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二奶是富有男人生活的一部分

中国现代语言中,“二奶”一词产生后不久就出现了以此为中心的组合词:“二奶村”、“二奶车”,甚至连广州至香港的火车也被戏称为“二奶特快列车”。柏林日报以以上这番话开始报道中国这一广为流行的社会现象:

default

广州至香港的火车被称为“二奶特快车”

“与带深色车窗的高级轿车、钻石镶嵌的手表或巴洛克风格的别墅一样,情妇是富有的中国男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并不把拥有二奶视为秘密。西方社会对婚外关系顶多持宽容、但从不持赞赏态度。而中国与此不同,有情妇成了地位的象征。朋友和同事往往都知道内情。

虽然2001年经中国妇联的倡议,通过了所谓的反二奶法。该法正式把重婚列为惩罚范围,并承认妻子有索取生活费和损失费的权利。但在一个金钱流向和司法体系都同样不透明的国家,法律不可信任。所以,大多数妻子只能依靠自己。”

柏林日报文章说,包二奶的男人中,不乏党的高级干部,其中最著名的有前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长刘金宝、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文章最后写道:

“许多包二奶的情事为国家官员所为,这显然使政府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所以新规定提出,不能提拔有婚外关系的官员。但北京的指示历来难以得到贯彻。甚至国营的酒店都为顾客提供服务:在带有政府部门标记的汽车到达后,酒店的人立即用带有磁性的车牌盖住原车牌。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是否有官员正在酒店里幽会了。”


只有0.2%的申诉能获成效

一方是贪官和富豪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另一方是成千上万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历经艰险来到北京“告御状”。新德意志报认为,共产党干预法院审理判决造成了这一社会现象:

“错误的法院判决、暴力、官员为所欲为和经济犯罪每天都使无辜的普通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在自己国家不受欢迎的人。许多人在到北京来之前,已在家乡省份与当局斗争多年。在这里他们也要有耐心,国家信访局每天只收数十份申述,社科院调查表明,只有0.2%的申述能取得成效。

大多数情况下,上访人被支回原籍。这往往意味着受屈辱或被捕。于是他们留在北京,没有户口、没有固定住所、没有收入,带着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出现奇迹。千百人住在首都边缘垃圾堆中的所谓‘上访村’,随身带着成卷的长篇诉状,好象能从中汲取力量、维持剩下的一点点人的尊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