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选秀:快乐比超级重要

上周六晚,德国找到了自己的“超级明星”。26岁的马克•迈德洛克(Mark Medlock)脱颖而出,获得了78%的电话选票。这位阴郁另类的男同性恋在成就自己的明星梦之前一度处于失业状态,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似乎都与歌声昂扬、外形阳光的中国版的“快乐男声”相距甚远。

default

德国超男

选秀塞车

全球化经济时代,影视娱乐节目也染上了“全球化”色彩。美国有“美国偶像”,德国有“超级明星”。一贯以锐意创新而见长的湖南卫视自然也不甘落后,相继推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超级女声”和“快乐男声”,力争将这场庶民狂欢进行到底。

2005年,“超级女声”影响力席卷中国,总决赛更是创下4亿观众规模、平均收视率赶超“春晚”、单场手机短信收入逾1500万元的数项纪录。此后, “真人秀” 节目 在中国电视台遍地开花,从超级女声到好男儿,从我型我秀到绝对唱响,从舞林大会到名声大震,从非常有戏到名师高徒,从梦想中国到快乐男声……轮翻轰炸荧屏,忘情酣战,出现了选秀塞车,甚至“三国演义”、 “四国大战”的局面。

娱乐整顿

今年1月,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局长王太华在全国广播影视局长会议上表示,广电系统将净化荧屏视频、坚决抵制低俗之风。他在发言中指出,目前部分广播影视节目还存在低俗之风,选秀节目过多、过乱,部分选秀节目细节低俗。为此,今年广电系统将重点加强对法制类、娱乐类,特别是选秀类节目的管理,将限制此类节目数量,提高质量,有度有节。

由此一来 ,众所瞩目的“超级男声”遭遇难产,姗姗来迟的广电总局批文勒令湖南电视台将其改名为“快乐男声”,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保持健康、昂扬、欢乐的气氛。并尽可能不出现落选歌手泪流满面、亲友抱头痛哭、歌迷狂热呼叫等场面和镜头。

批复还要求,参赛选手年龄必须在18周岁以上,参赛选手的台风、语言、发型、饰品、服装要符合大众审美观念,不能低级媚俗,不能追求怪异、另类。评委点评要实事求是、平等善意,不搞不切实际的吹捧,不搞令参赛选手难堪的责难挖苦,不以非理性的褒贬来取代知识性的引导,不能把评委岗位作为自我表现、包装炒作、借机成名的舞台。

China findet sein Super Girl bei TV-Show Li Yuchun

超女李宇春

谁是受益人?

风起云涌的选秀活动选出了一些平民明星,使一夜成名成为一种可能。中国文艺评论家、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认为,“选秀运动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扩张了个人的明星梦想,为少数人从底层直升成功的顶层,提供了某种低成本的高速通道,也导致了大众对成功道路的误判。个人成功的方式和途径是无限的,完全没有必要所有人都挤死在同一条道路上。”

也有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在如今这个喧闹的时代,选秀提供的娱乐模式,其实就是商人、电视台、媒体和大众之间一个默契的游戏而已。有社会学者表示,选秀活动实质上并非如媒体宣传的那样,给平民提供了成名的平台,它的本质仅仅是商业炒作而已。通过选秀而成为明星的,究竟能有几人?一场规模宏大的选秀活动结束之后,最大的受益者无非是经纪公司、电信公司、举办活动的媒体平台。热衷投身其中的百姓为其买单,浪费大把的时间与金钱,“每一个选秀选手的背后,都有一个负债累累的家。”

洋“不”为中用

根据广电总局的批示,电视台应该将平民选秀引导到一条正途上去,体现阳光,倡导健康,拔掉“舶来品”身上不符合传统意识形态的荆棘,而非复制“超级女声” 日进斗金的神话。

另外,选秀类节目还处在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包括赛制、评委、制度建设都存在有待改进的地方。长远来看,“抄袭”国外的节目将令国内的选秀节目继续问题丛生。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正荣就认为,国内对电视模板的研发能力较弱,很多电视台采取了模仿海外成功节目模板的方法来制作节目。“目前电视内容的同质化只是中国电视发展的必经阶段,通过对海外电视节目的学习,可以缩短与国际电视产业的差距。但从长远来看,抄袭将毁坏这个产业,只有推进原创才能保证其可持续发展。这一点电视产业和其他产业的发展是一致的,都要从‘中国制造’过渡到‘中国创造’。”

DW.COM

  • 日期 07.05.2007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PPC
  • 日期 07.05.2007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P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