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茉莉花革命”后“五毛”爆发

2月26日,中国知名媒体人北风在Twitter微博上发出消息: Twitter官网疑似遭到攻击,随后多名Twitter用户也反馈信息:页面出现“大鲸鱼”(Twitter官网出现故障的标识)。与此同时,“五毛党”在Twitter上也呈现出“爆发”状态。

default

中国“五毛”,近年成为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专有名词,最早由原江苏宿迁书记仇和推出,就时政热点,雇佣“网评员”引导舆论导向,据悉,“五毛”一词的由来是因为中国当局给付“网评员”的报酬为每条五毛钱。

Twitter微博上“五毛爆发”

“中国茉莉花革命”自上周发生后,中国当局高度戒备,除在全国抓捕大批异议人士、“茉莉花革命”参与者、和在网络上转发相关信息的网民外,还大量封锁网站,中国当局对新闻管控部门无法覆盖的海外网站,证亦有新手段,派出大批五毛进驻,进行扰乱和攻击。从20日开始,推特上“五毛爆发”,对推特上有影响力且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推特用户,开始时大多进行语言攻击,多用骂人语言如获“一群唯恐天下不 乱的过街老鼠”、“去死”等;后来发现效果不佳,出现更为恶劣的手段,如伪造相近的注册名,或手工修改推特用户发布的信息等,海外民运人士王丹、王天成、蔡楚、中国知名的艺术家艾未未等人都被用此方法发布了不实信息。他们冒用艾未未发布的一条信息为:“大家冷静点,很多人在利用茉莉花革命,大家不要被利用了。艾未未看到后,对五毛作出评价:“五毛的最大特征是,长的像人;作为一种新的生物是值得研究的;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五毛在现实中敢和他的党国站出来。”

推特网友的反击行动

与此同时,推特网友发起了反击行动,由中国知名媒体人北风倡议对发现的“五毛”加注标签“#5mao”以作识别,在推特上颇有影响力的网名为 @elaoda 的推友,呼吁大家对这些五毛果断屏蔽并进行“垃圾举报”;一些网友还根据不同网友的反馈将收集到的“五毛”帐号作成“五毛列表”。“五毛”一时间,并未得以他们期待的压制言论的效果,反倒成为推特上被嘲讽的对象。

对此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北风,谈及“五毛”在推特上的攻击,北风认为:“从这次五毛在推特上的表现,肯定是和‘中国茉莉花革命’有关联,但今天推特官网出现异常是否为五毛攻击还不肯定;另外推特上的信息获取是用户主动关注别人之后被动获取信息的形态,如果你不去关注一个人就无法看到这个人的信息,象五毛,没有被别人关注或转发,他们是无法发挥作用的;在推特上想要被人关注,需要有持续有效的信息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在我看来,五毛提供的信息,基本不能叫有效信息,很多时候是垃圾,所以不会被别人关注转发,并会被大家及时的Block或是将其报告为垃圾;如果他们目前只是简单表达他们的那些主张,大可置之不理,但是如果他们利用手工转发机制,篡改或伪造别人的看法,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的话,要利用Twitter上的一上技术功能,将他们报告为垃圾,因为他们是破坏正常信息流通的人。”

独裁者释放虚假信息和民意的一种武器

“中国茉莉花革命”引发的这场网民与五毛的战争,再次将中国背景下特殊的舆论武器“五毛”,引向公众视野,除在国内的网络上潜伏,海外网络亦有海外学生和学者都充当这一角色,当德国之声在Twitter微博上征询公众对五毛的评价时,在推特上非常活跃的旅居海外的电脑工程师立里对此的看法是:“五毛是中共国制造的能发出虚假信息的假冒伪劣人形产品。但五毛和多数中共国出口产品一样,也不是中共国的发明,苏共就曾动用大量五毛向外释放虚假信息和伪装的民意,我不认为五毛是中共国特产或特有的品种,但中共国目前把它变成了政府大批生产,并出口占领海外舆论市场的大宗产品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杀伤不知情者的良知。”

网友 @elaoda认为:它们只是中国共党的走狗而已,总有一天会被“兔死狗烹”,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至于在网络上还有一些免费的五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中国文化学者吴祚来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笑指:“当局目前在网络上确实无所作为,这种大量聘用五毛的作法,除了要控制舆论,也解决一些大学生的就业”,此说与之前广泛传播的中共在高校大量招聘“信息员”的说法谙合。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