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中国粮价上涨探因

关系民生的粮食价格,在中国一路上扬,再次引发有关粮食安全的大讨论。

default

"18亿亩耕地红线已被突破"

中国政府重要智囊中国社会科学院在自己网页上刊载本院学者分析,认为中国总理温家宝不断强调的保证中国粮食安全的18亿亩耕地这条底线,已被突破。由此造成中国耕地不足,粮食供应不能持续稳定得到保障。来自中国官方经济媒体如《经济参考报》的分析则认为:中国民生产品,特别是粮食产品价格一路上扬,大多属输入型通货膨胀,因为世界粮食价格也在上扬。

对此,本周一,中国著名民营智库天则研究所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经济学家茅于轼的文章指出:粮食价格,必须通过进一步开放市场,由国际公平贸易形成世界市场价格来解决。茅于轼此前曾多次反对用国家保证耕地最低面积,来保障粮食安全。

Logo Attac Deutschland

阿塔克(ATTAC)是一家世界反全球化组织

针对中国国内的讨论,世界反全球化阿塔克(ATTAC)德国分部世界粮食问题的专家犹塔-松德曼女士(Jutta Sondermann)指出:"世界市场形不成公正的价格。新自由主义者们总是强调所谓比较优势,由价格上有优势的提供者通过市场,来形成公正价格。但实际上,情形完全不是这样。拿中国来说,因为自己耕地不够,到处去买地,不但个人去买,而且国家也去买。主要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目前正在面临人类最基本资源-粮食全球紧缺的挑战。"

国际资本在中国圈地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经济媒体集中报道通货膨胀。强调国际大公司通过投机,炒作粮食,来影响中国的粮食市场。甚至有报道称:国外大公司在中国秋粮还没有上市前,就通过各种渠道,直接到农民手中去买粮。在中国的外国银行,几年来,就在推销投机未来世界粮价上涨的理财基金,由此造成国际上投机粮食产品的资金急剧增加。炒粮价的钱越多,粮价被炒上去的期待也就越高。但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农业用地被开发商挤占的情况一直在恶化。据阿塔克组织观察,这其中也不乏国际资本的身影:

"中国有些地被来自其他国家的公司征用,获取尽可能多的利润,比如种植生态燃料。还有的,获得在中国圈地的特权。我个人认为中国国家有必要,以立法的形式规定限制土地租用和买卖。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国际投机资本攫取某一国家的大片土地,长期占用。我甚至认为有必要对国际农业大公司施以严厉限制措施,因为他们目前的经营方式,无论从保证人类食品安全,还是保护环境角度上看,都有害无益,因为他们正在合法地追逐暴利。"

中国国有粮食大企业垄断市场

松德曼女士说的是国际资本。但就目前在国内农产品市场上看,炒作的队伍中,主要还是中国自家的大企业,其中不少还是国有大企业。不论是所谓的"蒜你狠",还是"豆你玩",都基本上掌握在中国国内炒家的手里。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周二刊载蔡恩泽的文章,分析国际玩家例如新加坡的益海嘉里集团操控粮食价格行径,但却只字未提中国国有大企业如中粮公司、中储粮公司形成对市场垄断局面。在松德曼女士看来,问题未必在18亿亩红线能不能守住;也不在到底是谁家的大资本天良丧尽,问题在于:

"奉行新自由主义信条的大企业,它们利用各种包括国际协议在内的手段,获得了垄断市场的优先权,利润越来越丰厚,但给社会,给世界却造成巨大伤害。具体到生产者个人,对于消费者个人,对于农村人口,对于所有那些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意愿屈服于大型工业化农业企业的人说来,这样的企业格局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他们带来的利润。"

作者:一通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