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除非他出生并一直生长在中国”,“反腐也罢,打虎也好,经改也罢,关键是要保护执政党的大权”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争议:德中经济界要求德国媒体“公正报道”
@mwbz:总理在清华大学到底讲了些甚么,各媒体都是只言片语;不知为甚么,你们也没有更详实的报道。此外,一直想看到你们这样的文章,乃至系列:德国人为什么扬弃了马克思主义?不知是我没有看到,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这类产品。叹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经济增长依赖腐败?
@Tsehongkong:反腐会使行政顺畅,不用将金钱送给官员,设立责任行政制度,一切照授权负责,节省时间,能批与不批,快速知道,短期,贪官不做事.将他们清除,廉政有为,尽责者,将更愿意为国贡献力量,七十年代,港警贪污,建立廉政公署,行政更顺畅,生产力更高,对经济有更好的刺激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人民公仆濒临精神崩溃”
@13137851545:中国是个专制等级的社会,又是个关系网人情风的社会。因此中国是个腐败盛行的黑暗社会。连徐才厚,周永康都肮脏,还有谁是包青天呢?呜呼哀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埋葬传统
@wzautofan:拜读过泽林先生的这篇大作之后,让鄙人不禁更加确定了我先前的观点,泽林先生根本没“懂”中国,即便如他所言在中国生活了二十余载。毛泽东的尸体没有占用农田不假,但他在中国各地的行宫恐怕占用了不少的农田吧。再回过头来过来说他的尸体,它占用的可是寸土寸金的天安门广场,试想如果在勃兰登堡门旁有个希特勒纪念馆,里面躺着一具希特勒的干尸,并且要让德国的小朋友去瞻仰,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德国人会怎样想?泽林先生还说,“不过当局也给了当事人选择的权利:他们可以选择自愿放弃棺材,或者选择在自家毁掉棺材--这样棺材就可以当柴火用了。”如果一个人说,我给你选择的权利,要么你自杀,要么我把你杀了。如此komisch(意:奇怪。编者注)的言语居然是出自一位德国人之口,看来我要修正我的一些观点了。泽林先生还说“而五万元相当于很多人的年收入”,一看阁下就是个德国人,在中国的农村一个农民的年收入只有几千块钱,到一万就相当不错了。希望德国之声不要误导了各位看官。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铁娘子":北京,请信守承诺
@kwun77:古往今来 ,真正的政治家不多,而熙熙为利的政客瞩目皆是。香港人只有挺起腰杆,才能保护自己的民主自由权利,哪怕法西斯武装到了牙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默克尔周日访华看点何在?
@kwun77:诸葛亮七擒孟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反腐也可被利用
@haixiao:你们到底了解中国老百姓么?政治斗争和中国普通百姓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把那些贪官搞掉才是老百姓说希望的啊。现在比前几年已经好多了,很多时候找政府办事情已经不会再有人索贿或者故意拖延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银行家投入占中运动
@asdf:别忽悠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都声明反对占中。这个审查极严的自由媒体,是不是太扯?1/10不到的评论被发表出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13137851545:安倍想当当今的法西斯东条英机,它在开历史文明的倒车,将世界引向全球大战的边缘。他是人类的公敌,他是历史的恶魔,它是和平的叛贼。他践踏人类的良知,他污蔑世界的正义,他漠视世界人民的人权,终将自食其果。 我们呼吁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一切仁人志士,精英豪杰和联合国共同讨伐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lds:习近平拿下徐才厚,易如反掌。徐才厚包括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总长,都是空头军职,并无任何军事调动实权。傀儡军职。徐才厚调动不了军队,林彪都调动不了,徐是马仔人物。打狗欺主,习近平联合胡派人马,汇合太子党其他派系,打压江泽民派系。反日大游行就是胡景涛和习近平一手策划施实的,批捕刘晓波也是胡景涛和习近平所为。徐才厚并没有真正军权,调动军队。自林彪事件以后,中共军制兵制有了很大改变,主要预防军事政变。一般调动军队很难,掣肘太多。事实上,大军区,总部,将级军官,并没有实际兵权。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沿用至今。在中共军队中,派系山头林立,真正能够调动和指挥军队的是在团级,主要的军队一线部队。任何人都难以控制。所以,习近平清理徐才厚很难清理更多的军中官佐,特别中级下级军官,人数太多,涉及面更广,而却是手握实际兵权的军官。倘若引起反弹,军变兵变随时可以发生。这是任何人都难以预测和控制的事情。毛泽东,邓小平都不一定控制的了,区区习近平狂妄自大,自比天马,恐怕也是民运艰险。并不是徐才厚一个人,涉及到几百万军队,军官人数多达几万几十万。大军区四总部效忠,并不意味着几万军官都效忠。稍有风吹草动,民变兵变军变就会在全国展开,习近平的这些效忠军队恐怕也难以镇压的了,如武昌起义,南昌起义一样,燎原大地。习近平清理徐才厚等人,主要杀鸡儆猴,控制杀人权,镇压权,反腐为名,清除异己,目的是恫吓威胁类似38军军长徐氏的军人,防止军队异变兵变,直接导致中共垮台。再镇压民众反抗时,防止军队叛变倒戈。这才是习近平精心策划收拾徐才厚等人的根本目的。北京今天军警林立,杀气腾腾,简直近似于军管戒严。以反恐为名,全力镇压民主自由运动,防止民变军变中共彻底垮台。对外故意制造事端,以钓鱼岛为借口,煽动民族狂热,转移国际视线和国内视线,加紧和俄罗斯连接,离间分化欧美同盟北约同盟,挽救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极力塑造所谓强人,迷惑国内和世界,尽力镇压民主运动,维持专制独裁统治这才是习近平的真实目的。毕竟时代不同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习近平力图通过这些清理动作以保皇权,同时接近全力镇压民主自由运动,在国际上拉拢分化离间利用欧美俄,不断制造南海事端,以延长统治防止垮台。经济危机,所谓经改挽救经济奔溃;清理异己,强化独裁专制,利用朝鲜,佯攻日本,迷惑美国和世界,最关键是要保权,防止垮台。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自摆乌龙”
