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国

为什么“这里没人相信中国的话”?析德国读者的“药方”

一名德国读者在关于西藏问题的网上评论中说:无论中国现在怎么说,这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人们只相信西藏人说的。这里指出了一个现实的、非常严重的问题。他开出了几个“药方”。德国之声记者就此发表如下评论,认为:“祖宗不足法”说得很对,中国必须改变一些传统的观念和做法,有大的举措和大的气度,由刚转柔。因为:情况已经很危急了。

default

浓烟中的拉萨

时代报在线读者的评论

西藏事件的发生,让德国人特别的激动。各主流媒体网站文章下凡有读者评论栏的,读者评论空前踊跃;凡做是否抵制奥运的民意测验的,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票。留言者情绪都很激动。但其中也不乏有一定深度的看法。一位名叫Martin Berger的读者在时代报一篇关于西藏的报导下的评论中写道:

-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你(指中国)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目前没有一个人相信你的话。

-西藏人已经在言论战线上彻底全面地战胜了中国人,以至在欧洲没有一个人可以想象,事情会是跟大家都说的不一样的。

-中国还缺乏跟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如果有谁为了形容一场自称为有理的防卫而使用"人民战争"这样的词汇,他就已经输了。

-假如中国政府对最近发生的事件的陈述是真实的,那么中国还有机会扭转世界观念:

-中国只需要让一个中立的调查委员会入境。假如中国说的是真的,这么做只会给中国带来好处。因此,我建议中国接受达赖喇嘛的这条建议。一个中立的调查委员会进入中国,可以制目西藏的进一步暴力扩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人自己留下坏印象,包括极端分子在内。

-最美好的是:中国国家元首跟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奥运会上握手和解,为了西藏美好的未来。果真如此,世界对中国的尊敬是绝对可以保证的。

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西方没人相信中国政府说的

这位德国读者提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然而几乎没人去深思的现实现象:在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只相信西藏人,尤其是达赖喇嘛说的话,中国怎么说,也几乎没人相信。

这个现实一直存在着,只是这次一下子变得特别明显,触目惊心了。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然而,按不少中国人习惯的观念,他们会说:管他们信不信呢。我们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老百姓可以不管,政府也可以不管吗?

别的且不说,面临中国首次举办的奥运,这个问题如果不予重视,可能会出大问题的。更何况,从中国国内目前已经超出西藏范围的动荡看,情况已经相当严重。可以说,从这几天的局势看,中国距离和谐社会的目标不是近了,而是更远了。

几条建议面对的目前状况

时代报在线这位读者实际上只提出了两条建议,一是中国允许调查委员会入境(比如象达赖喇嘛建议的那样,由联合国派出),二是中国让达赖喇嘛参加奥运会。其实,这两条建议都很好。但是,第一条据称已经被中国政府拒绝了。第二条目前看来更象是天方夜谭。其实,还应该加上一条:让世界各国记者到西藏去自由采访。

香港明报日前评论说:"逐记者离藏是一大败笔"。这是非常准确的观察。明报说,把记者全赶走了,"不但失去一个有力地反驳'镇压和平示威'的机会,反而倍添外界'关门打狗'的恶劣印象。"结果是什么呢?本来是藏人发起了骚乱。结果经西藏流亡人士一说,成中国血腥镇压"和平示威"。为什么呢?因为你害怕,不让全世界的记者自己来报导,只让人家采用你的报导。于是,你不可信。那么信谁呢?自然只有信西藏人的了。

也许,中国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了。在新闻会上,温家宝总理也已承诺,考虑组记者团去西藏考察。今天,英国首相布朗也里说,温家宝在电话里向他表示,愿意跟达赖喇嘛谈,前提一是达赖喇嘛不追求西藏独立,二是停止暴力行动。布朗说,这两点其实达赖喇嘛都已经表示过了。

还不意识到 " 危急 " 就真的危急了

中国的情况不可轻视了。问题可能比人们所看到的更要严重得多。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方面,中国相当一段时间来提出要建立"和谐社会"。最近,先是新疆,后是西藏,连续发生事件,还越闹越大。有一家德国报纸日前发表的评论中说,中国这种压制的办法,实际上是在促使恐怖主义生成。这家报纸还列举了北爱尔兰、西班牙等世界各地的例子,都是在少数民族问题上最后形成了恐怖主义的。西藏日前是"明的干"。但成都发生的公车爆炸事件,却可能已经是激进藏民的恐怖主义行为了。如果中国措施不当,中国将来很可能会长期处在一种受内部各种势力暴力威胁的处境之下。

另一方面,中国首次主办奥运。昨天德国之声报导,就连明显亲中国的德国专家桑德施奈德谈到北京奥运时也担忧地表示:"当前,与其说是形象赢分的机会,还不如说是形象受损的危险更大。"

