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争夺餐饮外送业务的“巷战”

点几下鼠标,就可以得到一顿美餐——德国现在也有网路外送平台,而且他们还拥有自己的配送团队。这种服务模式也受到了互联网巨头的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名大学生,两个好朋友。俩人在东京和曼哈顿的时候,有天吃晚饭时突发奇想。"他们充满干劲地回到欧洲,很快就发现,打破传统外卖观念的时候到了。"网路外送公司foodora的宣传册就是用这个浪漫故事介绍其起家的。其实,他们应该以"在不久以前的从前……"作开头。

借助网络做生意,不光是平台运营商希望能赚大钱,就是许多个人也希望能赚些外快。譬如个人可以通过Airbnb,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人住;通过Uber,用自己的私家车送客。foodora则是代餐厅外送。foodora雇有自己的配送团队,配送员使用自家的自行车、小轿车,把餐厅做好的美食送上客户家门。客户订餐非常方便,操作智能手机的相应App即可。

业务迅速扩大

foodora是2014年成立的,当时名为Volo,后被专长于新创企业孵化、投资、增长的Rocket Internet公司收购。今天,foodora已在10个国家的50多个城市推出外送服务。

Restaurant Weltküche (DW)

将来餐厅将无人光顾了吗?恐怕不会。餐厅希望能通过外送增加收入

单在德国,foodora就已与大约2500家餐厅合作。德国第二大餐饮外送服务商叫Deliveroo,是一家英国公司,2013年创办,在德国6个城市开展业务,已与2000多家餐厅建立了合作关系。

两家公司共同的地方,不仅是帮餐厅负责整个订单操作,而且还雇有自己的配送团队。为此,每送一餐,它们向餐厅抽成大约30%,饥肠辘辘的客户多交一点儿外送费。

看来这种经营模式是有利可图的。foodora称其去年营业额每两个月翻一番。Deliveroo也自称每月收到的订单量都比上月增加大约20%。据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Deliveroo在2016年夏进行新一轮集资时被估值10亿多美元。

这种模式对餐厅也有利可图,Deliveroo德国部的总经理Felix Chrobog表示道:"因为有我们为其外送,许多餐厅的营业额提高了20%到30%。"

竞争对手紧追而上

Radfahrer mit Rucksack von Uber (uber.com)

Uber不再只做打车生意

好生意,也吸引了其它老牌网路服务商的青睐。美国打车服务商Uber现在也涉足餐饮外送--Ubereats,并已在全球50多个城市推出私家车送餐业务。网商巨头Amazon也于2016年秋在伦敦推出餐饮外送服务,此前Amazon已在西雅图试了一年。

业内资格较老的,是荷兰的Takeaway.com,该公司2000年起家,已和3万多家餐厅合作。不过该公司长期以来只是提供订餐平台,外送还得餐厅自己来。一年前,其旗下子公司Lieferando也开始组建自己的外送团队。

Takeaway每个月在欧洲国家以及越南收到的订单数量是200多万份,去年营业额是7700万欧元。公司总体业务还处亏损状态,2015年亏损近2000万欧元,不过在其核心地盘--荷兰的业务已有盈利了。

丹麦也有一家餐饮服务平台Just Eat,2001年创建,但该平台只提供餐厅订餐服务,没有自己的配送团队。

上市计划

即便市场上又出现了新的竞争对手,Delivery Hero(foodora即属其旗下品牌)的Niklas Östberg却很笃定。他认为,Delivery Hero已积累了丰富经验,要比新手抢先很多,不那么容易被赶超,即便新手挂有Amazon或Uber这样的鼎鼎大名。Niklas Östberg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这市场只容得下一、两家大规模的服务商,多了不行。"当然订单量小,也可以有盈利,但就必须提价。"这不是我们的路数。我们靠的是薄利多销。"

要想进一步扩大业务,他们就需要更多资本。Delivery Hero今年可能会上市。Just Eat早已迈出这一步,已于2014年在伦敦上市。荷兰的Takeaway.com也于2016年秋在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挂牌。Takeaway.com准备利用上市筹得的资金进一步扩大业务,其中包括进入德国市场,与Delivery Hero意即与foodora争个高低。

Deutschland | Lieferdienst Deliveroo (picture-alliance/dpa)

风雨无阻,非常辛苦:Deliveroo的配送员

配送员最无奈

随着这么多家外送公司的兴起,马路上餐饮配送员的身影也越来越多。单foodora就有7000多名配送员,他们的安全帽、背包、外套都是统一的粉红色。Deliveroo配送员穿戴的颜色是黑色和湖蓝色,以及袋鼠标志。两家配送员的外观很不一样,工资待遇也很不一样,但有一点一样,那就是得有自己的车和签有通话上网均吃到饱合约的智能手机。

Deliveroo的配送员,65%是固定雇用的,35%算自主就业身份。柏林《镜报》2016年曾报道后者既无罢工权也无有效的争取权益的渠道。foodora的配送员则全部是固定编制的,而且工作时间是弹性的,且享有社会保险。但调研门户网站Krautreporter的Peer Schrader却调查发现,foodora付的工资并不像答应的那样高,因为公司把配送员可能得到的小费也算作工资了。此外,配送员的时间压力很大,常常没有休息时间,有时工作时数也得不到保证,意味着收入就要打折扣。

对配送员心理压力最大的是速度要求:虽晚30分钟后,美食就应送上门。foodora的一名配送员曾对德新社表示:"有时候你是一天都在迟到,因为你根本就做不到准时。"原因要么是餐厅做不过来,要么是订单太多。

UK | Delivery robot des Lieferdienstes Just Eat (Getty Images for Richard Mille/J. Phillips)

Just Eat在测试用机器人外送

最新的、大概也是最不怕紧张的外送形式就是机器人外送了,Just Eat不久前开始在伦敦试用。2016年中,Just Eat与爱沙尼亚的Starship科技公司合作,实地试用机器人外送。这一技术,Starship是从2015年底开始测试的。

也对餐厅带来不利?

尽管营业额得到提高,但外送服务也可能会给餐厅带来不利。德国酒店餐饮业协会(Dehoga)的发言人Christopher Lück就告诫说:"绝不能发生的是,让餐厅陷入对外送服务公司依赖的境地。"在这方面,酒店可谓已深受网订之苦。据媒体报道,如今德国的酒店预订业务,绝大部分都是通过booking.com、hotel.de、hrs.de等网站完成的,而这些网站一直要求酒店给出特别便宜的价格,而且向酒店收取的服务费也越来越高,但酒店往往除了让步,别无选择。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