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让人民知道真相,再问问他们的选择”,“我们只有积极参与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中,发挥我们每个人的小小力量,让我们的国家在潜移默化中获得真正的民主,这才是中国的出路”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越南:反华浪潮后 一切恢复正常
@dustinchen:请问数量只占极少数的中国工人逃都来不及,敢和越南人去冲突,大打出手?虽然我对中越的领地之争趋向中立态度,但是一方仗着人数众多攻击无关平民,导致死亡的不幸事件,在德国记者笔下成了双方激励冲突打架的描写,就连越南媒体对死亡攻击事件都做出谴责,并且逮捕了涉案的人,其他包括很多国际媒体采访逃离台湾商人的叙述就不说了,可信的证词都在那里放着。
如果德国之声报道如此有偏向性,也难怪那么多德国人在一战二战期间会那么容易被希特勒洗脑。
@dfsdsf:中国人到底有没有到极限,德国人说得不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福山教授:“我依然没错”
@dfs:在一个二分法的世界里,福山是重复历史,他是对的。但世界从来不是只有两种选择,从前不全是,未来更不会是。福山的表态太不专业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极端夸张
@dup:泽林这个洋五毛太无耻!居然代表中国人民选择遗忘!谁给你的权力?中宣部?中国人选择遗忘了吗?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自由!首先要还知情权给人民,让他们知道文革、反右和六四的真相,然后再问问他们有什么选择。
@agf:再重复一次,当德国人同中国中产消费者站到一起的时候,长平们很失望。他们追赶的海市蜃楼消失了,他们依然在西方人的忽悠里处于下游的地位。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桑德施耐德:“中国的成绩与问题同样令人惊叹”
afd@:只有理性才会结出合作的硕果,德国人对华少了疯狂和焦躁,从大脑桑德施耐德和泽林这样的敲边鼓的,都可以看出来。诸如长平们的中国民主派从前被西方忽悠,继续被西方忽悠,也就难以避免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新疆叶城公安局遇袭 13人被击毙
@fafasd:忧心忡忡,西方媒体都知道,牛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从容冷静的奥巴马
@sda:奥巴马再冷静,不出钱,美国也摆不平。所以,就是一个明出钱,还是暗出钱的问题。DW的评论都像当年挪威人那么不冷静?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让公平取代愤怒
@sd:泽林和长平的辩论看似是政观不同,实质是利益不同。非常理解长平们的感受。他们长期在西方的民主概念湖里游弋,以为找到了大海,却从来没有真正深入到西方的现实生活中去。他们不如刘姥姥,这位老人家很有智慧,对穷人和富人都有深入的透彻的感受和理解。
长平们内心海拔很高,自信超越那些中产的消费者们。而泽林的文章突然让长平们感觉到西方一直用抽象概念教育他们,经常用街闹不合作来显示的高人一等突然不灵了。西方人还是西方人,但长平们却回不到从前了。
西方人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利益,并且还是那样高人一等地指导长平们的未来。想想,长平们怎么可以咽下这口气?当他们以为已经跟上西方步伐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又被落后了,而且西方人,特别是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还有渐渐醒悟的挪威人,竟然同中国的“不思进取”的中产消费者站到了一条消费步行街上。
伟大领袖泽林先生谆谆教导我们说:向刘姥姥学习!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廉价手机被指安装恶意软件
@777555:“我们试图联系制造商,也是想通知他们,其手机在生产环节出了问题,也许是他们的某名员工所为,公司本身并不知情。因此我们想找到问题的原因。”德国人抑或所谓民主国家的人不会如此白痴吧?员工个人所为??呵呵呵,和中国合作会有更多更惊人的“个人所为”,不信?等着瞧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yunlai2205:每天看你们的栏目,满眼都是中国的负面新闻,如果中国真的是个恶魔的国家,中德还存在什么友好关系?中国有将近14亿人,有6亿人反对政府也不算大多数人,况且你们每天说反对政府的那几个人能代表谁?