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二十年:几番预言成真,几多梦想落空?

20年前的6月30日,末代港督彭定康从卫兵手中接过了降下的英国国旗;20年后的今天,习近平检阅驻港部队。这20年间,香港社会经历了怎样的变革?20年前的那些期待与希望,如今又是何模样?

(德国之声中文网)"同志们好!""主席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中国党和国家一把手习近平6月30日上午视察并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在部队驻扎的石岗营区,"热烈庆祝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衷心祝愿香港明天更加美好"的巨幅标语迎风飘扬。

20年前,末代港督彭定康从卫兵手中接过了降下的英国国旗、在千名市民的守候下离开港督府。伴随着零点到来、五星红旗在香港的升起,香港在经历一个多世纪英国殖民统治后被交还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20年后,彭定康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遗憾当初没有为香港民主做更多努力。他表示,毫无疑问北京政府已经违背了当初的中英联合声明。

20年前,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回归讲话中承诺,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执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制度、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

20年后,习近平抵达香港、参加纪念回归20周年庆祝活动。就在习近平抵达前,黄之锋等20多名香港活动人士在湾仔金紫荆广场的金紫荆花像罩上了巨型黑布、挂上抗议标语。而金紫荆花像是香港回归的象征。黄之锋等26人为此而短暂被捕。

China Xi Jinping nimmt Militärparade in Hongkong ab (picture-alliance/AP Images/Y. Shimbun)

习近平周五检阅驻港部队

"一国两制"今何在?

近年来香港发生的一些事件,例如取消立法会两名独立议员的资格、香港书商事件等,都让外界担心,北京在践踏"一国两制"的底线。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德国之声表示,邓小平80年代初提出一国两制时,香港人是不放心的,当然89年的天安门事件对大家的信心又是一个打击。但是在9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让大家看到经济的发展,信心建立起来。97年以后的头5、6年,基本上情况还是比较好的,中央也不太干预香港。"但2003年的23条立法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引起了香港人的反对,开始大规模上街游行,也激发了北京严重的干预,这种干预一直在加强,特别是在2014年占领运动后。"

他说,这其中有几个因素:首先北京始终不愿意给香港人民主,还是希望控制香港政府;第二,慢慢的,北京因为香港对中国现代化的贡献下降,占领运动把脸撕破了。 意思是,脸撕破后,北京就不再说"条件成熟的时候再给你们民主",而是说"一国两制的底线是我定的,你们要接受",这就是目前的情况。

分裂的香港社会

3年前,香港发生大规模民众示威抗议活动,要求自由选举港首并提出有关香港民主改革的其他要求。9月28日,香港警方向示威民众发射催泪瓦斯弹、使用胡椒喷雾。这在香港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然而这没有驱散民众,反而导致运动规模骤然扩大并延续两个多月。这场运动给当今的香港社会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示威者们的要求均遭北京拒绝,但这场运动的不少参与者未放弃政治诉求,若干人还赢得了立法会选举的胜利,成为议员。两年来,主要由年轻人诉诸的独立运动在香港社会获得某些支持,其中一些人要求香港脱离中国。

在谈到"港独"群体时,政治学者郑宇硕表示,他们的心态其实是一种情绪反映,体现了香港年轻一代的不满,对香港未来的没有信心。"你可以看到,有关组织是没有路线图这样的行动计划的,他们从没有说,要怎么样来让香港独立的。他们一方面是批评北京的干预、不给香港人民主;另一方面,他们也看到当下经济领域的贫富悬殊、年轻人买房无比艰难等问题,这让他们非常不满,因而喊出香港独立的口号。事实上他们也知道,这基本不可能,他们也没有计划这样做。"

Rückgabe von Hongkong an China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K. Mayama)

1997年7月1日的主权交接仪式

"北京一点给香港民主的意思都没有"

"或许正是因为97年时曾怀抱希望,如今才会如此失望",德媒《法兰克福汇报》的一篇文章这样评价道。文章提到了《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当年的"特洛伊木马"预言(香港点燃大陆民主的星星之火)。然而20年后,一切恰恰相反,来自中国的威权式"特洛伊木马"渗入香港政治方方面面。专家表示,这里民主与自由的空气日渐稀薄。

郑宇硕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香港人对当今香港的民主情况"非常失望"。

"本来从民主运动(发起者)的角度看,是真的期望可以在香港发展民主,现在的情况非常明显:北京一点给香港民主的意思都没有,在可见的将来很难看到民主(制度)的建立。"

他说,在自由度方面,在回归的前4、5年还可以,但最近十年一直在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亲中阵营掌握资源、财大气粗,慢慢渗透到香港媒体、大学等各个领域,造成了寒蝉效应--大家自我制约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在记者无疆界组织的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上,香港从回归前的排名前20下降至第70。

这位香港政治学者表示,自己还是会努力抗争、努力争取民主,"但总有一点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感受"。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