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中国草"几乎无所不能

野生草本植物五节芒(俗称"台湾芒""中国草")用途广泛,可作为建筑材料使用,也可用作取暖燃料以及用来生成氢气。

default

生物质替代化石燃料是可持续性发展的解决方案之一

德国埃费尔山区的小镇克莱恩-阿尔腾多夫呈现典型的田园风光:农用机车在田间开来开去,马匹静静地吃草,对面的果园已经到了发芽长叶的时节。这里不是普通的农场,而是波恩大学的一个试验田。

这里种植的植物很特殊,用途广泛,生长周期短,对土壤消耗小。试验田的目的是种植一种能用来替代传统能源如石油、煤、天然气的生物原料。波恩大学的生态经济学家贝尔格(Ernst Berg)进一步解释说:"我们面临的一大全球性考验是,逐步用生物取代目前的能源主体煤矿,而同时不能影响能源、食品以及牲畜饲料的供应。"

这位生态经济学家认为种植生物材料并不会影响全球的粮食供应,关键是要选择一种占地面积小、生长速度快的植物。相关专家在温室里种植了不同种类的植物,以比较其生长特性,还有利用转基因技术改变某种植物生长特性的尝试。

"救命稻草"-"中国草"

也有植物天性生长速度就很快,比如原产自中国南方地区的草本植物五节芒,因为在中国多见,又被称为"中国草"。波恩大学教授普德(Ralf Pude)20年前还在读大学时,就注意到了"中国草"适应性强、生长速度快的特性,认为这种植物很有作为生物原料的潜能。普德随即将"中国草"选为自己的研究课题:"最开始想说服德国农民种植这种植物很不容易。后来我专门研究了五节芒作为能源载体的潜力,并说服了一些农民,尝试种植这种植物。"

因为"中国草"作为能源的性能不容忽视,虽然还不能作为生物柴油的原料,但经过捣碎压制后可作为燃料,在燃烧过程中还可生成氢气,作为零排放氢气汽车的燃料。目前欧洲生物燃料主要原料是油菜,植物学家普德认为,"中国草"的能量潜力毫不逊色于油菜:"种植和利用油菜作为生物燃料的成本和能量比是1比2,而占地面积小、适应性强的'中国草'的这个比例能达到1比5。"

如此算来,一个农民种植一公顷"中国草",收获的植物燃料价值相当于8000升可用于供暖的重油。"中国草"的生长速度快、多年生特性都特别受农民欢迎。

几乎无所不能

而且"中国草"的用途还不限于此。波恩大学的研究人员还以"中国草"为原料研制出了一种建筑材料-轻质水泥板,可用作隔音隔热材料或屋顶瓦片使用。

"中国草"甚至也适合作为生产塑料制品的原料。现在已经有以这种植物为原料的汽车方向盘、保险杠、轮毂盖,还有其他一些塑料模型。生产这些塑料产品须将"中国草"在高温下压制合成。这一"全能"植物还适合作为包装材料、花盆的原料,以及泥炭等材料的替代品。

作者:Fabian Schmidt 编译:谢菲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