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中国经济陷困境 产业劳工度日难

中国经济遭遇数十年未遇的艰难时刻。而与此同时,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制造业工人罢工抗争事件日益频繁上演。劳工成为中国经济下滑的最大受害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进出口疲软、经济增速放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要找一条有关中国经济的令人振奋的消息并不容易。尤其是长期支撑中国出口的制造业面临严峻局面。

一份最新公布的报告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进一步确认了这一趋势。位于香港的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通讯"近日发表报告称,中国第三季度制造工人抗争事件数量创下年内新高。从7月到9月,共发生593起罢工或抗议活动,其中制造业219起,超过第一季度(164起)和第二季度(198起)。

"中国劳工通讯"传媒总监克罗塞尔(Geoffrey Crothall)对德国之声表示,所有数据都来自于中国内部的社交媒体报道,包括工人、公民记者以及观察人士发布的信息:"我们无法精确核实每一个细节,但是我们很有信心认为,这些事件的基本情况,比如工人的诉求、参与的工人数量、地点等等的真实性。"

制造业不景气增加劳资纠纷

"近阶段制造业工人抗争频发"的说法得到了民间组织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负责人张治儒的确认。他认为,除了工人维权意识提高的因素之外,经济萧条引发工厂搬迁和倒闭浪潮,导致劳动争议增加。

以珠三角地区为代表的广东省制造业原本在中国处于龙头地位,但由于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不少企业或者关门大吉,或者是向中国内地或东南亚地区国家转移。而这也使得广东地区的工人不满尤为严重。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统计,今年第三季度,广东地区的产业工人抗争事件高达59起,远远超过其他省份。

"很显然,中国制造业下滑是罢工增加的一个重要因素。许多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的劳工,是因为没有拿到工资,或者他们的工厂关闭、搬迁,他们却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偿",克罗塞尔解释道。

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数据,第三季度的罢工事件中,超过三分之一都发生在制造业企业。而中国制造业劳工恰恰是所谓"农民工"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制造业农民工比例占到总数的31.3%,为各行业之首。

劳资双方的力量平衡

为了提高工人待遇,减少劳资纠纷,中国政府也制定了一些相应措施。10月初,24个城市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其中制造业集中的深圳及广东分别以每月2030元和1895年排在第一和第三位。"中国劳工通讯"的克罗塞尔认为,上调后的最低工资标准仍然称不上令人满意,"而且问题的关键还不仅是工资水平,而是总体工作条件以及中国工厂里劳资双方之间的力量平衡。"

克罗塞尔认为,尽管中国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并不真正代表工人利益,但一些工人和维权人士正在尝试由下而上的改变工会:"他们尝试在工厂一级的工会组织中更为积极活跃。向地方工会组织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真正代表和捍卫工人的利益。"

Streik in einer Schuhfabrik in Dongguan

去年4月东莞某鞋厂工人罢工(资料图片)

但是,劳工维权人士指出,在经济环境恶劣的情况下,草根组织的活动也受到了更大的限制和影响。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负责人张治儒表示,经济形势较好时,地方政府对工人维权还是有一定的宽容,如果经济条件不好,政府便会压制工人维权行动和诉求:"有关部门会给我们警告,或者给房东打招呼,不让我们租房办公。有一些活动会受到干预,给工人提供一些维权服务的时候, 一方面干预我们,一方面干预工人,他们找到工人,让工人解除对我们的委托,不让工人与我们接触。"

官方压制民间工人维权运动,但中国制造业的颓势却不会因此而得到扼制。最新数据显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7个月处于50以下的收缩水平。今年9月PMI终值更是降到47.2。而这一趋势的具体表现为"订单减少,企业降低产量和价格以及削减工作岗位的速度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