@wzautofan:看了泽林先生之前的和长平先生的笔战还有这篇关于香港问题的文章,忍不住想说两句个人浅见。泽林先生总是喜欢在结尾处注明在中国生活二十余载,这点我毫不怀疑。但这并不能天然的说明他一定非常“懂”中国。除非他出生并一直生长在中国,我想,任何一个二十几岁来到德国的中国人应该有类似的感受。中德之间的文化差异过大造成了一个成年之后去到对方国家的人想弄“懂”对方的一切就成为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我并不是想反驳泽林先生的观点,他说的并没有错,但感觉离位置还差了那么一点点,我想,有过针灸体验的人能更好的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一位有经验的老中医一针下去就能让你有“genau”的感觉。对,中国人看到香港的一国两制是没说“我们也要这样”,但那有多大成分是不敢?当年的大饥荒,饿死了多少人,中共不是也没有倒台吗?他不知道中国人从来就不团结,也许是人太多了的缘故吧。还有中国还有多少人挣扎在死亡线上(我想这个数量绝不会比德国的人数少),当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还保不住时,谈自由民主太奢侈了吧?在中国的历史上有气节的人从来都是少数(不然就用不着歌颂了)。还有关于六四(泽林先生与长平先生之间的笔战),我觉得两位说的都没有错,只是侧重点不同罢了。泽林先生以一位典型日耳曼人的严谨与理性认为应该公平的看待中共在这次事件中的作为。长平先生认为我们不能忘记,因为刽子手像抹煞他的罪行。我想说的是,在中共的天平上指针从来没有指在中间的刻度上,所以我们要加大另一边的砝码,既便如此我们也很难成功,因为实验室的门被锁了,我们没有钥匙。(编者注:“genau”意“就是了”。)
@stdnqe:Thank you to share your deep understanding about Hong Kong and China. You bring me the new point of view to our difficulties here. I hop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uld listen to your opinions.(翻译:谢谢您分享您对香港和中国的深刻理解。您给我们这里的困难带来了新的观点。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听取您的意见。)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roman:反腐也罢,打虎也好,经改也罢,关键是要保护执政党的大权,别说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之类人物,即便是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林彪,胡耀邦,赵紫阳等皇帝之辈,不也一样遭受过无情的打击清理么?中国的历朝历代,权斗,反腐都离不开权力,皇位,路线,改革等的激烈争斗和厮杀,胜王败寇。胜利者可以傲视失败者,各种罪名都可以加上,以巩固自己的皇位皇权。在缺乏民主政治的特殊政体下,政治斗争,争权夺利,或路线斗阵也罢,只有这种方式进行和完成,而且比较残酷血腥。如秦始皇焚书坑儒,朱元璋特务政治,大开杀戒,清朝雍正杀人,毛泽东利用文革,反右,四清,批林批孔,残酷镇压或血洗对手或反对派异己,更是杀人如麻,不计其数。对同党异己如此,对于反对派,自由民主派更是毫不手软,赶尽杀绝。根本一点,就是维护旧体制,清除对手和威胁分子,保权保位,抓军权首当其冲,其次整肃,反贪反腐,获得民心,将对手或异己置于死地,对内加紧镇压异己和民主运动,安国内,外联俄抗美,首先维持权力。反之,对手如若成王成候,双方就互易其位了。中国政治和西方民主政治制度截然不同,中,美,俄,印度等都不一样,中国是最典型的亚细亚式专制制度的集大成者。其实,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周?康,曾庆红等人乃至胡景涛,江泽民,都牵涉其中。习近平等人并无退路,要不被逼宫退位交权,要不被其他派系联合发生激烈反叛或军事叛乱,要不自己和王岐山就变成囚禁的光绪或珍妃之下场。整肃军队,拼命抓枪杆子,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中共军队历来派系林立,他可以清理一大批危险分子,但是,军队几百万,团级以下的中下级官佐太多,也是无法清理掉的,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出现畸变,是任何人难以控制和预防的。兵变军变是难以预防的。习近平也并没有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军力军历,所以,太大的地震海啸难免将会政局动荡,军心哗变。树敌过多,你可以残酷打压反对派民运分子,倘若对军队大打出手,将会引发反弹或军队的兵变。其实,贪腐案中有一些并非“贪腐”,主要是离心离德,西化式的党政军官员,虽然身在党内,可思想意识已经接受了西方的民主政治思想,价值观,生活方式,是中共党内一批自由民主改革派,先锋派,极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民主革命和民主转型的重要力量,例如辛亥革民等。中国北方民族相对落后,保守,黄河文化;长江以南,经济较发达,民主自由思想传播较强。北京是京畿之地,防守严密,北军不如南军开放些。长江以南最容易爆发民变,军变,历史上层出不穷。所以,再整肃再打压,也难以确保这些民变兵变军变发生。所谓鞭长莫及。欧美人并不知晓中国的内幕,所以分析研究就相当不准确了。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