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美人权研讨会在华府举行

2月1日晚,一场名为"与被压迫的信徒同行"的中美人权研讨会在美国华盛顿的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举行。中美两国的学者、律师和神职人员在一起交流中国宗教活动现状,探讨促进中国宗教自由的途径。

default

研讨会现场

该研讨会由乔治·梅森大学下属的基督徒法律协会和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对华援助协会共同承办。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包括法律学者张大军、维权律师李仁兵和来自浙江乐清的家庭教会牧师郑乐国。另有三名受邀请的维权律师江天勇、李苏滨和张凯在前往华盛顿的途中分别受到中国官方的强行阻拦,未能成行。

美方的发言人包括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塞尔斯(Nathan Sales),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远东政策和项目组副主任菲利普斯博士(Scott Flipse)和来自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资深牧师培腾(Rev. Patrick Payton);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也在研讨会上发言。现场有近100人参与。

“中共对宗教工作的政治领导”

郑乐国牧师在发言中详细分析了中国目前的宗教政策以及家庭教会在这种政策下的生存现状。他将中国的宗教政策概括为"坚持中共对宗教工作的政治领导";他认为,中共坚持政党支配宗教,事实上政党也支配了这个国家的宪法。中共推行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所有官方宗教团体都受其控制,由于一些基督徒不认同加入三自教会,所以家庭教会就产生了。

郑乐国说:"没有加入三自会的信仰团体所面临的问题是恐吓、骚扰、拘留甚至被定义为邪教。如果家庭教会和国外的信仰团体有联系,那么它受打压的程度和可能性都更高。政府对家庭教会的打压方式包括(将其定义为)非法聚会,非法组织,及(将其聚会的宗教场所定义为)非法建筑物。另外是把宗教问题形式化,把宗教问题政治化,还有把法律工具化。"

Konferenz zur Religionsfreiheit in China

与会者

政府不仅拒绝给不加入三自会的教会注册登记,而且阻挠这些教会租用房屋进行聚会。郑牧师举例说,2009年,因没有聚会场所,拥有800多教徒的北京守望教会不得不在一个公园的雪地上聚会。

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公民转型论坛发起人之一张大军从中共的意识形态角度来解读中国没有宗教自由的深层原因。他说,"现在有人说,在中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死,我有保留地同意这种说法。当前中共有意识地将共产主义思想向传统的儒家思想过渡。在中国民间,人们对儒家思想普遍更赞同,因为儒家思想是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中国传统的一部分。中共在全球投巨资大建孔子学院,这是中共推进意识形态转变的举措之一,旨在找到可巩固其执政地位的新的意识形态根基。这样的意识形态转变对中国的宗教自由有深远的影响。中国历代王朝都没有宗教自由,自古中国的皇帝被称为天子,上天的儿子,只有他才能和上帝直接沟通,其他人没有和上帝沟通的特权。各个朝代都设有主管宗教事务的部门,严格将宗教活动控制在许可范畴之内,朝廷会对任何未经批准的宗教运动进行镇压。我觉得中共正在照搬这套封建王朝的模式,目前的中国共产党更应该被称为传统皇权主义者。"

“等待和沉默不能换取自由”

傅希秋牧师通过自身经历让在场的美国师生对中国当前的人权状况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因为在北京组织家庭教会,他和妻子被政府非法关押2个月,在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中国政府将他们释放,但他们最终不得不逃离故国。在详尽描述了中国当前宗教迫害的严峻现实后,他说,"等待和沉默不能换来自由,普通公民、维权律师、访民们必须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他们可能会象高智晟那样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和我,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可以到天安门广场自由地祈祷,而不用担心被中国的公安阻挠甚至是被抓入监狱。"

郑乐国在发言中也强调用行动维权的重要性,"随着公民社会的成长,基督徒对自身宗教权利(意识)的增长也逐步提高。我们现在一般启用基督徒的维权律师起诉当地官员。虽然我们十场官司没有一场赢,但是法律本身有一定作用。我们让一些地方官员进入法律程序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恐惧紧张,诉讼过程中他们会有所收敛。"

参加研讨会的美方代表一致呼吁美国民众和政府更多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用行动支持中国被打压迫害的公民。培腾牧师说,生活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美国人可能很难想象,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必须为自己的信仰自由抗争,并为此受难。美国民众应该多声援中国被迫害的信徒,这样的支持非常容易做到,也不需付出代价,却是对自己信仰的捍卫。

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菲利普斯博士敦促美国政府制定长期稳定的对华人权政策,用行动来促进中国人权进步和宗教自由。他说,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不明朗,不稳定的态度阻碍了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他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Facebook时代的人权外交政策。在Facebook上,一切都是公开的,你上传的照片,不论美丑,都在上面让朋友们看。你在Facebook上的发言事公开的透明的,所有朋友都可以看到。美国现在的人权外交政策,尤其是对中国的人权外交政策,必须是公开的,透明的。中美关系目前处于一个历史性的阶段,美国应该用公开透明的态度来对待中国,我们必须敢于发声,直言我们的原则和期待,必须指出中方若违背这些原则将面临怎样的后果。"

作者:悠然(华盛顿)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