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计划将伊朗纳入“新丝绸之路”

伊朗是中国在中东最亲密的一个合作伙伴。如今随着伊朗受到的经济制裁即将被放松,中国计划将其纳入新丝路计划中。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官方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报道,在国际社会决定放松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后,中国铁路当局计划建设一条连接西北地区经中亚至西亚的高速铁路,供乘客运输和货物运输。

报道称,这项3200公里铁路建设计划是由中国铁路总公司(CRC)上月提出。铁路将起始于新疆省首都乌鲁木齐,途经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吉尔吉斯斯坦的比什凯克、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和萨马尔罕,以及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最终到达伊朗首都德黑兰。

中国铁路总公司总工程师何华武表示,中亚国家现有铁路网络大部分是从东南部运行至西北部直至莫斯科,东北、西南路线将是一个重要的补充,更至关重要的是,它将使得这些地区宽轨距铁路系统与中国的标准轨距系统相兼容。中亚地区所采用的是1.52米轨距,与中国1.435轨距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规矩标准不同。

何华武指出,采用共同标准的单一轨道路线将节省火车在边境等待换柜的时间。他还透露,未来集装箱列车和客运列车可以运行在同一条线路上,客运列车的速度为每小时250-300公里,而集装箱列车的速度则为每小时120公里。

Infografik Geplante Seidenstraßen-Zugverbindung Asien Englisch

中亚国家现有铁路网络大部分是从东南部运行至西北部直至莫斯科,东北、西南路线将是一个重要的补充

一带一路

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提案只是中国一系列计划中的一部分。通过投资道路、铁路、机场及管线等基础设施项目,中国有意在欧亚地区扩展经济连通性和政治影响力。

IHS分析公司亚太区首席经济师比斯瓦斯(Rajiv Biswas)指出:"在中国致力将低成本生产经济转型之际,对中国而言,在其它国家建设高速铁路充满战略吸引力。"

此类的项目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中的一部分。所谓的"一带一路"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旨在推动中国、中亚、西南亚、东南亚以及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连接。

虽然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计划尚未获得北京采纳,但这份计划被提交的时间点,正好是国际社会决定放松对伊朗经济制裁之际。伊朗的经济制裁预计将在2016年被暂停。

比斯瓦斯分析:"伊朗是全球最大的新型经济体之一,同时也是中东的经济重心。两国若强化经济和物流联系,将能提升中国对伊朗的地缘影响力。"

"从能源安全的角度来看,伊朗未来将成为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长期供应者,在中国未来的能源安全中将扮演要角。"

Erdölraffinerie Iran

对伊朗的经济制裁预计将于2016年被放松

不仅关乎能源

从更近期的角度看,伊朗对华石油出口的收入中,一个为数不小的部分被存放于中国的银行中。"虽然放松了制裁,但这些存款中的一大部分-或许是数百亿美元的金额-将不会被汇回伊朗。相反的,这笔钱将留在中国,支付伊朗在华的采购费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国际事务教授莱弗里特(Flynt Leverett)点出了中国-伊朗关系中的另一个重点。

莱弗里特指出,中国不仅成为伊朗近年来最重要的国际经济伙伴,甚至取代美国,成为德黑兰战略考量中的强大势力。

北京视伊朗为中东的历史古国以及文化大国,两国的关系因此不断深化,包括在军售及战略合作上都有密切联系。

喜忧参半的发展

但双边关系最大的挑战应是对核子协议的分歧。北京与德黑兰的政治和安全联系得益于伊朗长期以来与美国的敌对关系,以及伊朗近年来与欧洲的紧张对立。但随着制裁的放松,西方企业或将进入过去中国在伊朗受孤立时期抢得先机的领域。部分人担心,中国的地位可能被动摇。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研究员斯莫尔(Andrew Small)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渴望在伊朗开放时扩大对该国的投资。但伊朗将会谨慎选择合作伙伴,包括能源领域。在该领域中,技术更为先进的西方能源巨头经常是更讨喜的合作伙伴。"

莱弗里特也抱持相同看法。"放松经济制裁将使伊朗进一步向中国开放,同时为中国带来更多寻求与伊朗做生意的国际竞争对手。"他指出,这正是中国与伊朗未来几年很可能无法发展出"特殊关系"的原因。

重大难关

USA Xi Jinping und Hassan Rohani in New York

中国视伊朗为重要战略伙伴

建设铁路的提案还有几个重大的难关必须克服。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指出,北京首先需要展现出对建设铁路的浓厚兴趣。此外,提案中的铁路系统尚未经过商用测试。他表示,与铁道的长度、建设和运营成本相比,未来使用此运输的乘客数量可能低于标准。

此外还存在安全顾虑。许桢指出:"单线铁路可轻易成为极端分子或武装分子的目标。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是否拥有足够武装力量和决心,以武力保护铁路安全。"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 的研究员鲁德华(Moritz Rudolf)也表示质疑。"要实践这个项目非常困难,尤其是它横跨许多不稳定的中亚国家,如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此外,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也相当紧张。"

而项目是否能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能获得多少高层人士的支持。莱弗里特表示:"如果习近平主席在不久的将来利能亲自前往伊朗,并且将高速铁路作为出访的重点,这个项目很快就能加速运作。没有如此高层级的关注,肯定无法持续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