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高法副院长拒绝"三权分立"式司法独立

3月9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做客人民网时表示:西方"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国情。法院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有政治、法学学者相继指出,中国当前制度下根本没有司法独立,沈德咏此番言论,只是一个文字游戏。

default

3月3日,姜瑜答记者问:"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据中国官方媒体人民网消息,3月9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人民网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期间有网友提问:"中国为什么不能实行西方"三权分立"式的司法独立?"

沈德咏坚称:"西方"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国情,从中国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在中国,人民法院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在人大监督下,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绝不能简单套用、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能搞"三权分立"式的司法独立。"

吊诡的是,在人民网及中国各大门户网站转载这个新闻的同时,开放了评论平台,仅以中国门户网站网易为例,评论跟帖达一万余条,但德国之声记者注意到,评论大多为"强烈支持中国共产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当今世界潮流"等,而在中国自由派活跃的网站"凯迪网"上,此新闻连同评论皆被删除。在新浪微博上,中国公众转发这条新闻的同时,大多附加评论:"这是陈词滥调"、"中国当前制度下,司法独立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等,但这些言论皆短暂呈现后遭新浪微博管理员删除。

这是执政党一直在做的文字游戏

日前就沈德咏的这番言论,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政治学者刘军宁。他表示已经在新浪微博上看到多名网友在转发此消息:"象中国高法副院长这番言论是有特定定义的,就象说中国要坚持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一样,不搞西方民主,我觉得他们的定义是无效的,不能以他们过去制定的制度来否定未来更先进的民主制度的必要性和合法性。"

行政干预司法一直是中国司法中最严重的问题,对于德国之声记者提出的中国司法在现有制度下能不能做到司法独立,刘军宁认为:"如果没有西方的独立的司法制度,肯定不能保证西方式的司法独立。如果他有中国社会社会义特色的'司法独立',那他们可能保证的是中国的'司法独立'吧,听起来象文字游戏一样,他们也一直在做这样的文字游戏。"

只有分权,才能确保司法独立和正义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对德国之声表示:"我看关键是追求什么目的,如果目的是建立一个民主、宪政的政体的话,无论从理论上讲、还是从经验上讲,分权是限制权力的有效手段,或者说迄今为止最有效的限制权力的手段就是分权,如果说抵制分权,就意味着要建立一个极权体制,极权体制就是专制的另一个说法而已,如果没有分权,没有三权分立的话,就没有办法限制权力,就不可能有司法独立,就不可能建立宪政政体。"

王建勋认为,改变中国司法不独立现状的办法就是分权:"改变这种现状必须分权,限制政府的权力,限制政府的权力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分权,这就是很多民主法制国家正在进行的'三权分立',只有建立分权宪政架构,才有可能确保司法独立,才有可能确保司法独立或正义。"

对于中国司法界官员近年不断出现的"将党的领导话在第一位,置司法于其下"的言行,王建勋说沈德咏并不是司法界公开发表这种言论的第一人:"作为一个中国最高法院的领导人,他这种表态本身就意味着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因为你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那《宪法》和法律地位是怎样的?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象前几天司法领域的一些领导人提出三个至上一样,'党的领导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三个至上中,到底谁至上?所以他的言论是与司法独立格格不入的,司法独立意味着法官只能宪法和法律负责,或是只对法律和正义负责,不对任何一个政党的党章或是领导人负责,假如是对后一种负责,势必会发生与宪法和法律之间的冲突,那法官该如何裁判案件。不以法律和正义为原则,就不可能有司法独立和正义。"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