从现在到奥运还有四个半月的时间。至今为止,大事件和较大事件已经显示出远远高于平时的频率。西藏人会想到利用这个机会,其他人也会想到。在西藏的纪念日之后,还有台湾选举、四五、六四,等等。中国面对的对手非常之多。谁都想利用这个世界最关注中国的时刻。即使平安地到了奥运揭开帷幕那一天,即使世界并没有真地抵制北京奥运,难道就没有危险了吗?不妨设想一下:假如籍时新疆西藏再闹点大大小小的动静,尤其是,假如有运动员象冰岛女歌星那样,在运动场上忽然展开一个横幅,喊几句口号,不管是达尔富尔,还是西藏,那么,世界会关心什么?是关心奥运还是政治?进入年终十大世界新闻的是北京奥运还是奥运期间的政治风波?

因此,如果中国现在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采取强硬态度,"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或者说顾及自己的面子,不愿意在某些问题上采取大的行动或谓转变,弄不好会出大事,或者说为了小面子弄不好会丢大面子。这些,不得不让全世界为之捏一把汗。应该说,虽然现在西方出现了中国恐惧症(桑德施奈德语),但真正希望中国好的应该还是大多数人。因为中国这么一个人口超级大国、上升的经济大国、越来越有影响力的政治大国,它不好,世界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 祖宗不足法 " :时势和时代要求中国拿出大举措大气度

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引用"宋史-王安石列传"中的"祖宗不足法"(据称这所谓三不足论并非王安石的言论,而是保守派司马光等安在他身上的罪名),受到中国境外媒体一片好评。广东汪洋的新一轮思想大解放论也引起了广泛的好奇。人们普遍希望,这些不是说说而已。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成绩惊天动地。人们本以为,中国走出了一条新路,先搞好经济,政治改革缓行。果然比俄罗斯等有成效。在经济上可以灵活多变,在政治上不能轻易地变。可是,现在还能这样走下去,长期这样走下去吗?中国领导人几年前提出和谐社会,果然是有预感的看来: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现在的问题是社会已经成了一个"沸腾的魔锅"(德国之声日前采访的维也纳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文浩语)。仍然走一步看一步,把政治改革不断推向今后,还行得通吗?现在就面临了一个如何对待"祖宗之法"的问题。

在政治上,中国至今奉行的一个祖宗大法就是:有问题以压和堵为主,而不是去疏通。压和堵的一个明显表现就是对新闻媒体的严格控制,尤其是对境外媒体。另一个表现就是,在民族问题上,不作让步,也不去深入了解其它民族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希望得到什么,怎么去顺应他们的希望。

什么大举措什么大气度

既然联合国调查团的建议已经被否定了,在此就且不去谈它。就当前的西藏问题,尤其值得探讨的是两个方面。

一就是媒体。上面已经提到,把境外媒体赶出西藏,是一大败笔。而这个败笔,正是"祖宗"的观念造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来的领导人都有些怕媒体。这一点至今没有任何的改变。出一点事,首先就控制媒体。但西藏这几天的事情已经证明,假如不控制媒体,世界上对中国的看法可能会完全不一样,也不至于只相信西藏人的话。

温家宝说了,要组记者团去西藏考察。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去,怎么去。"组团"一词就有些让人担心。如果记者去了,只让采访官方安排好的采访对象,反而给世界不好的印象,还是让世人不相信,那还不如不让去了。如果去晚了,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才让去,恐怕也已经来不及扭转世人的印象了。更何况,中国是许诺在奥运前开放境处媒体采访的,再晚些,已经不可能改变世人对中国违反承诺的印象了。

担心有些记者"居心叵测",只报反不报正吗?或者担心他们采访的一些藏民造谣吗?其实,真的放开了,真的有很多记者去,各方面各种角度的报导都会有,正反面的也都有,至少可以给世人一个比较全面的、可信的印象。即使有些误导,也会有非误导,不是吗?也应该相信大多数记者的职业道德。泰晤士报昨天不也报导了欧洲在西藏的目击者对藏民暴力对待汉民的陈述吗?一种各信一部分的报导也比一种只信一方面的报导强多了吧?

