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主权”之下的混乱与恐怖

人大常委会是否在乎自己违反自己的决定?“反占中联盟”为什么鼓励学生相互举报?“主权”对于香港和台湾意味着什么?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由撰稿人施路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揭开人大常委会决定的面纱》,指出按《基本法》规定,人大常委对《基本法》只有解释权,若要修改须依第159条的程序,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有修改权,人大常委没有修改权。"人大常委决定"并非对《基本法》解释,而是等同修改。8月31日人大常委作出关于香港政改的决定,既不是依照《基本法》,也违反了2004年人大常委的决定。

施路的文章还点出中共其他思维的混乱。例如,一方面表示设定框架的目的是要防止与中央对抗的人成为候选人,另方面又说提委会不排除任何不同政见者;多次表明只要与中央对抗的人成为候选人就有可能当选,这说法也否定了他们一向声称大多数港人「爱国爱港」。

该报时事评论员李怡发表文章《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肯定并梳理施路文章的思路,但认为中共违反自定法律和政策,并非如施路所说的那样,是基于思维混乱,只要揭开面纱,据理力争,真普选之路是敞开的。事实上,中共毫无"法"的观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数,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决定也不算数,一切按党的权力需要随时任意搬龙门。"831决定"体现了绝对权力的无法无天,极权者向人民放权的真普选之路是封闭的。

举报罢课是恐怖政治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成立"情报热线",呼吁市民致电举报在中学策动和招揽罢课或占中的资料,联盟经过所谓"核实"后,会通知学校、家长、家教会、教育局,以作"预警"。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蔡子强在《明报》发表文章《 沉沦于举报歪风蔓延时》,指出极权政权维护统治的手段,除了坦克和枪炮这些有形之物,以恐怖气氛来瓦解和消弭反对力量,可能是通过秘密警察,也可能是通过鼓动群众互相揭发和举报。

蔡子强认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政见的权利,那可以是通过投票,可以是通过上街游行示威,也可以是通过罢课,后果由当事人自己承担。一个互相举报之风大盛的社会,则是一个充满出卖和背叛、人与人之间信任尽毁、彼此日防夜防、充满虚伪和假惺惺、大家每天胆战心惊地过日子的社会。

蔡子强对家长发出呼吁:你可以允许子女罢课,也可以反对子女罢课,但若然你知道子女准备举报同学,务必请你严肃的把他叫停,向他解释清楚,这不单是避免令社会沉沦,也是避免让子女人生中留下他有一天悔不当初的丑恶一页。

Studentenführer Tommy Cheung spricht in Hongkong zur Presse

发布罢课宣言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主席张秀贤

"主权有无"至关紧要

台湾中国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在《自由时报》发表文章《黑暗中的笑声》,认为香港是对抗"天朝殖民主义"的前哨,香港今日的困境,给台湾最大的启示是:"主权有无"至关紧要。占中温和路线的挫败,部分败在运动本身的策略规划,但更深刻的原因是,受困于牢牢钉住香港的"一国格局"。台湾虽然享有"事实主权",但这样的主权状态正一点一滴流失。如果台湾的国家地位,也被困在"一国格局",将重蹈香港的命运。

吴介民警示说,尽管台湾仍有相对自由的选举,但上到总统选举,下到村里长,中共皆全面介入。候选人是否依恃北京的"祝福",以获得"候选资格"?北京这样便绕开了台湾的事实主权,而达到控制政治议程的目的。

吴介民在文章末尾指出,香港的"自决权",在此之前仍是空中阁楼,却因为中共直接统治的企图,召唤了香港人的自决意识。针对中国政权的"解殖"、"政治主体性",也被提升到日常论述的视野。年轻世代不愿复制前辈的命运,空等三十年「民主回归」而终致幻灭;他们不甘苦候,不愿浪掷三十年的青春束手迎接"2046"的到来。

摘编:张平

责编:苗子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