,还提出条件要梁振英陪葬,其实不用用任何法规定2017年的选举,就现在一人一票就可以把立法会25个专门搞扔冥钱摔杯子的泛民派全部赶出去,因为他们得罪的是香港的人民。我计算过了,投票的结果是1:1000(700万人去除占中支持者,未成年儿童和患老年痴呆的老人)。老百姓可以推舟,也可以翻舟!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金氏家族新风格
@2636866320:泽林先生说“因为如果朝鲜内乱,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即便对韩国而言,统一也太昂贵。只有美国人会从中获利。”即使朝鲜不内乱,神秘闭塞的金家王朝三代人也饿死、整死的一大批朝鲜人,与其要这样的稳定,不如乱中一搏。泽林在说内乱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的时候,他可能把朝鲜的几千万人看成某种非人类,把他们自动排除在外了。昂贵的只是钱财、精力和时间,唯有人的生命和尊严很难计价,也最宝贵,我想泽林先生是否忘了这一点。至于美国人会不会从中获利,我想美国人应该不会侵略朝鲜,然后殖民压迫朝鲜吧,最有可能的是,美国人会和一个自由的朝鲜做生意,双方你情我愿,互惠互利,那朝鲜也应该是受益者吧。泽林先生似乎把人的价值排除在外,然后计算利益,其实没有了人,利益再多,又有什么意义。最后,我还得承认,我同意泽林先生说美国人会从中获利,但是这个利是胜利的利,是代表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普世价值的美国精神的胜利。我没有泽林先生那样丰富的学识和经历,所以对利益计算不是很在行,只是发表我自己的意见,感谢花时间看我的文字,谢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高望重"中间人任学联及政府沟通桥梁
@yiliqi:Eine freie Wahl nach westlchem Vorbild wird es in China nirgends geben. Auch Hongkong muss erkennen, dass er zwar einen Sonderstatus geniesst, aber er ist immerhin noch ein Teil Chinas. Hongkong ist ein Autonomiegebiet,aber kein eigenständiges Staat.Entweder akzeptieren die Leute dort, was sie bekommen, genießen die Freiheit, was sie fruehe unter der britischen Herrschaft nie bekamen, oder werden sie alles verlieren, wenn sie weiter gegen die Regierung stellen. (翻译:一个以西方模式为榜样的自由选举在中国是永远不会出现的。香港也必须承认,他们虽然享有特别自治权,但是始终还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是一个自治区,但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要么那里的人承认他们已经得到的,享受自由,就是他们在英国统治时期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或者失去一切,如果他们继续与政府对抗的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13137851545:在香港在高压的中国,官匪相通。哪里有民主自由的集会权力呢?我们只有逆来顺受了。人民应该拥有民主集会的权力,但是民众集会不应该危害社会生活。民众集会应该理性,不要激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警方的粗暴行为只会让更多人上街”
@tsehongkong:在佔中示威中,快三周,若只引用更多平民走上街头抗议,而不引用平民对警察折除道路障碍物,沒有多大反应,令德国之声卷入沒有引用公平客观资料报道的漩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世维会:死刑判决只会让新疆局势进一步升级
@13137851545:针对新疆平民的暴力行为,就是极端恐怖主义,就是惨无人道的法西斯行为。这种践踏人权的罪行已经构成反人类罪。难道不应该判死刑吗??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网友如需代理服务器,请向dw-w@psiphon3.com发送空白电子邮件,获取视窗版(Windows)软件或安卓版(Android)软件,该软件无需安装。这两个版本的软件都能够将您的电脑自动和当前有效的代理服务器相连,使您能够正常浏览我们的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