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九评教皇功过,德神学家引发讨论

德国著名天主教神学家汉斯.昆在教皇去世前后语出惊人,对教皇保罗二世进行了尖锐的批评。昆认为,教皇对外扮演的是反压迫和促进世界和平的角色,在天主教会内部却敌视改革,在任期内把天主教带进了结构性信任危机,给天主教会带来了一场灾难。

default

汉斯.库英克

今年75岁的汉斯.昆(Hans Küng)是当代最有影响的天主教神学家之一,几十年来他一直与天主教会上层关系紧张。1979年,昆因为就教皇问题大胆上书直言,被梵蒂冈取消了教会执教许可。德国图宾根大学专门为他设立了总体基督教神学教研所,使得他得以教授神学。这位瑞士人目前已经退休,但仍然是神甫,同时也担任着他创立的致力于世界宗教沟通与交流的“世界伦理基金会”主席。

在教皇保罗二世去世的前一周,昆在德国“明镜周刊”上发表文章,对教皇提出了九点批评。库英克开门见山地说,媒体夸大了保罗二世对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垮台的作用,因为苏联帝国的崩溃首先是由于经济社会体制的内部原因,在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前,保罗二世在东欧可以说没有起到什么影响,就像他对中国没能产生什么影响一样。昆认为,保罗二世不是最伟大的教皇,而是20世纪最具有矛盾性的教皇,他有很多伟大的禀赋,但也做出过很多错误决定。昆的九点批评概括如下:

一、人权:教皇保罗二世对外为人权仗义直言,对内却拒绝主教们、神学家和妇女的人权。梵蒂冈至今没有签署欧洲理事会的人权声明,教廷依然是按照中世纪专制主义的罗马教会法律组成,不知三权分立为何物,在处理争端时既是立法者,也是起诉人和法官。教士、神学家和普通信徒面对教廷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机会。

二、妇女地位:教皇膜拜圣母,宣传一种崇高的女性理想,但是却反对女性服避孕药、反对堕胎、人工受精和妇女担任教会圣职,结果是导致越来越多的女性脱离教会。

三、性道德:教皇为消灭世界上的贫困和困难而奔走,但是却反对计划生育、反对使用避孕药和避孕套,因此对人口爆炸导致的贫困和一些非洲国家的艾滋病传播负有一定的责任。

四、神职人员独身制:虽然“圣经”里没有“教士独身”的主张,但是教皇坚持反对男性神甫结婚,导致男性神职人员奇缺和后继乏人,许多国家的教区灵魂帮助服务体系解体,教会中出现的许多娈童癖丑闻也与此有关。

五、基督教整体:教皇表面上倡导基督教整体,但是实际上却不承认东正教和改革新教,一直拒绝与新教建立圣餐共同体,结果是阻挠了不同教会流派间的沟通,损害了天主教与与其它教会流派的正常关系,成为了基督教在自由与多样化下统一的障碍。

六、教皇违背了第二次世界天主教大会关于教皇要体现集体精神的决议,而是在任命主教上以是否忠心罗马教廷为准绳,主教在受命时要向教皇作出无限忠诚道德宣誓,简直可与向“元首”效忠相比。

七、教权主义:教皇领导下的教廷积极干预国家政治,例如在德国的妇女堕胎咨询问题上反对教会开具法律所需要的咨询证明,这给人造成了罗马教会不尊重政教分离的不良印象。梵蒂冈还通过欧洲人民党在欧洲议会上对堕胎立法施加政治压力。罗马教会的这一系列做法促进了社会上对教会的反感和敌意。

八、教会的新生代培养:作为富有魅力的交流家和媒体明星,教皇依仗起源于意大利的保守组织“新运动”、西班牙的天主教保守组织“天主事工会”以及对教皇无条件忠诚的信众对青少年施加了很大影响。在教廷监护下的新“信徒运动”组织的地区性和国际性“世界青少年聚会”吸引了数十万青少年。这些青少年愿望良好,但是却缺乏批判能力,在一个缺乏榜样的时代,他们通过这种聚会来满足一种参与“事件”的心理。在这些活动中,教皇作为“超级明星”的个人魅力远比他所宣扬的内容更重要。易于控制的、保守的、听话的信徒运动便是教皇眼中的未来教会前途,而具有批判精神的、具有知识分子质量的、忠实于世界宗教大会原则的耶酥会则被教皇视为眼中钉,不听话的天主教徒青年协会也受到切断资金的处罚。

