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计划取消死囚器官移植

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有数千人。而中国也是全球唯一一个在移植手术中系统化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多年来这种做法受到人权团体的严厉谴责。而今中国当局宣布将摆脱这种依赖。不过这个将来到底是何时,人们依旧不得而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广州的一家芭蕾舞学校,42岁的赵磊梦(音)正在教课。七年前他被查出患有肝癌。通过器官移植,他获得新生,重新返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接受采访时他表示:“非常幸运的,很快就得到了捐献的肝脏。把我从那种痛苦解救出来了。”

供求悬殊

不幸中的万幸,赵磊梦的确应该感到很庆幸。中国每年约有3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可是因为缺少志愿捐赠者,移植器官严重短缺,能够得到移植器官的人还不到3%。

超过一半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囚

。深圳器官分配与共享中心主任王海波表示,虽然中国当局宣布要

取消这种充满争议的做法

,不过还没有出台具体的实施时间:“问题是,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解决捐献器官缺少的问题。我希望明天就可以停止这种做法。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去给一个时间表。”

Symbolbild Transplantation Organspende-Kontrolle

中国器官移植的等待者和器官捐献者数量差距悬殊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虑王海波才答应了采访的请求,因为和死刑挂钩,器官捐献在中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王海波负责建立一个类似于欧洲移植组织的器官登记和分配制度。他强调,这是走向更为透明的重要一步:“自从去年9月以来,每一例捐献的器官必须要通过我们的系统分配,禁止系统外分配。”

吸引捐献者

同时,中国当局掀起大规模

器官捐献动员活动

,比如在新建的网站上,人们可以自愿登记。不过民众的积极性不大:4年前开始的一项实验项目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各地只吸引了大约1600个器官捐赠者。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遗体应毫发无损、保持完整。因此,近170家有资格进行器官移植的医院仍然依赖于犯人的器官。尽管如此,王海波还是看到了积极的进步:“去年11月,因为(死囚器官)存有争议,有38个医院自发停止使用传统意义上的死囚器官。这是向前迈进的一大步。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整个国家就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王海波没有说明到底有多少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不过从执行死刑的数量就可以得出估计数字——可是这个信息是中国的国家机密。有人权组织估计,每年中国处决的死刑犯在4000人左右。据当局称,人们事先会向死刑犯询问是否同意捐献器官,但是这种说法并不能得到证实。

Organhandel China Todesstrafe

中国是世界上执行死刑数量最大的国家

在芭蕾学校教课之余,赵磊梦也积极参加吸引自愿捐献者的宣传工作。他与妻子一道参与了旨在打消公共质疑性的电视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不过自己的新肝脏来自哪里,这位舞者至今不得而知,他表示:“我个人来说,虽然我很感谢他让我新生,但不想知道谁是捐献者。如果一位死刑犯自愿捐献我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这个器官并不是自愿来的,这个我根本不愿去想……”

中国政府承诺,新的捐献器官网络会保持公开、透明、公平。然而还没有足够的迹象能表明,中国很快就会摆脱对死囚器官的依赖。




作者:ARD 编译:文木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