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习近平怒拔尚方剑

就在世人众说纷纭地等待薄熙来“世纪审判“宣判之隙,中共当局又宣布对石油帮窝案立案调查,中外惊呼“谁是下一个大老虎?”习近平已于8.19下令打击“反动知识分子”。看清楚,他舞动的是柄双刃剑。

China KP Kongress in Peking Politbüromitglied Xi Jinping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去年和今年的新华社电讯,北戴河时间已成定规。去年首先在北戴河亮相的是王储习近平,8月5日会见到北戴河休假的优秀专家和基层一线人才;8月14日总理温家宝到浙江考察经济运行,显示北戴河时间的结束。今年两头出镜的都是常委刘云山。8月5日他受习近平委托,在北戴河看望参加今年暑期休假活动的60名专家;14日他先于其他常委,作为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组长,在京主持召开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并发表讲话。

8月5日至13日,总共8天,可以看作是北戴河时间。这8天能够决定和改变中国的命运吗?

习近平北戴河高调反腐,常委会集体授权

据悉今年在北戴河,习近平集中谈反腐,谈到中央准备立案的具体案例,讲得十分严厉,表示在任一定要打掉腐败恶性膨胀的势头,因为情绪激动,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人高体胖劲头之大把衬衫扣子都崩掉了。夏天领口敞开,其余扣着的5个扣子,崩得满地乱飞,衬衫上的只剩下1个扣子。

Der Badestand von Beidaihe

北戴河海滨

回到北京,习近平在他主持的常委会上继续部署反腐,他说:因为情况特殊,王岐山同志需要尚方宝剑,应该给他。我们要大胆反腐,不管是谁都要一查到底。据悉习近平的提议已经形成常委会决议。

薄熙来不属于大老虎之列

从北戴河到中南海的8月常委例会,一而再研究反腐,针对的并非是前朝来不及审判的薄熙来。薄熙来案引发出激烈党内斗争,各个帮派意见僵持不下,无法平衡,才不得不交予司法解决,据悉这是王岐山拿出的意见。

薄熙来受审之前半个月,在律师的宣读下看到案卷材料“律师念,我抄下来”。这种待遇是空前的,是超出现行法律的。出庭受审的薄熙来,“随身带的一大摞文件夹有透明单页文件夹,有透明文件袋,并且每个文件夹都做了标记,每审一个事实,薄都会找出相应的文件夹。”中国哪一位犯罪嫌疑人庭审前可以做这样规模的应诉准备?拒绝律师辩护的江青做得到吗?两个同样是政治局委员的陈希同、陈良宇做得到吗?8月14日在庭前会议上,薄熙来要求法庭对他去年7月对上届中纪委做的自书笔录,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态度十分决绝。已经明确表达他要翻供,拒不认罪的立场,但是并没有受到压制和阻拦。

如果说薄熙来连续5天的一审充分显示出中国司法的程序正义,那么这种显示今后是否能成为范例,普及到每一个法庭,每一场审理?回答肯定是否定的。追究幕后交易,只能认为同为“红二代”的习近平和王岐山并没有把薄熙来看成是陈良宇或刘志军那样的腐败分子,而是把审薄看成是不能错过的极为难得的机遇,对薄,对掌权的“红二代”都是如此。如果把薄熙来看作是陈良宇、刘志军一样的腐败分子,就会浪费掉对中共政权来说一个百年难遇的可贵机遇。济南中院连续五天对薄熙来的审理文明又公正,公开又透明,用知情人的话说,就是要让天下人同看一个大广告。笔者将另辟专文评论这个大广告。

ARCHIV Politiker Bo Xilai

薄熙来不是老虎

反腐开局“‘老虎’、‘苍蝇’一起打”严重受阻

习近平今年1月22日,在中纪委第二次会议讲话中提出:“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王岐山列出四个大案,上报中央。这四个大案包括十七大一名常委,两名政治局委员,还有一名前书记处书记。

新年伊始,习王明显是要学习毛泽东,当时主流媒体忽然又重提毛泽东杀天津的刘青山和张子善的大手笔,为习王打老虎造势。

应该说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决心是大的,是坚决的,如果立案能够获得通过,新政绝对不会是当前这种艰难的局面,落个“干嘛嘛不成”,“雷声大雨点小”的骂名,会有一个反腐立威的好的开局。

对新政要出手的四个大案,中央意见非常激烈。胡锦涛最先坐不住了,去找曾庆红,俩人又一起去找江泽民,江那会住在西山湖心岛,老邓的旧地,也忙于两会之前人事大盘。距离两会揭幕只有一个多月,江一听这四个人也坐不住了,就把王岐山和习近平叫到西山。江根本就不看习,算是给新君留了面子,对着王就破口大骂,说你们要搞什么名堂?党的形象还要不要?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们几届中央的矛盾要让全世界知道?这就是搬出现在党的潜规则:注重党的形象。过去老毛从来不管党的形象,他一呼百应,全党都得跟着他走。他整完这个整那个,他管什么党的形象不形象?邓小平也不管这个,一下弄掉了一个党主席两届总书记。现在所谓有“刑不上常委”这个底线,不过是各派系单独的力量都达不到彻底搬倒对方,所以需要各派力量之间进行平衡,也就形成新的党的潜规则的底线。

王和习俩人回去商量之后,非常意外的,“打虎计划”搁浅,就是这四个人,一个退休了,那三个“两会”全部安排在显赫位置上,继续就任国家领导人的高位。习王对付这三个人,还好办,套用邓小平的话,他们都成了维吾尔族姑娘了,一大把辫子都攥在中纪委和习的手里。对于放虎归山的老常委,习王能放手吗?

