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 | 互动平台 | DW | 10.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听友网友来函摘要:大陆暴露出大国沙文主义军事强权的盛气;各种事故时刻发生令人百思不解;“要想不被监控,远离网络是唯一的办法”。

欢迎听友网友利用电子邮件、手机短信(137 011 033 07),或是通过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听友网友短信互动


phone:+8683
date:2013-06-08
text:一个人好坏跟信仰有关吗?世事无常说也说不清楚。

phone:+8612
date:2013-06-08
text:这次亚洲军事论坛交流会议,作为自诩为本地区负责任的中国大陆所派遣的不是国防首官,也不是三军总长其人,而是以一个副手戚建国到会,在此次会上大放厥词显示威风。充满着盛气凌人的架式,实在是出尽了大国霸主的样子!实在可叹,这种沐猴而冠真是无聊。与会不是政府首脑就是军事最高主官,可大陆偏偏派个中将级到会,在内地,军方有军委会的两个副主席及各兵种主官多个上将人物,却偏出了个中将,而在会上又目空一切,环球报导戚在会上大出风头,什么会上舌战群儒了,看自比孔明的戚副长狂妄的不得了,好象只有他才是主宰。这次亚洲军事讨论会说明大陆不但以高姿态势对待,也是对别国的渺视,充分暴露出大国沙文主义军事强权的盛气,值得亚太各国深思!

phone:+8632
date:2013-06-08
text:德惠的遗焦气味还没在空气中消失,人们心中的恐惧还没散去,厦门又发生了公交车起火惨祸,德惠一百二十亡魂还没有安静,东南厦门四十二人又葬身烈火中!这难道是对称偶数吗?当然事发引起我们的总书记、总理等等的高度重视,重视归重视,现象中一百六十二名亡者能复生吗?我们不但有专门负责安全监护部门,而且多家互联督察,可是各种事故时刻都在发生,人们百思不解,大众拿钱供养的就是这些公职人员吗?历届领导再三表明:群众无小事,那么到处死人是小事!我们政府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生命高于一切,尊重生命的价值,可叹就是这样尊重生命?我们在国际间宣扬外面如何不安乱世不断,大众没有安全,我们这里有啊,但不是战乱及灾害,而是时刻都会结束生命的人为发生事件,这就是外面不安乱糟糕,唯我这边安宁独好,没有烽火灾难,只是哭声不断!这是我们的特色:谁人可比?

phone:+8603
date:2013-06-07
text:习在拉美又大谈战略伙伴关系,要登高望远、建立国际关系民主化,而对美国又大谈大国合作发展共同利益的战略伙伴,不知道大陆同美的利益是什么?是上千亿美元的债款还是维护世界的民主自由!有句话说“道不同不能为谋”,如何成挚友?从江泽民到今天的习近平,对美都是一个腔调,说的比唱得好听。可事实胜过雄辩,这些年不论在国际间还是政治、军事、科教经贸等等,美利坚合众国到底得到了什么?除了堆砌起来高过纽约帝国大厦的美元钞票的借贷,及被用各种手段剽窃的技术,真不知道合众国还获得了什么!难道非得到了今天日本的时候才明白吗?日本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美国虽然已被套上,但还不象日本人那样的地步,现在清醒了过去的无知,但晚了,世间没有后悔的药,导致日本到今天萎靡不振难以兴起!实在使人匪夷所思的是,近百年前日本人那种精明劲统统掉到太平洋里去了,但愿在奥巴马总统的感召下,习主席能心口如一,真正做到合作,使世界得到稳定发展,那样也是世界各国的期待,不只是习梦境的一部分!

phone:+8647
date:2013-06-06
text:毛说过:每三五年就得搞一次文化大革命。令人不寒而栗。幸亏他去世四人帮才垮台、文革才结束,中国才能改革开放。纪念他诞生120年,不如纪念邓小平。