第二个通过压和堵不能解决,反而让矛盾积蓄到足以爆炸的程度引起爆炸的方面,那就是民族情绪。而在西藏民族问题上,达赖喇嘛正是一把最合适的钥匙。而这把钥匙哪一天丢失了,绝非中国之福。

达赖喇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珍贵钥匙

中国面对的许多问题,有的一时可能解决不了,比如疆独、台独、法轮功。有的是有可能解决的,这里面分明就包含了西藏问题。解决西藏问题却是有时间限制的,这个限制就是达赖喇嘛。如果现在不抓紧解决西藏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永久地存在下去。如果现在解决了西藏问题,不仅能使世界对中国的印象大有改观,也能对其它问题域起到积极影响(比如对台湾)。

这次,中国不断指责达赖喇嘛策划了西藏暴力行动,并说有充分证据。这个指责到温家宝的发言里达到了最高层面。而达赖喇嘛不但反复说与他无关,而且在温家宝发话后他还威胁藏人,如果不停止暴力,他将隐退。他还提出,让中国代表前来与他对质是否是他策划的问题。

且不论中国对达赖喇嘛的指责是否有理,是否确有证据。即使是有理的,即使真是达赖喇嘛策划的,何不跟他谈谈呢?既然达赖喇嘛说愿意当面对质,中国不妨就派代表前去。同时,中国完全可以恢复跟达赖代表的谈判。只要一开始谈,中国国内藏区可能就会平静下来,而世界的好感就会有所恢复。

一段时间前,中国由于达赖喇嘛提出大藏区概念而中断了跟他代表的谈判,开始指责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即使有分歧,就不能先谈起来吗?当时国共那么大的分歧,不也谈了几次?不同意对方的意见,也还可以继续谈下去,不是吗?

其实,中国政府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忽略了达赖的力量了。这个事件忽然显示,达赖是不可忽略的。他不仅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威望,好感,更重要的是他对藏人的影响力是无可取代的。也许中国希望在达赖哪天去世后,靠找出一个新达赖来解决所有问题。但现在的事实已经表明,那是不可能的。德国这些天的报导也纷纷指出,西藏已经出现了新的"抗议的一代"。这代人已经不怎么服从达赖的非暴力主义了。如果达赖能在生前返回家乡,就会起到一种稳定的作用。否则,那个德国媒体预言的,中国将逼出(越来越多)的恐怖主义来,说不定会成为现实,而使真正的和谐的、人们安心生活的社会变得更遥远。

当然了,时代报那名读者的建议(达赖与中国领导人在奥运上握手)听来有点象天方夜谭。但是,仔细想一想,却确实是一个好建议。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达赖真的被请去参加北京奥运,甚至教皇本笃十六世也被请去,世界对中国的好感一下子可以说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这期间还发生一些其它事件,人们也不至于过分指责中国了。

中国目前需要的是柔还是刚

一方面指责达赖喇嘛,一方面跟他谈,甚至请他到北京,这可能吗?这不是太丢面子了吗?至少,中国不少愤怒的一代会有这种想法。中国对德国的关系有所改善后,有些中国人已经在网上表态,认为中国政府太软弱了。

但是,政府是掌握全面的,不能象一些民众那样,单纯地从民族主义或者面子来考虑问题吧?作为中国领导人,应该是能够全盘考虑,怎么做对中国的今天和未来是真正有好处的。绝不能意气用事,有时还需要适当地"委曲求全"。

中国不是有很多这方面的老话吗?比如“以柔克刚”。中国传统地认为,“柔”的力量更大。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做法是刚性为主的,这是从毛泽东时代以来没有改变过的"祖宗"之法。在中国还相对较弱的情况下,这种做法也许是对的。然而,现在我们也知道了,中国变强了,世界上、西方产生了一种中国恐惧症,就象桑德施奈德教授说的,在种种方面都害怕中国。因此,笔者认为,中国现在的国策应该更多地走向柔性才对,包括更多的灵活,改变,顺应时势。对达赖喇嘛也是这样的。甚至这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适当的“示弱”,就今天中国所处的地位而言,不仅无损于中国,而且只能让世人更尊敬中国,更喜欢中国,在各方面也有利于中国。

说到柔与刚的问题,可以回到时代报读者的一段话。他认为,中国一用"人民战争"这样的词汇,"就已经输了"。今天,德国媒体的报导中又大量地用西藏自治区领导人和媒体的词汇"你死我活"来做大标题。这一类的词汇,都是毛泽东时代遗留下来的刚性词汇,让人想起那个意识形态的时代,也让人联想到冷战时代。这都是"祖宗之法",何不都破去呢?

今年以来,中国可谓多灾多难。从雪灾开始,到疆独事件,到现在的西藏问题。同时,中国的股市也莫名其妙地狂泄。到奥运会之前,在奥运会之间,还会有多少事情发生呢?真让人不敢想。这个2008年,看来是需要大手笔的,需要大的智慧,更需要大的勇气。从媒体开始,从达赖喇嘛开始,从由刚转柔开始,从由堵至疏开始,完全有可能出现好的局面,并为今后的政治改革实际上铺上第一块砖。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