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维稳"经费首次超过国防预算

中国用来维护稳定的预算在2011年将达到高峰,据财政部周六公布的一份报告,即年国家投入到警察系统、国家安全系统,民兵以及法院和监狱等"公共安全"领域的预算为6244亿人民币,这一数字比去年增加了21.5%,且超出了中国2011年公开的军费预算6011亿元人民币.

default

2月27日,在上海和平影都门前,一名男子被警察强行带走.

3月5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中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要要把社会稳定放在首要位置;3月3日,贾庆林所作的政协工作报告也特别强调维稳工作,并肯定中国当局对新疆乌鲁木齐"7.5事件"的处理,显示中国强力维稳决心。

中国"两会"正值"中国茉莉花革命"进行时,尽管此行动依然是一个公众生活层面的倡导行动,但最近几周,一百多名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作家等被警方带走,更多的人士被中国警方软禁或约谈、威胁等。其动用警力规模、打压力度被一些专家称为仅次于十几年前对中国民主党和法轮功的打压。专家预测,"中国茉莉花革命"维稳费用将成为2011年预算的重要部分。

亦有知情人士指出,谨以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为例,山东地方政府为了软禁他,专业国保、警察及一年雇佣看守的费用为3000万元人民币。足见中国当局对有影响力的维权人士及各矛盾集中点严防死守之态势。

维稳重于民生

近些年,中国因社会矛盾加深而发生的上访、集会、请愿、游行、示威、罢工等"群体性事件"日渐增多。根据2005年发表的《社会蓝皮书》,从1993年到2003年间,群体性事件已由一万宗增加到六万宗,参与人数亦增加到307万人。中国政府其后不再发布有关数字。但德国之声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处了解到,中国官方内参指,2008年公共事件为14万起,到2010年为二十多万起。

日前,有中国公众借维稳预算一事,调侃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因其在此次"两会"指出: "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600亿元, 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 "

自从2009年以来,中国地方政府的工作重心发生了微妙变化,"发展是第一要务"变成了"发展是第一要务,维稳是第一责任"。对于地方官员来说,维稳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直接关系人民福祉的事业。

"还处在明治维新以前的状态"

就此德国之声采访了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他慨叹维稳的成本只会越来越高:"中国当局用的措施是强力维稳,但是稳定不是靠钱能维得了的,人心顺,社会治安就和谐;人心不顺,再多的维稳费用也没用。但执政党只会这么做,他们不会考虑其它的方法了,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

作为伴随中国改革历程的见证者,陈平说:"我作为亲身参加过改革的人,感到很痛心,中国经过一步步的选择走到这里,每个人都肩负责任,这可能也是中华民族必须要付出的一个代价。目前的维稳也好,所有一切都只是一种形式,由此结局已经很清楚,民众抗议也好,即使是不抗议,执政党也无法走下去了。不仅如此,中国作为文化意义上的民族能否存续下去,我表示怀疑。中国在世界竞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走到如此局面,让人感到悲哀,这是一种对人性和文化的颠覆。三十年前,我曾充满希望,认为中华民族能够在世界上赢得尊重,走到今天,我只有四个字'痛心疼首'。我们需要反思的是,这个强力维稳不仅是这几个目前的执政党领袖的事,为什么他们能上台,为什么他们的作法能够行得通,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经历过文革, 还有人愿意作恶?我们现在的状态还处在日本'明治维新'以前的状态,抗拒先进的文明。执政党以为抗拒先进的政治文明就可以保护既得利益。"

维稳经费需要透明和信息公示

维稳预算所需资金来自中国财政支出,尽管部分中国公众在网上发出不满声音,但迄今为止,还未有人提出要求中国当局公示维稳经费的使用情况等信息。德国之声也采访了中国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原《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他也认为首先要进行维稳经费使用的信息公示:

"相当于军费、甚至越过军费的这些钱拿来干什么了,现在没有人知道,这首先是一个透明度的问题;据我们了解,中国地方政府有很大一笔维稳经费是花钱买平安的,地方上的上访、突发事件等,要让当事人住嘴,就是给钱。这笔钱都是从维稳经费中支出,象最近浙江乐清钱云会一案,就是政府拿出一百多万以赔偿名义压制其家人;另外可以想见的就是中国武装警察的设备,中国的各种防暴设备,已经武装到牙齿,已经是世界超一流的;其他的如网络防火墙、监视等也要花一大笔钱。总体上是为维护政权,用纳税人的人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是否有正当性也不清楚。绝大多数是拿不到台面上来的,只能用一个笼统的维稳费用来概括。"

李大同又强调:"中国现在进入了一个训政时代,人民应该训练政府如何执政,前段时间中国公众对广州亚运会的支出要求公示,也应该对维稳经费要求公示。"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