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文章“从天安门到莱比锡”引发热议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六四”屠杀不是中共“一时失足”
@wangcooo:泽林的独特观点很多的,他刚刚说过“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这对于独生子女一代是一个巨大的困扰”,似乎中国足球不行,主要与独生子女政策有关,呵呵,他真是慧眼独具。
@hgg:这些人就是靠六四吃饭的,与德国商业利益、国家利益并不一致。泽林的观点反映了德国的现实、利益。长平如果不保持高调的政治正确的道德形象,就根本没有立锥之地。不过,德国有很长的政治审查历史,泽林的一点点实话也可能就石化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俄乌天然气谈判破裂,欧盟愿继续斡旋
@petersgt:Good for American, why does Ukrainian Government kill their people? To break Ukraine is the better for the people and the world.(翻译:这有利于美国,为什么乌克兰政府杀死自己的人呢?乌克兰分裂对大家和世界都是好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俞正声:“尊重台湾同胞对现行社会制度的认同”
@lhf490525:当初,香港回归的“绕梁余音”未散,今天又闻带着浓重血腥味的对香港的《白皮书》!是人,怎么会“自食其言”?今日俞正声的对台湾的“发声”,只要不是患有“健忘症及人格分裂症”者,都会感觉;昔日对香港所放的《阿莫尼亚》气味,为何至今又会重新“双料”地施放着浓重恶臭的污染大气的邪恶气味?难道世界人们都患有健忘症?还是自以为骗术高明,无人能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在主权争议岛屿上修建学校
@fwff:不知你们选新闻以什么为标准。如果世界上都是你们选择的新闻,这是什么民主,这是什么新闻。如果你们选择你们认为是有利民主与自由的新闻,那就是说你们定义了民主与自由,那么这是什么民主与自由。都只有强盗,尤其是在国际舞台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鲍彤:一国两制的法定义和白皮书的篡改义
@kwun77:一个真正的中国好男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从仿造到全球科研主力军?
@maxrekh:中共在核心技术领域远远落后于西方世界,我指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方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球迷:世界杯让我喜 中国队让我忧
@aliya2016:看泽林的文章感觉跟看凤凰网上的文章差不多,只是比凤凰的文章还肤浅。一个在中国生活20多年的德国记者一直能被中国政府接受,说明他很有合作精神,在中国生活得如鱼得水,怎能指望他对中国问题有深刻地分析和前瞻性地预测。如果德国之声暂时找不到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专栏作者,至少可以不花钱重复新华网和凤凰网,为德国减少债务做点贡献。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恩格斯故乡成了“共产主义迪斯尼”
@13137851545:中国人盲目的崇拜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价值,不管给中国带来多少利和弊,这都应该令德国和西方感到欣慰。中国不仅学习西方科技,文化,生活习惯。还效仿西方的思想政治价值,如普世价值,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等,将中华传统道家和儒家思想精华抛弃,等等都是我们的误区。我们不能迷信世界任何思想权威,因为所有思想价值都是一分为二的。中国的治国理念应该将东西方文化精髓,在 民主与和谐之间求取折衷主义价值。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huier315:德国之声的各位工作人员你们好,关于你们工作中存在的某些播报内容不实的问题,我只想说一句,尽量别和政治扯上关系,因为不仅古代伟大思想家说过就连现代的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也承认,政治无所谓对错,也没有对错是非之分,因此奉劝你们尽量不要打上政府与官方的烙印,否则会把一个优秀的媒体毁掉的,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不在电视上看新闻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像你们曾经批评的那样,假大空,其实你们可以换一个思路做节目,尽量不做带有政治与官方倾向性的新闻报道与专题,多做社会新闻报道,这个更能反映政府是否有诚意进行改革。你们完全可以先就我们国内的煤矿踩空问题进行一次专访,这个估计宣传部估计不会太为难你们的,如果为难你们说明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如果配合对德国相关企业也是一大商机,希望你们加以考虑。最后希望你们就像我们国内的一位伟人说过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也希望你们不要伤了听友和观众的纤弱的心。谢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美口水仗:“地球人都知道”
@kwun77:他自认掌握宇宙真理,他所说所为不容他人议论,是内政。他应该说宇宙人都知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人民日报》:西式民主只能带来混乱
@d.bian2:李慎之曾说,“前两年读了陈独秀在一九四二年逝世前的言论,我更是恍然大悟,根本没有什么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不同,也没有什么旧民主与新民主的不同,民主就是民主。”而毛泽东却发明了个“新民主主义论”与孙文的“三民主义”相抗衡,在中国搞武装割据,用暴力推翻了“中华民国”;当今的中共为了“维稳”的需要又变身出“西方民主”的伪论,这是又一个反普世价值的花招!民主就是民主,根本不分西与东!
