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二十年前东德国安对西德的间谍活动

一谈到东德,都免不了提到"stasi"一词,也就是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缩写。这是一个曾经拥有众多工作人员,进行了大量技术投资并且对本国人民进行监控的间谍机构。此外,前东德国安部海外情报局尤其在昔日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安插特工,试图对所谓的"阶级敌人"进行打探和渗透。

default

今年5月5日默克尔参观原东德国安中心监狱

前东德国家安全部始终是媒体关注的话题,即便解散20年后仍然如此。其中最引起轰动的是发生在1974年的京特·纪尧姆间谍案。在波恩总理府担任前总理勃兰特私人秘书的纪尧姆多年为东德提供情报。此外,东德国家安全部也插手西德的学生运动,甚至在西德的情报部门安插特工。 一位目击者谈了当年西德大学生奥内索格被枪杀事件,"街道看起来就像一个战场,警方与示威者已经多次发生冲突"。

1967年6月2日,在柏林西部,数千人举行示威反对伊朗独裁国王访问西柏林,"然后我突然看到了手枪开枪时的火花和枪响。紧接着就看到他倒在一辆汽车的后面,不再动弹。"

这位年轻人亲眼目睹了大学生本诺·奥内索格的死亡。开枪的是警察卡尔·海因茨·库拉斯。直到今年人们才从一份档案资料中意外地发现,此案与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有关。对于历史研究员赫尔穆特·米勒·恩贝格来说,这也是一个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自90年代初以来,他一直在柏林的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管理局从事研究工作,重点是东德针对西德的间谍活动。期间他经历了一些"最离奇的事件": "但这次涉及的是一名身居要职的西柏林警官,他从东德秘密警察局获得武器,获得了购买P- 38型小口径手枪的钱,并使用这支枪射出致命的子弹"?

东德秘密警察局间谍库拉斯酷爱武器。虽然东德国家安全机关的档案中并没有记录要求杀死奥内索格的指令,但是这位大学生的死亡引起了人们对民主德国特工广泛渗透的种种猜测。

人们不断发现东德国家安全局在西德从事的间谍活动,这甚至令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管理局负责人玛丽安娜·比特勒感到震惊。特别是许多科学家也对奥内索格的死亡进行了调查,"没有人过问过奥内索格被枪杀的档案资料,而这些资料本来是可以得到的。"

著名调查报告记者和作家京特·瓦尔拉夫的名字也出现在东德国安部的文件中。东德和平革命结束之后,这些被称为"红木文件"的档案神秘地落入美国中央情报局之手。难道瓦尔拉夫也是东德的间谍吗? 但是瓦尔拉夫则表示:"在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官方机构接触时,我从没有答应过任何事情,也没有向他们提供过任何文件或者报告。"

对瓦尔拉夫的怀疑确实缺乏确凿的证据。有可能他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其名字莫名其妙地被东德国家安全部记录在案。通常,人们对当事人的辩解总是持怀疑态度,他们有口难辨,难以证实自己的清白。

当然,西方媒体也是东德国安部渗透的目标,根据德广联的一项调查,东德国家安全部试图在西德媒体领域招聘非正式员工。前德国电视一台台长弗里茨·普莱特根就知道哪些员工曾被东德国安部窃听过,"但是他们最终没有成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起码他们未能持续地对德广联的报道施加影响。"

至于东德国家安全部门的手究竟伸得有多长,公众已经无法知道,因为东德安全部主管西方间谍的国外情报局及时销毁了绝大部分档案。偶尔的一些发现,如有关库拉斯的资料则一再引起种种猜测。所以,德国联邦议院参议员克里斯托夫·魏茨以自由民主党的名义要求对1949年以来德国统一期间的历届联邦议员,各部和各政府机构进行审查,"到现在还没有进行系统的调查。我们不能简单地放弃这项任务,必须完成这项调查工作。"

德国保守党,社民党和左翼党几乎是一致拒绝该项提案,绿党投了弃权票。就连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管理局负责人玛丽安娜·比特勒也认为,根据目前的法律开展这一调查是不切实际的。但是比特勒多年来一直呼吁政治家和政府官员,自愿接受审查。她说,这是一个在公众面前"建立信任的措施"

Stasimuseum Berlin Reportage 32

柏林东德国安博物馆中一景

Stasimuseum Berlin Reportage 40

柏林东德国安博物馆中一景

Stasimuseum Berlin Reportage 39

柏林东德国安博物馆中一景

作者:Marcel Fuerstennau/乐然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