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中国藏区有一个白汉洛天主教堂

白汉洛教堂的大门一开,迎面人们看到的是教宗方济各的画像。也许你会说在中国藏区看到这种情景感到有些费解。

China Religion Christen in Tibet

西藏基督徒

(德国之声中文网)没有公路通往这个喜玛拉雅山区叫作白汉洛(Baihanluo)的村庄,去那里只能徒步或者骑马。但19世纪末,法国传教士正是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建起教堂,不过顶部却是大屋顶式的中国建筑风格。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后,清政府被迫打开国门,不久后,当时的天主教教宗国瑞十六世( Pope Gregory XVI)将西藏划归给海外使命团巴黎分部管辖。那是一个冬季大雪封山的地方。顺着河谷,一路上山,传教士在那仍然政教合一的地方开始了"迷失的使命"。

这样的行为在那时会引发血腥搏斗,一方是捍卫基督的天主教徒, 另一方是同侵略佛教领地拚死抗争的喇嘛僧侣。

《被遗忘的西藏人》(The Forgotten Peoples of Tibet)一书作者德斯里策维奇(Constantin de Slizewicz)说,"中国西部,怒江在民间被称作死亡之谷。男人要出行的话,先卖掉老婆,因为不知道能否安然返乡。"1949年中共打赢内战建立政权,外国传教士先都以"帝国主义间谍"罪名而遭受关押或虐待,然后被驱逐出境。

斯里策维奇对法新社说, 教堂关闭了,或者被改建成了学校、仓库等。基督教徒会因为保留宗教物件而被逮捕,其中在教会担任重要角色的人受到起诉,有的还被送去接受"再教育"。 尽管如此,天主教没有在当地消失,它给农牧民带来长久的寄托。

"西藏人对上帝极度忠诚,他们将生命的全部献给了信仰。西藏天主教徒中后来改信宗教的人不到一半。"近50年里,他们没有神父,没有宗教仪式,但他们没有忘记上帝的教诲。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又带来另一场毁灭性的破坏。

今天的宗教气氛略有宽松,被人们称作神父弗朗西斯的 39岁的神父韩生(音)说,中国西藏境内生活着10000多名天主教徒,他们大多生活在贡山地区, 白汉洛教堂也属于那个地区。他们都受到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管理和监督。 而同时中国还存在着"地下天主教会",他们不接受国家管理,只认同并效忠梵蒂冈教宗。

Papst hält Messe zum 100. Jahrestag des Massenmords an Armeniern

梵蒂冈

连教宗也不想得罪中国

西藏人绝大部分信仰属于佛教的喇嘛教。自2009年以来已有130多名藏人因抗议中国对西藏的统治而自焚,其中大部分人死亡。 今年4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指出达赖喇嘛提出的所谓"中间道路"实质是分裂中国;"图谋建立排斥其他民族的纯而又纯的'大藏区',是典型的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表现。"

去年12月,教宗方济各没有会晤当时正在罗马访问的达赖喇嘛,很明显梵蒂冈尽量避免激怒北京。

而神父弗朗西斯在这个问题上也同官方立场态度一致,他说,"说到达赖喇嘛,我们真诚地把他看成是宗教领袖,但我们不希望他搞分裂活动。"

神父弗朗西斯没有在天主教和佛教或者天主教同共产党之间搞竞赛活动,而是希望能够恢复传教士的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