@kwun77:习近平的梦就是做毛泽东的儿子的梦。他集中了所有权力于一身目的是打造一个随意指挥的法西斯党,可惜的是时光不能倒流,人们不可能只读到习近平选集,不可能跳忠字舞,虽然人民被法西斯统治了六十多年已经奴隶化,面对法西斯的传媒,报告新闻也有点评员(政治指导),法西斯的警察,但不怕死的人已越来越多,习近平的梦将是末代皇帝的梦。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从天安门到莱比锡
@baopu:The article published on DW titled "Von Tiananmen nach Leipzig" by Frank Sieren is misleading to your readers.
http://www.dw.de/von-tiananmen-nach-leipzig/a-17682980
Regrettably, Mr. Sieren believe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killing of the student protestors in Tiananmen Square was only an unfortunate action in attempts to restore order. This assessment is not only wrong but offensive, because it implies that the victims should be responsible.
The mentality of blaming the victim is not new in human history. In this case, Mr. Sieren's view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in the eyes of the people of China, is equivalent to blaming the Holocaust on the Jews. (翻译:由Frank Sieren先生写的、发表在德国之声的“从天安门到莱比锡”误导了读者。
遗憾的是,Sieren先生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杀害学生示威者,是在试图恢复秩序,而且只是一个不幸的动作。这个评估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它意味着受害者应该负责。谴责受害者的心态在人类历史上并非新事。在这种情况下,Sieren先生关于天安门大屠杀的观点,在中国人看来,就等于谴责大屠杀中的犹太人。)
@ka4126-191:泽林在文章中说:“为什么这一历史章节如此重要?因为它展示了一张有关1989年6月的更贴近现实的画面。如果西方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无助于任何人。这和中国政府对1989年的事件保持沉默一样的可耻。因为两者都旨在阻止人们达成共识……”
泽林的话要表达的是:
1.泽林以其不是亲临”六四镇压“现场记者的一人之见,否定了当年对“六四屠杀”进行现场报道的众多西方记者的工作,称其西方同行的报道是“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
2.把东德共党由15--25人组成的政治局成员之一的沙博夫斯基在“六四屠杀”后一个月的北京之行定位为“如此重要的历史章节“。这是用”六四屠杀“过后发生的旁外枝节来掩盖最主要的血腥屠杀;
3.泽林所说的“人们达成共识”指的是谁与谁达成共识?达成共识要由持不同立场和观点的两方达成。可见泽林是要谋杀者与受害者达成”共识“。泽林声称“在西方,我们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发展了一种法制和公正理念,”但是却忘了,或者是根本就不知道,德国“犹太人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在法庭上就是死硬地说他没有罪,但仍然被判处绞刑,因为其罪行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泽林的逻辑是:刽子要承认其罪行,跟受害者“达成共识"才是公平的。希望泽林用他的这个逻辑,为阿道夫·艾希曼喊冤、翻案、批判西方法律不公平。
@guoqi:泽林正是我党需要的,对外宣传的最好工具。多赏铜钱500吊!
@8964:八九六四是一时失足,三反五反是一时失足,大跃进大饥荒是一时失足,文革是一时失足,强拆是一时失足,维稳是一时失足,关刘晓波、软禁胡佳是失足,不许刘霞治病是失足,抓浦志强、许志永、高瑜也是失足……不管你信不信这是失足,反正我是信了!
@lideming:泽林先生的文章客观、公正,体现了西方的新闻自由,支持。这篇文章是面镜子,照出了一些别有用心者的真实嘴脸。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