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诗人廖亦武在柏林

7月初,中国诗人廖亦武逃亡到了柏林。他撰写的有关中国社会底层民众生活的书籍,在他的国家被禁止发表。他本人曾被关押过多年。本台记者Mathias Bölinger 在柏林采访了这名中国诗人。

default

中国诗人廖亦武

新书发表

夜晚的光亮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进柏林西部郊外的一所别墅中,并折射出廖亦武光秃秃的脑袋。自从进了监狱后他就没有再洗过头发。现在他的光头反到成了一个明显的形象标记。

廖亦武身穿一件黑色的中国衬衫坐在桌旁。自从他7月初来到德国后,这是第一次在一位女友的家中落脚。他的新书《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中文版书名《证词》)的德文版刚刚出版。他说,这本书的发表是他逃亡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出版社曾经多次推迟发表日期,原因是,中国当局以关押他作为威胁。而他现在终于摆脱了中国当局的控制。

"这应该是我最重要的一本书。因为在这之前我是一个诗人。这本书记录了我坐牢的一段经历。坐牢我整个人就被改造了。从一个诗人变成了一个历史的见证者,一个记忆的工作者。这本书后面的所有著作,从1989年我坐牢,坐牢之后的所有著作,包括你们看到的《坐台小姐和农民皇帝》都是以这本书作为源头的。"

80年代时廖亦武还是一名前卫诗人。他说,他获得过20多个国家颁发的诗歌大奖。说话时他爽朗地大笑起来。中国国家文化部门竟然向他颁发过奖状,这个事让他感到非常荒谬。廖亦武的作品如今在中国被禁。中国有关部门多年同廖亦武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不是廖亦武的出国申请被拒,就是他被软禁,再不就是人被警方关押起来。


1989年后走上异议人士道路

廖亦武走上异议人士的道路要追溯到1989年。在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发生前夜,他曾写过一首题为"大屠杀"的诗歌。就因为如此,他被劳改了4年。这段时间的经历他在《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的书中作了描述。他讲述了犯人之间灭绝人性的一些事情,讲述了劳改期间接受审讯时遭受暴力的情景,以及监狱看管粗暴野蛮的行为。

廖亦武在德国出名是因为发表了《坐台小姐和农民皇帝》这本书。在书中,他描述了同中国社会下层民众的接触,描述了他在被关押期间以及获释后结识的一些人。当然那时他本人也已经成为了处在中国社会边缘的人。

"我已经不是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在采访他。我是比我写的这些人还要低的人。我离婚离了两次,被搜查过很多次,还坐过监狱。这在一般老百姓看起来,某种程度上比他们还要低一点。所以他们觉得和我说没什么关系。"

不再写诗歌

廖亦武现在已经不再写什么诗歌了。他成了中国社会下层民众生活经历的编年史作者。他用手中的笔,记录下中国现代化时代中一些失败者的生活。他所描述的中国是个充满了野蛮和贫困的国家。他采访的对象是人贩子,妓女,盗墓人以及60年代各种政治运动的受迫害者。他说,到中国的西方人以及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看到的中国不过是表面现象。真正的中国就像他自己书中所描绘的那样是个道德堕落的,肮脏不堪的国家。他补充说:

"这就是中国吸引我的地方。它有很多故事。虽然它是个最大的垃圾城,但是它有最多的故事。我到德国这边来,看到什么都比中国干净,地呀,天空呀。但是德国没有中国那么多的故事。虽然人在那边,人在垃圾城里面觉得不舒服,但是我的职业就是这个,就是找故事的这么一个人。"

廖亦武说,今后几个月他的日程已经被各种采访和朗读会排得满满的。德国之后他还将前往美国,澳大利亚和台湾访问。对于这之后的日子怎么安排这个问题,他说,他并不感到焦虑。在他的电脑中还储存着另外三本书的素材。

作者:Mathias Bölinger 编译:敏芬

责编:任琛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