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为受害者服务的咨询机构

与去年同期相比,德国右翼极端分子的犯罪行为今年增加了20%。今年一月至八月,警方已收到8000多起此类暴力事件的举报,数字之高让人震惊。但与此同时,德国政府却宣布不久后不再向暴力事件受害者咨询处提供经费。柏林一家名为“Reach Out“(援助)的受害者咨询处也面临关闭的危险。联邦提供的经费只到2007年六月。尽管柏林政府也承担了该项目的一半费用,但明年六月以后这个受害者咨询处是否还能继续存在却打上了问号。

default

德国平均每月发生1000起右翼暴力事件

„我是Reach Out咨询处的巴苏,您好。嗯,好,好的,也许我们应该约个时间见面。您什么时候有空?“

比布拉布.巴苏接电话时非常沉着冷静。他专注地听对方讲述,让他们在电话里也有倾诉的机会。巴苏说,倾听是最为重要的,那些到受害者咨询处来的都受到惊吓,许多人的心灵留下了严重的创伤。他们是极端右翼分子的受害者,很少有勇气到公共场合去。为数不多敢于到咨询处来的人常常担心没人相信他们的话。今年56岁,头发已有些花白的巴苏说:

“我作为咨询者的主要任务就是告诉他们,我相信你们说的,我的任务不是去评判是真是假。你们应该告诉我你们的遭遇,我相信你们所讲的一切,我将和你们讨论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巴苏说,许多时候情况都很相似,就像刚刚电话里说的那样:一位黑人晚上一个人站在公共汽车站等车,结果来了一群右翼极端分子,他们殴打他,把毫无还手之力的他打成重伤。碰到这种情况,有时会有人出面干涉,有时却没有一个人在附近。如果这个黑人只是遭到辱骂,旁边的人也很可能装作听不见。巴苏一边说,一边摇头。他说,这样的暴力袭击会对受害者今后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影响。巴苏说:

“我们看到,那些受害者很难接受自己被殴打了的事实。一个性格温和的普通人被殴打,被打成重伤,这样的经历会影响他很长时间,这个人生活的很多方面会受到限制,他再也难以自由行动。”

巴苏工作的这个咨询处有5名主要工作人员。他们都有长时间的为受害者提供咨询的经验。巴苏本人也经验丰富。他出生在在印度,30多年前来德留学,攻读历史,后来在多个咨询处工作过。在此期间,他首先学会了如何去倾听:

“受害者来到我们这里,希望向我们倾诉,当他们开始讲述时,往往试图去解释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他们常说:我其实没有犯什么错误,我的举止行为都是正确的。也许唯一的过错就是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作为咨询工作者,我的任务就是要告诉他们,你有权利在任何时间出现在任何允许人们逗留的地点,但其他人没有权利殴打你。世界上没有人有权利打你,不管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样的情况下。”


告诉受害者他们拥有的权利

右翼分子暴力袭击的受害者经常并不知道他们所拥有的权利。他们通常经济拮据,有的还没有医疗保险。Reach Out援助咨询处的工作人员也在法律问题上为他们提供帮助。许多情况下,受害者可以递交赔偿申请或者向检察院提起附带诉讼。巴苏说,如果缺少对德国司法系统的了解就不知道有这样途径。但是,第一步首先是要举报凶手:

“许多人一开始不想举报,他们说,如果我们告了凶手,那么凶手在法庭上会再次看见我,而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我害怕。作为咨询人员,我们的任务不是强迫受害者把凶手告上法庭,而是告诉他们与这些犯罪行为作斗争的多种可能性。我们在工作中也看到,如果能够通过法律的手段伸张正义,对受害者来说非常重要。”

巴苏认为,加强受害者对自我价值的认识是至关重要的。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必须得到重返正常生活的机会。专业性的受害者咨询处能够提供重要的帮助。但如果这样的咨询处因为经费问题关门,又怎么能够提供这些帮助呢?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