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为了伊朗,关注中国

欧盟和美国先后表示将伊朗核武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之后,世界对于这个爆炸性问题向何处去的关注,就转向了国际政治和其中鼎足的各方了,其中,不属于西方阵营的俄国和中国尤其引起人们关注。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于:一旦国际原子能机构通过自己的特别会议决定把问题提交安理会,俄国和中国会如何动作。

default

伊朗总统强硬,中国有些左右为难

本台记者在试图采访中国政治领导层的最重要智囊时发现,几乎所有对伊朗问题有研究的中国政府智囊,都对描述北京政府即将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伊朗问题采取什么态度这个问题上,吞吞吐吐,语焉不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智囊人物指出:目前中国的处境非常尴尬,到底如何动作,很难判断。但北京的尴尬之处到底在哪里,接受采访的这位专家又不愿意具体说明。根据德国汉堡大学和平研究所,德国政府核武问题顾问诺伊戴克教授分析,中国政府在伊朗问题上有着特殊的利益,在这一点上,北京的处境有些接近莫斯科。

诺伊戴克教授说:“从俄国和中国的利益视角出发,两国将继续致力于和伊朗保持稳定关系,因为两国和伊朗都有能源供应上的联系与合同。就是说: 在安理会中,各国未必能够无条件地达成什么一致。但现在坐在谈判桌旁的各个核武国家似乎在一点上是有共识的,那就是伊朗不能获得核武器的占有权。”

诺伊戴克选择了“似乎”这个字眼来描述中俄在伊朗问题上的特殊利益与两国和其他核武大国之间就核不扩散问题上的共同利益,显得非常谨慎。来自北京政治智囊的消息印证了中国也不愿意公开放弃国际认同的核武不扩散原则。但北京在认同一般原则的同时,正在寻找自己特别的外交形象。诺伊戴克教授这样描写北京的意图:

诺伊戴克教授:“很引人注目的是:在纽约举行的核武不扩散会议上,中国试图以第三世界的代表身份出现,为第三世界扮演大国角色。出于这个和其他理由,中国政府也不愿意原则上拒绝伊朗获得进入核技术的权利。相应的,北京政府的态度将会是若即若离,犹豫观望的,也有可能在联合国安理会形成某项表述或要求时,动用自己的否决权。相比之下,俄国则更靠近美国,还不用说俄国与中国在亚洲地区还有着竞争的关系了。”

事实上,中国和俄国的不同还不止于此。德黑兰可以接受与俄国谈判在俄国为伊朗浓缩铀的建议,以此和欧盟斡旋良久。迄今为止,北京在与伊朗关系上,却丝毫没有露出提供具体技术方案,来帮助西方与伊朗摆脱困境的意思。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政治智囊仅仅说:北京之所以如此左右为难,是因为中国不能不考虑自己和美国乃至和欧洲的关系。言下之意,中国乐于见到德黑兰在这个令美国人十分头痛的问题上,继续和例如欧盟这样的国家集团打交道,而不要把中国逼到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明确表示态度的地步。因为那样,中国外交就不得不兑现自己向第三世界作出的承诺。

具体到伊朗核武问题上,诺伊戴克教授指出:“假如真的如此,北京势必会对伊朗采取保护的态度,使用否决权。那样,就不会形成任何安理会的决议。当然,那要看各方切磋的决议具体表述和要求如何,看对伊朗都会提出那些具体的要求。我想第一个相关决议会是要求伊朗澄清的决议,包括澄清未来国际原子能机构在伊朗核武问题上的角色应该是什么。我不认为现在就会形成对伊朗严厉的制裁决议。”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