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非政府组织在逆境中壮大

中国非政府组织的数目不断增加,目前正式注册的非政府组织就有43万个。而据估计,没有正式注册的有两三百万。在中国并非所有非政府组织都能够或者愿意注册。原因是中国政府对这种公民行为持怀疑态度。

default

在北京的维族居民

一群孩子在土堆上玩儿。一位年轻妇女在餐馆前整理蔬菜。在北京大兴区生活着近200家维吾尔族家庭。维吾尔族是土耳其族的一个分支,因此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土耳其人有相似之处。

几年前,这些来自新疆的维族家庭在这里安了家,希望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但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几乎没有人能够在以汉族人为主的北京站稳脚跟,没有人得到一份象样的工作。这些维族人中的许多人染上毒瘾,一半人携带艾滋病毒。

China Aids-Aktivist Tian Xi

“爱知行”工作人员田喜被官方“故意损坏财务”的罪名拘捕


“爱知行”关心艾滋病患者

15年前成立的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它将重点放在同性恋和吸毒者上面。它的工作人员每周一次到大兴这个维族人居民区来发放避孕套和预防艾滋病的手册。一位维族妇女告知: "许多妇女到我这里来,担心患上艾滋病。她们根本不知道如何预防这种疾病。"

这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有一个熟食摊。她每次都从爱知行的工作人员那里拿走一些避孕套和宣传手册放在她的熟食摊上。

爱知行给人们解释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并告诉他们,与艾滋病毒携带者一起工作丝毫没有被传染的危险。在中国,用人单位常常拒绝录用艾滋病毒携带者。但这违反中国的现行法律。爱知行经常为这些人打官司。

“益仁平”为乙肝患者争权益

益仁平中心也是一个反对歧视弱势群体的公益组织。该组织在北京的办公室人来人往,电话铃声也不绝于耳。律师和受害人坐在破旧的沙发上,谈论着打官司的策略。益仁平中心主要关心乙肝患者的权益。这也是一个受到歧视的群体。该中心试图用法庭判决的方式逼迫政府出台保障这一群体利益的相关法律。中心创办人陆军讲述道: "我们有自己的法律诉讼策略:我们不告中央政府,而告地方政府。这样,中央政府便能够比较容易接受法院的判决,并修改法律。以前我们经常状告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常常不理睬判决结果,因为他们不想丢面子。"

由于象爱知行及益仁平这样的组织唤醒了人们的法律意识,便成为政府的眼中钉。他们的工作人员常受到警察的监视,活动也常被禁止。而美国人怀腾黑德(Douglas whitenhead)的全球环境研究所的待遇要好得多。该研究所是一个正式注册的非政府组织,重点在中国的环保项目上。这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表示,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都对该研究所的环保鉴定书感兴趣: "中国政府认识到,必须关心气候及物种的保护。我们常常跟中央政府合作,找出支持及实现环保项目的途径。"

环保及扶贫领域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一般都受到礼遇,但为个人争取权利的组织遇到的麻烦就多一些。尽管中国政府仍旧能够恐吓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但却不再能阻止他们的工作了。

作者:Silke Ballweg 编译:王雪丁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