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乌克兰:在改革停滞和战火不断之间

在乌克兰独立广场革命爆发一周年纪念日来到之际,该国总统波罗申科同时征战于两条前线。一条是军事上的,一条是经济上的。因为,一些必要的改革措施实施起来并不顺利。

(德国之声中文网)基辅的政府大楼前,总是有路过的行人止步。从本周三开始,这里就挂起了许多张示威者的照片。他们都是一年前在

独立广场革命

中的死者。77张照片前都摆放着红色的丁香花,每天都有人送来鲜花。对死者以及对国家"开枪打死了自己孩子"的哀悼没有被

东部乌克兰战事

的消息所冲淡。相反,这两个话题充斥着基辅的大街小巷。

此外,乌克兰人还有其它方面的担忧:"凭我这点退休工资,该如何活命啊",一位女性退休人员在政府大楼前问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压要求放开汇率后,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兑美元和欧元的汇率曾在48小时内缩水了30%。基金组织的专家们想要防止乌克兰央行的外币储备损失殆尽。在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乌克兰东部陷入战乱后,专家们想要了解乌克兰经济的真实状况。但这不会让总统波罗申科( Petro Poroschenko)的处境有所好转,因为乌克兰的经济继续一路下滑。此外,自从反叛武装力量取得了对战略重镇杰巴利采沃(Debalzewe)铁路枢纽的控制后,即便

第二次明斯克协议的停火要求

能够得到遵守,他们也可以随时随意的继续挺进。

Ukraine Kiew Gedenken an die Maidan-Toten

乌克兰政府为军队设计的街边广告

中层力量不欢迎改革

光是这种军事上的威胁就能动摇总统的权力。如今,在纪念一年前

独立广场革命

的时候,人们清楚地意识到,这场革命还没有结束,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也是如此。政府几乎每天都在讲述新的改革措施。比如说精简行政机构,这个机构其中的一部分还是苏联时期的产物。但在基辅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对于改革几乎没有任何感觉。总统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独立广场纪念日来临之际表态称,他对改革的速度也不满意。但"在希望改革的'高层'和'底层'之间",还有一层"中层领导人,他们不愿意做出任何改变"。这些人阻碍了行政改革的进程。

总理亚采纽克(Arseni Jazenjuk)的这些主意并不新。他领导的政府所要执行的许多政策都是之前被推翻的亚努科维奇(Viktor Janukowitsch)总统和欧盟商讨后曾计划执行的内容。比如说,征收累计5%至10%的进口税。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公共财政,乌克兰的民选政府确实引入了这一税种。

Währung Ukraine Wechselkurs

危机中,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急剧贬值

失去耐心的女财政部长

来自乌克兰本土的部长们和三位"外国人"的对比就能显示出该国政府的理想与现实究竟有多远。这三位"外国人"是在总统波罗申科施加的压力下进入内阁的。其中的代表性人物就是财政部长杰里斯科(Natalie Jaresko)。她曾经从事投行业务,是一个拥有美国护照的乌克兰人。参与影响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西方各国为乌克兰制定援助计划。该计划在接下来的4年中预计将向乌克兰提供400亿美元的贷款。上周,在向全球财经媒体介绍这一援助计划的时候,这位部长说英文,然后让人翻译成乌克兰文。直到她不能忍受:她说翻译的速度太慢,太不准确。然后就一个人承担起两个角色。用英文和乌克兰文完成发言。

大多数观察人士也能想象,乌克兰各部委内部的情况基本上也是一片混乱。对于基辅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行业内人士来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出的援助计划最多也就只能在"4至6个星期"的时间里起到稳定货币市场动荡的作用。他指出,政府必须"兑现承诺",把说好的改革变为法律。比如说在外贸方面:那里各种混杂的法规主要是为了保护乌克兰的寡头们不用直面来自国外的竞争者。

但是政府在面对许多事情的时候也束手无策。独立广场革命过去一年后,政府还没有决定该如何处置逃亡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留下的"遗产"。后者位于基辅北部市郊地区的豪宅仍被两名独立广场的活动人士看守。他们表态称,只会把这座富丽堂皇的别墅交给政府代表。如今,房产证明上依然写着一位亚努科维奇亲信的名字。此人直至今天都还是乌克兰议会中的议员。也没有任何关于启动法律程序,没收这座豪宅的消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