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乌兹别克斯坦难民担心被遣返

继乌兹别克斯坦东部的安集延市于今年5月中旬发生了政府军镇压游行示威者的血案之后,5百多难民目前已逃亡邻国吉尔吉斯斯坦。难民们担心,一旦返回国内,会遭到安全机构的迫害,所以希望能在吉尔吉斯斯坦获得避难保护。然而,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报道,部分难民已遭遣返,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的做法违背了日内瓦难民公约的精神。

default

从乌兹别克斯坦逃到吉尔吉斯斯坦的难民

5月13日,乌兹别克斯坦东部安集延市的居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举行了抗议恶劣的生活现状、贫困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的游行示威。愤怒的人群甚至冲进安集延市的监狱,释放了2千名囚犯,其中包括23名被指控与伊斯兰极端分子有联系商人。现年29岁的奈利佳回忆说:“自乌兹别克坦独立15年来,该国居民首次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但是游行活动是在和平的气氛中进行的。大家分黄瓜和酸奶,妇女们沿街而坐,讨论如何才能改变生活现状。我希望,政府能派人来,同我们对话。我也想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说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哪里轮得上我。”

奈利佳说,她认为政治体系不公正,只有富人有接受教育,享受健康保险等机会。奈利佳不知道家人的前途在哪里,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在安集延市最重要的企业家因被指控与极端分子有染被关入监狱之后,许多人都丢了饭碗,奈利佳的丈夫也是其中之一。

突然有消息说,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已经在赶往安集延的路上。奈利佳和其他人一样一心盼着卡里莫夫能亲自到安集延来一趟,听听当地居民的真实想法。但是,卡里莫夫似乎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打算。她说:“人们在广场上等着卡里莫夫的到来。天上突然出现了两架直升机。我们最初都认为卡里莫夫来了,于是大家一起挥手。但直升机突然向我们扫射,我一下子惊呆了,象瘫了一样,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拼命叫喊。其他人向我喊道,爬在地上,千万别出声。”

当扫射结束后,奈利佳疯狂地飞奔而去。“我从没有跑得这么快,但是由于害怕,我拼命地跑着,如同脚下生风。大雨从天而降,我们疲惫之极,这件事足以显示,在恐惧感的驱使下,人们会干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奈利佳目前生活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贾拉拉巴德城市附近的一座难民营里。尽管她惦记着家里的两个孩子,为丈夫的前途担忧,但是她决定留下来。她说:“逃到吉尔吉斯斯坦,申请政治避难,并不是我们的目的。但是,我们别无其他选择。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对我们漠不关心,也不听取我们的意见。不仅如此,反而向我们开枪扫射,我们是被迫在这里申请政治避难的。”

在乌兹别克斯坦当局的压力下,一些难民家属纷纷来到吉尔吉斯斯坦,试图说服自己的家人重返家园。但奈利佳是绝不会回去的,她去意已定。

目前,没有人知道,吉尔吉斯斯坦当局容忍难民暂留当地的时间有多久。乌兹别克坦政府已要求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引渡100多人。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均报道了遣返难民的案例。显然,吉尔吉斯斯坦的某些人更重视与乌兹别克坦的伙伴条约,而非日内瓦人权公约。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