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音乐界想洗牌没牌桌

近几年一直低迷不振的中国流行音乐界突然闹腾得挺欢:A8电媒音乐从横空出世到香港成功上市、雅虎赔钱摆平音乐版权争议、谷歌投巨资联手中国领先的正版音乐网站巨鲸共推免费MP3搜索,这一切让此前业界一直在热烈讨论之中的“中国流行音乐是否已经死掉、国内唱片业是否需要洗牌”这些话题来了180度大逆转。德国之声记者就中国流行音乐现下的诸多热门话题专访了“中国音乐流行榜”的总制片、总监制、中国资深音乐人张秦先生。

default

德国之声:为什么偌大一个中国流行音乐市场却找不出来一个像电影业的华谊兄弟、保利博纳,电视业的CCTV、湖南卫视那样的巨头呢?

张秦:没有巨头的原因,是因为市场大环境不好,单靠音乐,唱片公司无法养活自己,所以现在很多唱片公司不得不分心去做别的相关业务。比如加入到影视投资、拍摄制作的行当,如飞乐唱片,日前就投资电视剧《三国》。从另一个方面我们来看,影视市场的规范性和成熟性都比音乐这个市场好,最起码保险系数大。我们再回到音乐的市场中来看规范,我们都清楚的知道用图片是要付钱的,用影像资料是要付钱的,而几乎没人会因为使用了你的音乐而向你付费,这就是最关键的问题所在。我国的音乐产业急待出台相关的法规政策,对这个产业加以规范和保护。什么时候音乐能真正形成商品了,什么时候就解放了。约翰列侬的遗孀大野洋子到现在还在每年收取列侬作品的版权费,但是在中国你能想象一个音乐人去世都那么久了,他的亲人还能收到他的作品带来的收益么?像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就得需要法律、制度上的支持了,别无他法。

Der chinesischen Musiker Zhang Qin Quelle: DW-World chinesisch

张秦

德国之声:您一直在说国内唱片业需要洗牌了,那您认为会怎么洗?

张秦:洗牌是必然的,不过这么多年,我记得从2000年开始就有音乐人在喊“洗牌”了,但是政策没有,产品线没有,到现在还是这么一个局面,就好像打麻将却没有桌子,缺乏这样一个平台,你怎么去“洗牌”?在哪“洗牌”?归根到底,我觉得还是要有国家层面上的相关法规政策出台,不要什么“条例”,最好是一部法律,这样就可以对行业进行规范和保护,有法可依。

我们接着谈互联网和电信的增值业务,我从不否认网络和电信增值业务是个很好的媒介和传播方式,它的出现整合了新的音乐媒体平台,提供互动、彩信、彩铃、WAP、IVR及互联网的全方位音乐服务,也由此产生过巨大的价值。而我要说的是实际其中的利润并没有多少落到音乐创作人的头上,使得这一部分人在长时间的拉锯后终究要瘫痪,他们的价值得不到保障,当然他们同样也没有退路,坚持是需要看到希望的,没有希望最终只有自我毁灭,不公平的发展最后的结果只有停滞或崩溃。再次呼吁保护创作者的利益,没有他们,我们就没有音乐。

德国之声:欧美音乐界已经走出了传统的盈利模式,中国是否要借鉴学习国外唱片业的模式?

张秦:在我看来,国外有一套很好的管理系统,这是他们维持自己盈利模式的根本。不过对于国内唱片业来说,还是由于国家缺乏相应的法规,这种借鉴还无法上升到同一尺度。具体点来说,国外出来一款新的播放设备,国内很快就会跟风出现同类的产品,从硬件看我们可以说借鉴的很不错;但是国外基于互联网的信用制度非常的完善,软体上他们可以实行收费,也可以实现收费,可在中国目前没有这样的软体规范或者说条件,你说我们怎么去借鉴呢?所以我说:可借鉴的东西其实不多,谈到具体可供借鉴的盈利模式更是没有。

还是那句老话,从根本上来说,要解决这个困境,还是要依靠国家的相关法律出台。光靠音乐界的从业者每年开几场研讨会,喊几嗓子开几炮,连隔靴挠痒的作用都起不到。没有国家相关法律的引导,最终还是无头苍蝇。总之我认为:亡羊补牢,为之不晚。

德国之声:大家现在都在谈论数字音乐,传统唱片真的正在走向末路吗?

张秦:音乐本身并没有走向末路,只是以前承载音乐的那个硬件设备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罢了。随身CD播放机出来后,我们丢弃了原来笨重的收录机和使用起来很不方便也不易保存的卡带;现在更小巧便携的MP3出来后,自然CD播放机和传统的CD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周杰伦那么火,传统的CD唱片他现在也就卖10来万张,更多的人听他的歌都是通过网络下载。众所周知现在连盗版的人都不去做CD光盘了,因为没有钱可以赚。此外唱片店也越来越少了,数字音乐肯定是一个大趋势,因为硬体的变革,所以软体也自然会跟着变化。

德国之声:如果做一个展望的话,良性发展的中国唱片业,您希望是什么样的呢?

张秦:我认为良性发展的中国唱片业,首先必须要有完整的并且被市场接受的产品线和良性的规范。说到底,就是要建立一个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使得在这个产业链的每一块都可以拿到自己的应得利益,用一句中国的古话说,就是“各司其职,各谋其利”。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