九、历史赎罪:教皇2000年对天主教会历史上的错误公开表示了忏悔,但是这种表演给人看的赎罪半心半意,用词含糊、笼统、模棱两可,只有言辞没有行动,且只提到“教会的儿子和女儿”的错误,对教皇和教会的错误却没有反省。

汉斯.昆总结说,经过教皇保罗二世有很多正面功绩,但是他的四分之一世纪的任期对于天主教会来说是一大败笔,是一场灾难。在他的任期内,天主教会复辟倒退成一个带有极权色彩的权力机构,陷入结构性危机;主教们被同化,神学家们被封住嘴巴,信徒们被剥夺了权利,妇女们被歧视。

教皇保罗二世去世后的第二天,汉斯.昆在很有影响的克里斯蒂安森女士主持的德国电视二台周日晚间政治脱口秀上表达了对教皇的批评,这在对教皇一致赞美的各种媒体节目中显得十分刺耳和与众不同,也自然招致了激烈的批评。

“明镜周刊”次日刊登了一篇资深记者马提亚斯.马图塞克对克里斯蒂安森脱口秀的评论。在评论中,马图塞克讽刺说,在世界都在为教皇的去世而哀悼时,对天主教一无所知的克里斯蒂安森女士和几个脱口秀谈客以教会批评者的姿态粉墨登场,对教皇大加诋毁;几个左派教会批评者看到过去的26年里教皇越来越受欢迎,他们自己因失去了影响而感到受到了侮辱。马图塞克说,就在数以百万计的信徒朝圣到梵蒂冈为教皇送行和世界各国元首和宗教领袖毕躬毕敬向教皇遗体告别时,几位左派却在大谈什么天主教会的危机。

Tausende von Betenden versammlen sich auf dem Petersdom, erleuchtete Fenster des Papst Appartments

教皇病危期间梵蒂冈圣彼德广场自发聚集的人群

马图塞克说,脱口秀上,妇女不能成为神甫也被当成是“天主教会危机”的一个因素,这连在场的德国福音教主教胡伯尔都不得不轻声抗议,因为福音新教允许妇女任教职和教士结婚,但是信徒流失得更厉害。

任教皇信徒理事会成员和教皇生物伦理学院董事的德国神学家曼弗雷德.吕茨的神学家在接受“德国电台”采访时说,保罗二世是最具有现代意识的教皇之一,他的任期内妇女在天主教历史上发挥了很大作用,他的性道德也是符合时代的。吕茨指责说,汉斯.昆不过是一个失意的老人,他在喋喋不休地重复二十年前的老调,而自己却从来没有完整地读过教皇的论述,他的陈词滥调只不过是满足一种公众的对成见的需要,他对教皇的指责都可以一一被反驳。

在“明镜周刊”的读者论坛上,拥护汉斯.昆(即批评教皇一派)和拥护马图塞克(即“保皇派”)打起了激烈的口水仗。有一位读者说,世界各地都对教皇充满崇敬,只有德国人故作高深对教皇品头论足;而有一位读者说,他是生活在法国的德国人,他说对教皇的批评在法国是听不到的,因此他很珍惜德国人的这种批评精神,批评教皇并不是什么让德国人感到难堪的事,也并不等于是对死者的不敬。

另一位读者说,已经去世的教皇毫无疑问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领袖人物。他既不投机,也无所畏惧,在观点上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地,从不害怕抗拒时代精神,反对将他的诉求政治工具化。他当然犯了很多错误,鉴于他在位那么长时间和他的职位的性质,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从本质上来说,他当之无愧是世界史的一个积极的、正面的现象。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