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足坛体坛

中青队抵达德国,进驻温泉小城

德国当地时间周六晚7点46分,中国国家青年队搭乘的班机晚点一个多小时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拉开了中青队在德国为六月份荷兰世界青年锦标赛备战的序幕。

default

在巴特基辛根训练的中国青年球员

转道韩国仁川的球员已经有近24个小时没有好好睡上一觉,而等待在机场的教练员、和巴特基辛根市政府官员也同样不轻松:先到一天安排住宿的李飞宇从飞机降落起就在出口处跑来跑去的张望,看到红色衣服在取行李处晃动就觉得是中青队的身影;而在等候大厅跟球探奥克斯聊了半天当天的德甲比赛的克劳琛,还是没能放松自己的紧张情绪,居然守在了出口处向出来的空姐们一一用中文问候:“你好!”,当记者提醒他飞机转道韩国,这些亚洲空姐都是不谙中文的韩国人时,老头才恍然大悟.....

中青队几乎是该趟航班最后一批走出来的旅客。北京时间周六早上5点从北京出发,北京时间周日凌晨2点走出法兰克福机场,20多个小时的辛劳使得队员们都显得很疲惫,记者打趣08之星的成员王大雷:“你看上去还比较适应。”王大雷苦笑了一下:“我的眼皮早就在打架了。”而为了备战世界性大赛,中青队的行李明显要比08之星的要多得多,李飞宇在去机场前就计算出来“大概有90到100件行李”,结果球队携带的行李数还是出乎了原先的预料,结果连记者和市长汽车的行李箱也不得不塞满了球队的行李。

再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汽车奔波,球队终于在10点前后抵达了巴特基辛根,球队首先去了项目发起人秦小明的正阳酒楼匆匆的吃了晚餐,然后就赶紧回到下榻的青年旅馆休息去了。本次中青队出征荷兰世青赛的领队、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冯剑明则对记者略微的谈了一下最关注的问题:“能取消的和世青赛无关的活动全部取消,不要搞那么多迎接了。”冯剑明提出第二天就要8点起床,然后吃早饭、理论课,10点半就要开始到德国的第一堂训练课:“离世青赛只有七周,我们的备战时间本来就比韩国他们少得多,不要花费精力在哪些影响备战的事情上了。”同时,已经来巴特基辛根了解过情况的冯剑明还强调了伙食的问题:“这个很重要,马虎不得,没有伙食保障,球员就没有力气去踢比赛。”他还提出了希望每次比赛之前都来正阳酒楼改善一下伙食的希望。

而在晚餐席上,克劳琛则和助理教练魏斯谈起了工作:“现在安特卫普排比乙的第几?”显然克劳琛非常期望董方卓早点来球队参加集训合练:“要是安特卫普早点完全失去升级的希望,那么他们就能早点放董来德国了.......这个事情我们要盯紧,到时候跟曼联还要交涉一下。”

而魏斯在与记者聊天时谈到了自己的一点小小担忧:“这批球员就个人能力来说都是非常出色的,但是凑在一起能不能打出好成绩,就要看这七周训练比赛的成果了。”才把家搬到巴特基辛根的魏斯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两天后的19日,中青队就要开赴图宾根进行他们到德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斯图加特踢球者队的业余队,前中国国家队主帅阿里汉在入主中国队之前,曾在该俱乐部担任体育主管。但是中青队队员普遍对时差还没倒好、整队才集中训练没几次的情况下就要去几百公里外“打客场”有抵触情绪,认为这不利于抵德之后的头等大事:调整时差调整状态。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17.04.2005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WPu
  • 日期 17.04.2005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W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