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争取赔偿金--法国核试验受害拒绝听天由命

法国上世纪在阿尔及利亚和法属波利尼西亚进行的核试验,致使大约15万名平民和军人遭受核辐射。2010年6月针对核试验受害者的赔偿法案正式生效。但是时至今日,许多核试验受害者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default

法国在其殖民地进行多次核试验

1960年至1996年,法国一共执行过210次核试验,在此期间只有前苏联(718次)和美国(1039次)尝试过更多的核导弹试验。起初法国在其当时的殖民地阿尔及利亚进行核试验,之后则迁移至玻里尼西亞。那时参与核计划试验的成员总计共有15万人次,其中包括民众以及军队编制人员。而当中如今依然健在的5000名实验者中35%罹患癌症。经过自称"核试验老兵"的组织(简称AVEN)长年的努力,终于在2010年6月,针对核试验受害者补偿的规定正式生效。随着这份法律的签署生效,前法国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Hervé Morin)终于为长达数年之久,关于法国核武器试验的论战作了个了断。他当时承诺"老兵们"巨额赔偿,但是数据显示,直至今日,绝大多数核实验受害者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自赔偿法生效一年后,2011年6月,才有第一名受害者得到国家赔偿。国家委员会答应一位在核试验期间服兵役的受害者数千欧元的补偿,这位退役老兵如今深受皮肤癌之苦。委员会这个决定是极具象征意义的。1960年初在撒哈拉,当法国第一次引爆原子弹时,他只是一名年轻的士兵。他当时被派往前线监视,而他所在区域离爆炸地点仅仅只有数公里之远。他说:"那时我们只穿着二战遗留下的库存之物,轻帆布制成的保护服,手套以及面具。"

批评者:法案是一次新闻秀

自第一名受害者获得赔偿后,紧接着有11名受害者要求赔偿却遭到驳回。现在还有500名申请人担心可能领不到赔偿金。而社会党议员吉勒(Jean-Patrick Gille) 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吃惊.他在自行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份法案是一次新闻作秀,这样亲自起草法案的国防部长可以说"看哪,我多么有勇气来处理这个议题。"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份法案在执行上的困难。至今,我们从这份法律上只赢得了一点,那就是,我们的公众支持对核试验受害者进行赔偿,但是在执行过程中,赔偿体系却没产生任何作用。

律师泰索尼埃(Jean-Paul Teissonniere)为法国核试验中许多受害者进行辩护,他现在为每一起被驳回的案例提起诉讼,希望这些人最终获得赔偿。而原先这份赔偿法案就曾规定,具有争议的案例可移交至其他委员会重新审查处理。但是事情的发展已经有快一年却仍然停滞不前。"核试验老兵"的组织现在自己处理此事,机构负责人桑(Jean-Luc Sans)说道: "我们自行设立观察机构来跟踪追查核试验的后果。而这些观察会侧重在流行病学以及社会学方面。除了参与核试验者的健康状况会被记录调查,那些曾经居住在阿尔及利亚和玻里尼西亚核试验基地附近的居民,如果至今还健在,也会成为调查关注的对象。"

政治团体要求修改赔偿法案

在巴黎,越来越多跨党派的政治倡议团体要求修改赔偿法案,放宽赔偿的条件。就在此期间,来自玻里尼西亞的政治家图黑伊伐(Richard Tuheiava)也在为新法案的改革疾走奔呼,要求法国需要为其核试验在玻里尼西亞造成的环境破坏承担相应责任。因为在赔偿法案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一点 。一般情况下,法案批准赔偿的标准非常严格,时间,地点和病症都要经法国委员会认证后才可能获得赔偿。如此一来,在阿尔及利亚和玻里尼西亞核试验基地的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有机会提出赔偿要求。更不用说他们的亲属或者核基地周围的居民了。

半年前,一位法国高级军官访问玻里尼西亞时第一次承认,核试验可能危害岛屿环礁,并因此引发海啸。这令岛内居民极端愤慨。而且,现任政府,不同于旧的亲巴黎的政府,也要求巴黎对此作出声明。作为其家乡玻里尼西亞的代表,法国议员图黑伊伐认为,他的法案才是说出人民的心声。他说:"法案文件是与玻里尼西亞核试验受害者组成的联盟"穆魯羅瓦塔頭"(moruroa e Tatou)协商合作完成的。其中也有塔希提岛(Tahiti)的环境组织团体的帮忙。连我们的教会领袖在内的玻里尼西亞全民已经动员起来参与到这项法案的改革了。"

图黑伊伐也许已经争取到一些参议员作的支持。但是在得到一套完整的,就连环境保护方面都能考虑到的法案之前,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法国核试验受害者联盟将会继续求助于公众舆论,呼吁法律政策的支持。"核试验老兵"的组织负责人桑相信,法国政府不可能长期逃避其所应当承担的责任。他说: "政府也许在想,随着核试验受害者的离世,核试验赔偿问题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算他们运气不好,我们的联盟中还有许多受害者的后继者--他们的孩子将会继续为他们的离世父母的权益不断奋斗。"

作者: Suzanne Krause 编译: 林 实

责编:邱璧辉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