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二十二年前:枪声不断的夜晚

去年的六四纪念日前夕,《李鹏日记》被传至网上,在六月三日的日记中记录了中央下达戒严部队对天安门广场学生进行清场的过程;旅美学者吴仁华《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戒严部队》等也揭开当年军队向学生开枪的真相。

A Chinese protestor blocks a line of tanks heading east on Beijing's Cangan Blvd. June 5, 1989 in front of the Beijing Hotel. The man, calling for an end to the violence and bloodshed against pro-democracy demonstrators, was pulled away by bystanders, and the tanks continued on their way. (AP Photo/Jeff Widener)

二十二年前的坦克


六四二十二周年纪念日前夕,崔健的《最后一枪》被很多中国网友在网上转载以纪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只有泪水没有悲伤,如果这是最后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哦,最后一枪。崔健说:音乐,不能有政治目的,但是也不能回避政治责任。

中国政府一直压制的长达二十一年的沉默在去年6月3日晚被打破,《李鹏日记》曝光网上,日记的真实性也得到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创办人鲍朴的证实,日记详细记录了"八九学运"期间,中国执政高层内部一系的决策及镇压的经过。虽然《李鹏日记》中依然坚称清场没有造成学生死亡,但据专家和亲历者称,其日记与其他史料和民间纪录结合,基本可以还原一段相对完整的历史。

2011年6月3日晚间,"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也在其Facebook官方网站上发布信息:22年前的现在,北京枪声大作,长安街上坦克横行,示威民众死伤惨重,中国见证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夜。"

"六四事件"的亲历者、目前旅居美国的学者吴仁华也在Twitter微博上将二十多年来收集整理汇编资料进行发布。

天安门清场方案

以下摘自《李鹏日记》六月三日内容:下午4时在中南海勤政殿,李鹏、乔石、杨尚昆、迟浩田、李锡铭、周依冰、罗干等参加紧急会议,乔石主持。决定当晚戒严部队对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如果遇到阻拦,造成军队伤亡,军队有权实行自卫。

会议结束后,李鹏把当晚清场的决定向江泽民、姚依林、宋平、万里等作了通报,他们一致表示同意。杨尚昆作为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直接向军委主席邓小平作了汇报,邓批准了清场方案。

总参谋部向戒严部队下达紧急命令,要各部队按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行动方案,立即组织部队开进。各部队要与地方政府、公安、武警密切协同,共同执行戒严任务。采取一切手段及时排除障碍,如遇到阻拦,采取坚决措施,迅速到达预定位置

整个晚上李鹏、乔石、杨尚昆都留在中南海游泳池大厅密切观察戒严部队和广场的动态。戒严指挥部副总指挥周依冰和国务院秘书长罗干等在人民大会堂,总参谋长迟浩田在西山总指挥所,指挥各路部队的行动。江泽民在警卫大楼四层楼上,可直接看到广场动态。

"我听到枪声不断"

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戒严部队》的作者吴仁华,据他介绍:"当年六月三日晚上中国政府下令军队开枪镇压,向天安门广场开进清场,当时我是中国政法大学的老师,正带领一支特别纠察队在纪念底座的最高层担任纠察任务,所以经历了整个天安门清场的过程,我个人的经历当中,有几点印象比较深刻,一个是军队在清场过程当中开枪,中国政府一直不承认他们开枪,也不承认有人员伤亡,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者,那天晚上我们在广场听到枪声不断,也眼看着27集团军特勤分队冲上纪念碑底座开枪,我本人没有亲眼看到学生中枪倒地的情况,但是我听到枪声,也看到军人在开枪;二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收集六四的资料和研究六四真相,所以在我的著作当中也提到,有多名的学生中枪遇难,包括人民大学的双学士程仁兴、北京农业大学的戴金平(音)、天津师范大学的本科生李健晨,至少这几位已经得到证实;"

"清场的军队动用装甲车和坦克"

吴仁华还介绍在是清场过程中,军队动用装甲车和坦克:"38军的装甲车和坦克从天安门城楼前面,对着纪念碑向南碾压过去,碾压了广场上的帐篷,我个人的调查了解,在帐篷中还有学生在休息,这些休息的学生是白天一整天在北京各路口堵截军队,回到广场后非常疲劳。另外就是当学生和平撤离天安门广场时, 经过六部口拐上西长安街时,就在新华门,三辆天津警备师坦克一师的坦克,从学生的背后追着学生压过来,当场压死了十一名学生,很多学生受伤,当时我也在场,其中有五具遇难者的遗体,包括北京科技大学的博士生林仁富在内,这五具遗体被运到中国政法大学摆在教学楼的课桌上,鲜血淋漓。"

"中共当局掩盖真相和制造谎言"

吴仁华说他这么多年坚持收集和整理六四资料并作详实的调研,就是为了揭穿中国政府在"六四事件"上的谎言:"经过'六四事件',中共当局不仅是在掩盖真相,而且制造很多谎言,包括他们说过的没有开枪和没有死亡一个人,第二个就是说没有动用坦克和装甲车,第三个重要的谎言是颠倒了事件的时间先后和因果关系,中共当局说先有反革命暴乱,然后戒严部队不得不采取自卫手段,根据我收集资料和调查了解,军警死亡十五人, 实际上只有七个人是和使用暴力有关,另外的是自己的车祸造成的,甚至其中39集团军的一个新闻干事于荣禄少校,是身着便衣前往广场拍摄照片,被戒严部队误杀的,所以只有六个人和所谓的暴力有关,这六个军人,我特意查阅中国官方的资料,他们被列入"共和国卫士"名单当中,这些人的死亡时间都是在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钟以后,而军人开枪的时间是在6月3日晚上的10点钟,军人先开枪,激起了部分民众的愤怒,才以暴制暴,这个时间先后和因果关系是非常清楚的。通过中国官方的欺骗性宣传,的确迷惑了很多不了解真相的人。"

"正义迟早会得到伸张的"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六四事件"的亲历者,被称为"天安门四君子"之一的周舵,一如既往的他处在中国当局严密的监控中,他感慨每年的这个时候,心中的感受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每年的六四纪念日都会受到限制,从1991年开始每个六四纪念日都会在家中绝食一天,听一些《安魂曲》《庄严弥撒》等纪念曲,最重要的一句话,应该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从这一刻,民族的悲剧当中吸取足够的经验和教训。造成的这个结果太惨裂了,影响太大了,造成当时这个结果的原因非常复杂,中国现在转型中的社会,各种明显和潜藏的社会矛盾相当严重,仅仅六四事件来说,=用单一的正义的标准,毫无疑问早就应该平反了,但是六四是整个中国转型历史的阶段,对六四的思考也被放置在历史和时代背景中,所以平反不再是简单的事情,但正义迟早会得到伸张的。"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