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维权律师失去律师资格

今年的律师资格年度复查时,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及其同事江天勇的律师执照没有得到当局批准延长,滕江二人从而失去了律师资格。这一事件引起了诸多德语媒体的关注。德国金融时报在采访了滕彪后写道:

default

滕彪在柏林

“这位律师和大学教师是奥运前尚未遭到逮捕的少数人权活跃分子之一。今年三月,他差一点被捕:公安部的官员绑架了滕彪,审讯了48小时之久。释放时,他们警告他不得接受外国媒体采访。

滕彪反抗说:‘他们说可以关我十年监狱,但我不怕他们,我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作为知识分子,他有维护人权的责任。他说,‘看到不公的事,我必须行动’。至于他为什么至今仍然能自由活动,他无法解释。‘政府对每个活跃分子的做法不尽相同,没有明确的方针和规则,我不知道,我是否或什么时候会被逮捕。’”

日报认为,滕彪的律师执照没有获得批准延长,显然出自一系列政治原因:

“四月份,看起来很冷静的滕彪倡议发表了一份二十名中国律师的公开信,他们要求当局在追诉涉嫌在西藏参与打砸的人员时应遵守法律、尊重司法独立,不要刑讯涉嫌人员。此外,这些律师们还表示愿意为数百名涉嫌人员做辩护。

去年九月,滕彪与救助艾滋病的积极人士胡佳共同发表了一篇批评奥运的文章。文章要求奥运客人应该看一看光彩亮丽的外表后面的情况。滕彪说,‘总的来说,奥运提供了中国向世界继续开放的机会,有助于世界更加理解中国。但仔细看一下,奥运也有不好的一面,因为许多人被驱赶出自己的房屋。’如果不利用奥运要求人权,将失去这一机会。”

每日镜报说,滕彪虽然失去了律师资格,但他“在寻找一种新的战略,”“利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

“滕彪乐观地说,政府对他施加了很大压力,但他在继续工作,必要时将采取法律步骤。六月四日是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的周年纪念日,直到今天,政府仍然禁止对这一事件做任何报道。在中国,一名异议人士要生活下去,需要希望。滕彪说:‘总有一天,民主的梦想将成为现实。我的孩子将见到这一天,我也能见到这一天’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