Jiang Zemin mit Thumbnail

江泽民曾阻挠“打虎计划“

“红二代”与“官二代”利益争夺加剧

2012,十八大筹备的一年,党内大案丑闻频发不断。薄熙来被免职的3天之后,3月18日“大内总管”令计划的儿子令谷因与两个藏族女子在法拉利跑车上“玩车震”,殒命北京四环保福寺桥东辅道。有说法,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帮他掩盖丑闻,两人达成政治交易,共同设计了5月7日海选,搞常委摸底,5名候选人,令计划名列第三把自己也选上去了。

要说薄熙来有政治野心,不过是大搞政绩,搞出一个“重庆模式”打回北京去。而令计划则是依靠政治阴谋,挤入常委,争当第六代接班人。据悉是北京市公安局一副局长,把“3·18车震”丑闻详情报告给老市长王岐山,王又报告江泽民,江找来胡锦涛,胡竟然什么都没有听说,羞愧之下,不得不更换大内总管。

11月十八大之前,周永康的门生中石油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蒋洁敏因为协助令计划向两名受伤藏女赔偿人民币巨款被中纪委调查,成为外媒报道的热点。十八大蒋平安成为中央委员,两会调离中石油,担任国资委主任。其中玄机真是一环扣一环。

在老子扛枪打天下的“红二代”眼中,像胡锦涛、温家宝这样的爬上最高位的技术官僚,不属于正统,他们的子女只被称为“官二代”。而“官二代”20年来,对国有资产、民营资产、土地的掠夺,非常严重,正是国家权力急速恶质化的重大现象。一个县里的事,实际上都跟上面千丝万缕联系着,任何一个比较有影响的案子,说来说去都会说到某一个常委头上。他们的子女个个都是大企业的主管,是巨富。而“红二代”上来之后也要掠夺,有的干脆要“官二代”把利益让出来。

习近平是决心要制止国家权力急速恶质化下去的状况的,否则天怒人怨,政权就要动荡。四个大案两会前被迫停止,但是并没有放弃,对四川省和石油帮的调查,一直在进行,省部级落网者连续不断,早已形成围城打援的压迫攻势。北戴河重启打虎战役,十八大新中委,国资办主任蒋洁敏的立案,确实预示收网战役的到来。

刘志军大案三个半小时结束庭审,薄熙来延绵5天,这就是区别。打虎大戏会不断登场,但是想再看审薄那样的精彩情节,不能抱过高希望值,原因在于习王眼中薄熙来不是老虎。

习近平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说了什么?

审薄前夕,8月19日,20日《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召开。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这确实是习近平的一个新提法,也是打通毛邓的重大步骤,意识形态已经提到党的第二个中心工作的高度。邓小平时代有意淡化意识形态,“不争论”的时代宣告结束。毛泽东用意识形态和阶级斗争理论治国的方式,重新回到中共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当中。到9月1日,人民日报评论员连发八评,鼓吹习近平的这篇讲话,估计还要继续评下去。

有说《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内部版文件已经下发,看到的人说比较新华社报道,人民日报评论员宣传的内容要“狠得多“。从这次会议上有一句话流传出来,“窥一斑可知全豹”,可以充分了解习近平讲话精髓。据悉19日刘云山作报告当中,习近平插了一句话:有一小撮反动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造谣、攻击、污蔑,一定要严肃打击。

19日当天,北京市警方抓捕“秦火火“、“立二拆四”,法制晚报报道:“长期在网上兴风作浪,炮制虚假新闻,故意歪曲事实,制造事端的网络推手被拘,是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的第一把火。”21日央视报道上述事件,用的背景是罗列其罪名的网络截图,声称:“秦火火诋毁、污蔑孔庆东,司马南等等爱国学者。秦火火一方面造谣污蔑毛泽东和共产党,另一方面却却极力美化蒋介石、胡耀邦和美国。”电视观众对上述内容纷纷提出质疑,央视不予理睬,该背景新闻连播两天。

8月23日网络大V薛蛮子在北京朝阳区安慧北里居民楼抓捕卖淫嫖娼人员中落网,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这些重型传媒,均进行连续报道。

Gao Yu

作者高瑜

各地都在抓捕网络造谣者,其中荒谬事件时有发生,广东公安官微发表《谣言必须打,打击须依法》被删除。打谣、抓谣,与官媒批宪政和公民社会相比较,已经完全脱离意识形态,大有当年“清污”运动的味道。好在中国人啥运动都经历过,文斗、武斗都能扛。

作者:高瑜

责编:达杨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