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房价和高物价料引发社会动荡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2.201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高房价和高物价料引发社会动荡

中国国家统计局日前发表数据显示,今年一月份中国消费指数同比增长4.9%。这是中国消费指数继去年底超过4%后再创新高。在每年例行的"两会"即将来临之际,物价和房价给中国社会造成的困扰,以及由此而引发的中国社会前所未有的潜在不安和动荡,值得密切关注。

default

中国房价上涨速度同样令人目眩

高房价拉大贫富差距

近年中国的房价一路攀升,在相当长程度上已经引起中国社会广泛的不安。如果说十年前大陆房价只是香港的十分之一,那么近年以毗邻香港的深圳为例,当地的房价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向香港靠拢。北京、深圳、上海的中等地段的住房,其每平方米的价格已由十年前的三、四千元人民币上升到三、四万元人民币;有些地段的最高价格甚至已经突破十五万元人民币。与此同时,大陆普通工薪阶层的收入在过去十年间却没有呈十倍乃至二十倍的增长。

中国大陆房价的飞速上升,迅速拉大了城市内的贫富差距,而且从长远看势必形成食利一族和被迫租房的一族;而与欧美情况不同,中国文化的传统是"居者有其屋"。在少数人靠买卖房屋迅速致富,而大部分人则无法实现其拥有物业的梦想时,一个本来属于经济领域的问题便会迅速转化为社会乃至政治问题。

北京高层显然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当2009年整年中国房价飞涨之后,2010年北京先后出台了"国十条"等抑制房价的措施,但2010年全年中国房价上涨速度虽有减缓,但却依然呈上升趋势。到了去年下半年,中国大陆各地忽然又出现物价上涨的现象,而且无论是上涨程度速度还是幅度都令人吃惊。房价加上物价,令中国大陆的城市居民雪上加霜,叫苦不迭。

中产阶级受到严重挤压

今天的中国,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出现了诸如三农问题、农民工问题、暴力拆迁、工人维权和贫富不均等难题,各地层出不穷的暴力拆迁、维权和工人罢工已经让人看到欧洲资本主义早期的革命火种。但城市房价和物价的飞涨,则使城市居民生活变得负担日益沉重,尤其使中产阶层不堪重负。

有学者曾用橄榄形结构来形容一个健康的社会形态,即富人和穷人两头较小,而中产阶层则较为强壮;然后今天出现的现象则似乎是一个哑铃型,即两头大,中间小,贫富两头人数都很多,而原本支撑社会发展的中产阶层则受到严重挤压;与此同时,中产阶层因利益多元化而产生的利益表达诉求不断受到打压,媒体氛围这一、两年明显紧绷。凡此种种,都让人感到今天的中国在经济模式出现偏差之余,其后果正在向社会领域蔓延。

政府与民争利,治标不治本

北京高层继去年一年抑制房价未果之后,今年又继续出台限购令和银行高利率等措施,试图打击房地产市场的炒作行为。在地方层面,重庆和上海也先后宣布将征收房产税。然而,这些措施似乎都将焦点放在房地产供需关系的需方,而忽视了来自上游供方的问题,那就是土地价格昂贵,而土地价格的昂贵则又来自许多地方政府靠卖地得以维持的"土地财政"。自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地方税务收入大部分流向了中央政府,而地方政府相当程度上只能依靠卖地来获得主要财政收入,其间又催生了许多官商勾结的行径。这是中国房价高居不下的根本原因。

然而,中国迄今的抑制房价之举均集中在对下游需方的限制,而高房价的真正祸首 - 政府土地财政,则在此轮抑制房价风潮中毫无触及。更主要的是,房产税和高利率对打击炒家的作用有限,而真正打击的则是老老实实买房的中产阶层;至于限购令虽能抑制炒风,但从长远看则无疑与市场经济的原则背道而驰。

今天的中国,国富民穷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政府与民争利也已司空见惯,房价高居不下只是一个缩影。高房价和高物价已经令城市中产阶层不堪重负。然而,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出台的抑制房价之举,舍本求末之余让人隐约感到,一个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

特约撰稿人:李崇光 (在香港的中国问题分析员)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