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草根艾滋救助机构处境艰难

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普遍可及和人权",然而,在中国,一个长期致力于艾滋病患者权益和救助的草根机构却在"世界艾滋病日"到来前不久宣布停业。

default

中国安徽的艾滋孤儿

11月26日,中国艾滋病救助活动人士曾金燕在博客上写道:"昨天接受国税询问,情况不太好,想不到今年以这样的方式迎接世界艾滋病日2009-2010的主题(Universal Access & Human Rights)。中国特色的口号应该是:查税,为艾滋病家庭的关怀和救助纳税。"

就在此前两周,曾金燕宣布,她2004年以来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爱源信息咨询中心停业。在世界艾滋病日当天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金燕说:

"爱源本来就是一个艾滋病关怀和救助机构,它的生存是很艰难的,结果国税,地税又轮番稽查,想把爱源代收代付的儿童生活款和助学费认定为收入,让我们缴税,我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去年公盟因为被国税地税稽查,被罚款142万,而且法人代表和出纳都被抓了,这个事情是个前车之鉴,让我很警惕。目前这种情况下,因此我们采取了这种应对方法,但是,国税、地税的稽查还没有结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法律咨询机构公盟2009年被国、地两局处以高额罚款,法人代表许志永被抓的事件被视为中国政府打压民间维权运动的标志性案件。直到今年8月,北京公安局才撤销了公盟涉嫌偷税一案,并取消对许志永的取保候审。

爱源信息咨询中心的主要关注对象是农村的艾滋病患者和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其中大部分是孤儿。曾金燕不希望爱源成为公盟第二,但她希望支持爱源的志愿者们能够继续他们的工作。她说:

"爱源作为一个机构承受的压力很大,经不起任何经济损失,但是爱源的很多工作都是靠志愿者完成的,所以只要有志愿者在,虽然没有这个法律注册的机构,他们的很多工作还是可以继续进行。"

曾金燕表示,爱源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人民币,机构平均年流水资金不到20万元,和中国的其它草根机构一样,爱源的法律地位也是工商注册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她说:"要知道,在中国,草根NGO和社会救助团体生存空间非常小。而且中国草根NGO没有公募的机制,不允许公募,又有外汇管制,所以在钱的问题上是很困难的。"

而资金问题还不是爱源这样的草根机构所面临的唯一难题。一旦艾滋病草根救助机构投入艾滋病患者的维权工作,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从政策上讲,中国比起01,02,03年是有很大的进步,但一个难题就是,社会公正不能实现。当年很多人是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尤其是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他们如果想进行司法诉讼,得不到任何立案,得不到一个说法,更得不到赔偿。 这么大群的人,他需要实现社会正义,从司法救助也好,从国家赔偿也好,应该给一个明确的说法,但现在却没有。当年的血头,非法血站还有医院输受污染的血给病人、给产妇,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

而对艾滋病患者救助不力的现状更折射出中国根本的体制性问题。曾金燕说:"对于艾滋病,中央有些政策是比较好的政策,但到地方根本不行。都给中间的官僚机构挪走了,比如100块钱的救助款到了地方家庭只有几块钱,7,8块,6,7块,都有这些情况。这个问题就不是简单的艾滋病问题,而是贪污受贿,以及操作不透明的问题了。 "

作者:乐然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