中国政府也不是上帝,很多政府工作人员都有错误行为,还有一些贪污受贿的,那又怎么样,中国政府目前还是干的好事比坏事多的多,比世界上许多国家政府强几百倍,不是那样的话,中国也一定会是伊拉克、叙利亚、埃及或者乌克兰等国人民的悲惨命运,6·4事件中国政府可能存在伤害了一些人的行为,但是不那样做,中国早就比伊拉克死的人还要多的多,中国人心里都明白,所以不论心怀叵测的人怎样煽风点火,中国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理睬。我喜欢德国,喜欢德国人,也喜欢德国产品,希望中德两国人民的友谊是真诚的,批评中国可以,但是还是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的傲慢态度,今天的中国人不会接受。不是出于政治理念,而是为了中德友好说几句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mo_cun:我来发表见解并不是想为中共开脱,就像施密特或者沙博夫斯基没有必要为中共唱赞歌一样。对待历史我们需要的是德国式的理性与客观。因此作为六四和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亲历者,我有必要说两句。另外我认为吾尔开希,王丹,天安门母亲,包括经常贬低中共的远在美国的北风等人士是没有资格评论中国现状的,他们要么没有经历过去25年的中国大变革,思想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末,要么心中充满仇恨,失去了理智判断的能力。
六四也许是中共永远的痛,因为中共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是公开承认的,而且是时刻提防重蹈覆辙的。因此我完全赞同泽林先生的推论,六四不是中共所愿,更肯定不是邓小平所愿。道理很简单,中共最大的心愿是维稳。文革刚过去十几年,改革开放成果才出现,别说邓小平那么睿智的人,就算普通人都明白镇压会造成民心浮动,会将中国刚刚建立起的国际形象毁掉,更将是改革开放成果的终结。穷则思变,农民革命出生的中共深谐此道,因此只有带着老百姓富起来,江山才能坐得稳。所以要说中共有意识地镇压,丝毫没有站得住脚的证据和理由,不得以而发生血腥事件的可能性更大。
回想六四时期,到处一片混乱,让人想起文革的疯狂。小偷、强盗以及社会的阴暗分子更是精神抖擞,跃跃欲试,再加上国外势力的煽风点火,暗地资助,刚刚走上正轨的中国时刻都有重新滑向深渊的危险。 因此可以想象,中共当时确实害怕,确实有立刻驱散学运的想法。只是没想到最终成为流血事件。
至于中共打压异议人士,同样可以理解,再次重申,维稳是中共最大的心愿。但是单单一个小小的法轮功,就差点把整个北京给陷了进去,更别提异议人士,他们是是以知识倡导政改,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和西方的支持。这些异议人士的崛起更容易让中国社会分崩离析,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的各派之争就已经让这种危机初现倪端。老百姓不是英雄,没有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气概。老百姓要的是富裕的生活和和睦的家庭。因此为了某些异议人士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而让老百姓遭殃,那我们情愿选择老婆孩子热炕头。至少中共在过去三十的发展中为我们提供了安逸的生活和昂首做人的机会。
中国制度要不要改革,答案是肯定的,问题是如何来改和靠谁来改?吾尔开希在国外呆了几十年口口声声斥责中国没有民主,那就大错特错了。中国也许没有西方式的民主,但中国绝不是白色恐怖国家,至少我们的微信圈里经常能够收到把中共说地一无是处的,甚至是“反动”的信息, 也没看发信息的人被抓起来枪毙,也没看到这些信息被删除或屏蔽。
中共目前的民主是党内民主,也就是说,党内是分成多个派系的,做什么事都不再是一言堂,而国家的最高元首也没有了毛邓时代的绝对权利,因此各类政策方针也是一个各方商议和平衡的结果,这和西方的政策制定过程是类似的。当然中共一党专政是实事,也是目前无法立即改变的,但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政治制度非常落后。各个派系的相互制衡,也部分地达到了西方式民主的结果。相信假以时日,中共的各个派系会发展成独立的政党,就如中国共产党当年从国民党内部分出来一样。 到时就有个西方式的多党派,就有了西方式的从党派外部相互制衡。 从而达到和平过渡。 而不是象埃及和乌克兰式的发生流血冲突。
中共的自我治愈和纠错能力还是比较强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也许这就是中华民族能够生存5000年而屹立不倒的原因。因此那些标榜自由民主的海外人士们,那些为了自己的亲人而全盘否定中共的天安门母亲们,感性的辱骂和抹黑丝毫帮不了中国的忙。我们只有积极参与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中,发挥我们每个人的小小力量,让我们的国家在潜移默化中获得真正的民主,这才是中国的出路。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