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中国经济面对艰巨任务

过去20多年里,中国经济曾以两位数增长,并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现在,该国经济引擎却要一下子调低数档,而且要尽可能避免齿轮箱受损,可谓任务艰巨。

(德国之声中文网)软着陆、硬着陆,抑或跌跌绊绊?在经历了20多年的跃升后,中国经济重返事实大地的降落行动将是何样的?提出这一问题的不止是中国的经济专家们,而且是全球的经济专家。因为,中国国民经济已是全球老二,它若硬着陆,势将影响整个世界经济。

China Umweltverschmitzung 03.05.2014

环境污染构成中国最大难题之一

中国国家和党的领导层决意降低增速、调整国民经济:不是继续投资建厂、生产向全球出口的产品,而是刺激内需。这当然会受到阻力,并且难以在一夜之间就得到贯彻。

再者,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有着后来补上的巨大需求,因此,需要有比德国这样的发达工业国高得多的增长率,以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保障社会安定。经济学家们认为,6—8%的增长率是最低限度。也就是说,中国正面临跌出这一“稳定走廊”的危险。

等待改革

的确,许多确定的改革一再拖延。德国工商总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福斯(Alexandra Voss,中文名“富雅莉”)强调指出,德国企业欢迎中国增强内需、把中国经济调整到一个更高的价值创造层级,但重要的是,落实中国领导层宣布的这一改革计划的方式、方法,需要公平的市场进入机制、减少官僚主义、实现法治。

中国与其他主要国民经济体的区别有多大,看一眼德国和美国的情况便十分清楚:2013年,投资分别占德、美两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7%和19%;个人消费分别占近60%和70%。而当年,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近50%,个人消费所占比重不足35%。

Negative Preisentwicklung auf dem Wohnungsmarkt in China 18.11.2014 Peking

中国国内房市局面严峻

不过,美国经济学家鲁比尼(Nouriel Roubini)指出,如果为了刺激个人消费、减少投资而将财政收入分配给各个家庭,将导致增长减少。加上同时存在的人口减少和老龄化因素,经济增速将会放慢,因为,服务领域的生产率将弱于使用大量资本的生产领域,由此,未来若干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将只在5—6%之间。

德意志银行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斯宾塞(Michael Spencer)则认为,房地产市场是目前负面影响中国景气的最大因素。他指出,去年9月底以来,中国经济总体情况稍有改善,而在房地产市场,今年全年的投资将继续下滑,国家支出也将继续减少,因而,国内景气将制约增长。这位德国经济学家在2月底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预言,作为对策,中国央行会在今年3月和5月降低利率。他的预言得到了证实。从3月1日起,中国央行降低了多个关键利率,以刺激趋弱的景气。官方解释降低利率的理由则是:滞胀压力增加、原料价格下降。

产能过剩

中国工业目前的产能过剩现象达到了人们从前无法想象的规模。例如钢铁业:当全球钢价开始走低时,2013年,中国新建了20个高炉,其结果是,供应更加过剩,价格更加下跌,在国际市场交易的上海宝钢每吨钢的价格从3400元降至2014年3月的2400元,接近历史最低点。造船业或水泥业、铝业的情况亦类似。

Symbolbild China Industrie Produktion

产能过剩现象严重

此外,根据企业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中国债务总额7年来翻了4番,逾28万亿美元。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们认为,不受控制的影子银行和许多地方政府负债累累构成重大隐患。该研究报告指出,尽管越来越多的新建筑几乎无人问津,但中国国内全部贷款中有近50%流向房地产;与此同时,过去几年里,几乎不受控制的影子银行规模每年增长30%以上。

硬着陆或软着陆?

鲁比尼认为,中国现领导人习近平有望像邓小平一样,先巩固自己的权力,然后,使用这一权力,强硬实行结构性改革。不过,这位明星经济学家补充说,至于习近平是否会将自己的权力用于良好目的还是仅用来保障现行制度和现政府的稳定,对此,人们还需观察。

德意志银行的斯宾塞则指出,中国拥有人们难以想象的巨大外汇储备,不仅可随时用于干预外汇市场,而且也可游刃有余地用来应对其他危险:“中国积累了3.8万亿的美元外汇储备,只要愿意,可以连续10年、12年买美元,也可以连续10年、12年卖美元”。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