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 | 互动平台 | DW | 08.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谈国与国之间的民主和人权没有什么多大意义,习近平是现实世界的“堂吉诃德”?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电子邮件反馈


@131378:城市青年晚婚、大龄单身等问题,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高学历青年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观念,与经济、配偶之间的矛盾的结果。从生理上讲,现代晚婚晚育是不利于下一代子女优生优育的。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习近平“8.19讲话”热传:亮剑抢阵地
@d.bian2:读过塞万提斯的小说《堂吉诃德》的人,一定会对其主人翁堂吉诃德提着长矛大战风车的情景而记忆犹新。作者想通过完全虚构的末路英雄——贵族骑士堂吉诃德来匡时济世,大战新生事物——风车。结果连人带矛被风车抛上天空,自不量力而遭惨败。
无独有偶,在当今的现实世界中却出现了一个真实的“堂吉诃德”,他的名字叫习近平,是当今中共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他发现互连网是亡党亡国的大敌,也提着他的剑要冲上去大战一番,并号召全党全国在这虚拟空间摆开战场,与西方敌对势力决斗!试问,习的结局是否会同堂吉诃德一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为什么德国人面对经济危机幸福感仍提升?
@seraph.xia:这篇报道有点意思。德国人的幸福感提升,这个可以理解。因为根据相对论,欧洲其他国家经济下滑,而德国没有,所以先对来讲,德国人肯定幸福感提升。
但是一个建议是,最后对年轻人做一个调查和统计分析,因为青年人(25岁到35岁之间的)感到幸福,才是一个国家发展前进,还是后退的重要指标,而不是少年儿童、中年人和老年人。不知道德国之声可否做一个调查和分析呢?
如果对中国做一个同样的调查,中年人和老年人幸福感肯定增强,但是年轻人肯定是相反。德国估计也是,但是我不确定。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媒体:“10.28”事件可能是报复行为
@marksky2010:这个新闻评论有点可笑了,我认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恐怖事件都是报复行为。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或者歪曲的极端的报复。我认为世界上的恐怖事件不大可能是为了娱乐自己,而发动恐怖袭击,肯定有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报复心理因素存在。不管是经济、政治、宗教,还是精神信仰方面,曾经受到过他认为不公正的待遇,从而采取的一个极端的报复行为。我认为这个观点适应于世界几乎所有的恐怖事件。
总结说,如果A是恐怖事件,那么A肯定是报复行为。所以10.28事件如果是恐怖事件,它自然而然就应当是报复行为。可能两个字根本没必要。简单地说,这篇新闻好比方说1+1可能等于2,你说这里的“可能”二字有必要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红色资本主义-中国政府如何掌控经济
@kwun77:红色资本主义?红色法西斯才名副其实!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让斯诺登避难?考验德国担当!
@kwun77:这不是敢担当与否的问题,而是法律与正义的问题,首先他犯了美国的法律,是美国的通缉犯,收容他就是认同他的行为,就是这种行为在收容国是合法的。斯诺登他自知他这样做是犯法,所以才跑到国外去做,他以为如此可以获得名和利,即使背叛自己的祖国,远离亲人。现在又说说真话没有罪,既然没有罪,又何必躲躲藏藏,不敢说出自己住址的真话,不敢回国在法庭上辩白呢?说真话让恐怖分子屠杀本国同胞是何等大罪!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让斯诺登避难?考验德国担当!
@wangcooo:德国担当?担当过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能向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吗?
@seraph.xia:虽然德国的民主发展到了很好的地步,超过了美国。但是我个人认为德国最后不大可能向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因为德国不管从政治,还是经济上来讲,都无法离开美国的帮助和支持。德国的民主和人权最终要向现实的利益、现实的关系低头。
这篇文章说得好,要是斯诺登来自俄罗斯或者中国,德国早就会向斯诺登提供庇护了。这赤裸裸地再一次说明,目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民主和人权从来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平,民主和人权从来不可能和自己国家的利益相脱节。换句话说,民主和人权都还是有条件的、有前提的民主和人权。所以从这点上来讲,德国对其他国家的民主和人权的批评有时显得勉强。当然了,相对来讲,德国的民主和人权做得相对较好,至少对国内的民主和人权较好。所以,民主和人权的普世价值,现在,甚至是将来只能是国内的民主和人权,谈国与国之间的民主和人权好像没有什么多大意义。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真正做到这样。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