听友网友电邮互动

131375@:感中国教育
莘莘学子栋梁艰,应试频频误青年。
十载寒窗名利盼,一朝落榜身心寒。
满腹填鸭平庸智,胸无新创解疑难。
百年大计当变革,开拓方能天下先。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安全人士否认从美国获得网络监视信息
@hwlee2047:Now everybody knows who is the actual "BIG BROTHER" behind the internet, spying on other's privacy. Don't know how Obama will react and response to his evil PRISM.(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谁是网络背后刺探别人隐私的真正“老大哥”。不知道奥巴马将如何回应他邪恶的PRISM监听项目。)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卫报》公开揭露PRISM互联网监视程序线人身份
@marksky2010:美国还整天喊着叫着说中国窃取和攻击美国网络等等。看吧,美国却利用网络巨头控制着全世界每个人的信息。这个说严重点,和使用无人歼击机好像异曲同工。想打谁就打谁,当然包括误打的,想想也恐怖吧。
其实呢,网络监督和控制是网络发展的必然结果,要想不被监控,请远离网络,这是唯一的办法。呵呵,听起来很滑稽,其实是真理。
其实这个看起来难做到,其实也很容易的,因为关键看你个人如何使用互联网了,像什么Facebook一类的社交网站,用不用其实无所谓。还有最好不要使用那些需要注册很多信息的工具,尽量使用本国的工具,比如电子信箱等等。尽量不要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当然了,这个防不胜防。一个IP 足以让任何机构把你抓住。
写着写着,我想有一天德国之声会不会也因为某种目的而使用我们这些发牢骚的信息呢。这个谁也不能保证。所以,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发牢骚了。
网络,最好的使用方式是获取资源而不留下资源,不然你就很危险,当然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网络的发展何谈呢。所以,看个人了,你如果不怕别人利用你的信息,你就不要在意任何东西,否则就别留下资源,就好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六·四”纪念日,国保带我去旅游
@15387114437:6·4运动,只是一场闹剧,是江泽民主席上台前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实际上并没有杀那么多大学生,有八成的大学生都放回来了。目的是为了党的凝聚力和执行力,为全面推进改革开放而不得不做的事情。中国的问题在于:领导班子里面的主席团利益太大,不像你们西方政治那么透明。一个江泽民(13亿分之一,他把中国18世纪的赔款都吞了,总价值不可估量)等于几千万个克林顿。美国总统的利益有那么多吗?中国总统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中贸易摩擦引发欧盟内争
@marksky2010:中国发动葡萄酒反倾销调查显然是对法国的报复,这个报复显然是象征性的。中国的许多网友们甚至要求中国政府取消和法国的空客大单。这个大单签订显然让法国总统奥朗德占了便宜,因为他得到好处后就立刻忘记了给它好处的主人,显然报复心强的中国政府会记住这个深刻教训的。
在中国的贸易关系上,德国显然在走一条务实道路,而法国则不是。欧盟有超过一半的国家显然是反对对中国太阳能板进行惩罚性关税的。这个突显欧盟仅仅是一个联盟,以德法为核心的联盟,所以欧盟要想用一个声音说话,显然难如上青天。现在法德两国对和中国的事务处理上就不一致,可见欧盟,尤其在经济危机下的欧盟的日子是艰难的,不管对内还是对内。
其实对太阳板的惩罚性关税的制定,在国内外的看法都是有争议的,显然好处和坏处几乎一半半。我认为欧盟要么坚决打击中国的太阳能板,让中国的企业家们清醒认识到一窝蜂式的投资一种热门产业显然是错误的,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以后就不会出现类似的局面了,其实从这个角度讲,惩罚性关税是有利的。欧盟要么让欧盟内部的太阳能企业关门,因为中国的产能过剩了,就像生产鞋子一样,过剩了自然就要便宜。其实从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来看,便宜是广大老百姓向往的,所以欧盟不能因为保护几个企业而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再者,对新能源的利用和环保也是大大的阻碍了。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欧盟对太阳能的抹杀是有罪的。
说到底,说产业得到政府的不正当支持,其实这个谁都说不清,因为各个国家对自己国家的好多产业都不同程度地以不同的方式进行资助,有的能查出来,有的不能,因为如何资助太复杂了。所以反倾销这个词应该立即永远消失。任何企业,自由竞争,优胜劣汰,利于平民!至于失业问题,多想办法出几个苹果、谷歌之类的伟大公司,中国的政府再有钱支持本国企业,恐怕很难培养出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吧。所以欧洲应该多一个高科技的公司,而不是和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去争一些二流技术的产业。德国就做得很好,努力发展高科技产业。欧盟其他国家都要以德国为榜样,而不是以旅游业、服务业来维持自身的发展。法国如果不改变思维,我想法国很难克服经济的困难。法国的改变其实真得好像很难,好像是根深蒂固的,比如一个简单例子吧,很多法国人拒绝说英语,排斥英语,就算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可是英语是一个世界通用工具,简单排斥只能为自己带来经济上的落后和别人眼中的自负形象。当欧盟最后只剩下一个经济强国德国时,也是欧盟必将分崩离析的时刻。法国,除了它的香水和浪漫的巴黎风景外,还有多少让人期待的东西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和美国:“战略性的不信任”
@tedzhu2010:“中国很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说这话的人估计是个“砖家”,那么我们可以打个赌:就目前的中国政体,再给100年也超越不了美国。


***

本栏目为听友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中国手机短信平台: 137 011 033 07 (您只需支付国内正常短信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