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为了保证也门首都的用水

有关专家们一致认为,20年后,也门必将迁都,因为届时,萨那居民将无法得到足够的清洁饮水。然而,节水计划和储存雨水的项目却迟迟难以被付诸实施。德国技术合作公司是该地区最活跃的组织之一。记者给德国之声发来如下报导。

default

干渴的也门

萨芬的蓄水池旁挤了一大堆人,萨芬位于也门首都萨那以北海拔2800米的山上,拥有居民人口3千5百人,其中绝大多数以农业为生。驱车上山,需途径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小道两旁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即便是最小的一块土地也被充分利用,前提条件当然是要有水灌溉。遗憾的是,如今大片农田已经干枯,因为水源少得可怜,地下水中由于含铁量过高,不适于作为清洁饮水。

所以,拉蒂芙和阿米娜只得从蓄水池中取水,小城中的世代居民已养成了储存雨水的传统。拉蒂芙和阿米娜嫁给了农民哈密德,总共为他生了11个孩子。

黄色塑料桶的水容量为25升,两位妇女头顶水桶负责家人的用水。她们每天需往返10次。也门的水资源和环境部长埃里亚尼指出,也门是世界最干燥的国家之一。他参加地方水项目已有20年的历史。 埃里亚尼说:"也门居民可再生水源的供应量每人每年不足130立方米,而维持生命,生产食品所需的最低限度是大约为1350立方米。这就是说,这一数字不足维持生命和生产食品所需水量的十分之一。"

即便是这点水资源也往往质量极差:90%的也门居民无法得到清洁饮水,而在2015年前确保居民的清洁饮水供应是联合国的千禧年目标之一。这是萨那大学,也门社会福利基金和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展开合作的试验性项目之一:萨芬山村的83个家庭拥有镀银过滤器,对蓄水池中的不洁饮水进行净化处理。农民哈密德就是其中之一-自一家人使用了过滤器以后,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好转,"以前,孩子们和夫人经常生病,我们常往城里跑,看大夫,卖药。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改变了,上帝保佑。"

"过去,孩子们经常拉肚子,咳嗽,或是发烧,但自我们使用了滤水器后,情况就好多了。不过,这点水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滤水器。"

由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研发的滤水器看上去象是一个盖了盖子的塑料桶。内部装有一个镀银的过滤棒,在水缓慢流下的过程中,对水进行净化处理。滤水器的所有部件均在也门生产,过滤器的价格是4千里亚尔,折合近13欧元,使用期限是三年。

哈加山遭受大雨袭击:顷刻间,数千条小溪顺山势而下:大雨冲刷田野,汇集在干枯的昔日饶河绿洲。雨水的确是上帝的恩赐,但遗憾的是,雨水中的绝大部分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就蒸发遗尽,或是在很短的时间里渗入9百米地下。之后,人们需耗巨资, 从地层深处将地下水抽上来,然后出售给当地的农民。农民住家越高,越偏远,每升水的价格也就也就越贵:甚至比在城里的价格要高出10倍。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的斯科布勒表示,其实农民根本无需为此花钱。

"当地居民其实根本不用花钱买水:雨水从天而降,是上帝的恩赐,之后被人们储存。蓄水的基础设施非常简单:人们只需腾出一块地,装一条水管。水管的一头打一个洞,再用水泥和塑料将其密封起来。尽管投资不大,但人们却可以无偿得到水。另一种可能就是买水。这就是说,总有人蓄水,不是储存雨水,就是在地上打一口水井。当然,他得为此投资,但这笔投资很快就能从消费者那里挣回来。"

也门水资源和环境部部长埃里亚尼表示,现代化的钻井工具和柴油水泵不适于也门古老的水渠系统,"僵硬地使用现代技术,无助于解决也门的具体问题。尤其是深水井和水泵使我们的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使依赖雨水灌溉的农田遭到彻底破坏。也门的农业建立在合作与相互尊敬的地方体系之上。也门的农民依旧是社会的一部份,水井和水泵使该国农民 变为贪婪的企业家,当然不是所有农民,而是那些有足够资金用来钻井和抽水的农民。"

"水是上帝的恩赐,蓄水则是明智之举。"也门政府试图用这句口号,唤醒人们的节水意识。也门首都萨那的地下水位每年下降40米。据专家们估计,在20年里,当地居民对水的需求量比现在的供水量高出三倍,所以届时,萨那居民的绝大多数都得搬迁。水的浪费依旧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尤其是在农业领域,因为该国农业用水占全国总耗水量的91% 。

"农民们已经习惯,与其他人一道使用储存的雨水和洪水,如今他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利用地下水源。他们从地下抽水,用地下水浇灌农田,就如同刚刚下过一场雨一样,也门农民世代如此,不知道还有其他的方式方法。"

但往往是为了浇灌个别植物,就得灌溉整块农田。所以,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大力宣传洒水灌溉现代技术,当然与也门传统的雨水储存知识结合在一起:德国的相关专家们在也门人现有的储水基础之上制定了相应的项目。

德国技术合作公司也门小组的负责人斯科布勒说:"我们试图对当地居民进行培训,让他们养成为以后几代人着想的习惯。我们不会说,这是技术解决方案,请采用它吧,换句话说就是,简单地对也门人说,我们知道答案,我们把答案告诉人们。因为答案都是现成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也门人意识到祖上的做法好处究竟在哪里。

"我们并不期待完全恢复古老的传统,而是尊重也门人的祖传知识,并在此基础上将其与现代技术相结合。但恰恰是这一点,在过去数年中被我们忽视了。我们在这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现在我们正试图急起直追,但我担心,恐怕为时已晚。"

对也门首都萨那来说或许真的有点为时太晚了:也门的水资源和环境部长埃里亚尼已在也门水源充足的莫卡拉城买了一栋住宅,20年后,他有可能会搬到那里去住。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