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离"消灭极端贫困和饥饿"有多远?

"消灭极端贫穷和饥饿"是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的第一项,包括至2015年将日收入低于1美元的人口比例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半等三个具体目标。如今,千年发展目标已经制定了整整10年,中国在完成第一项目标方面情况如何?

default

贫富差距悬殊是中国的一大问题

中国的贫困线与国际标准差距悬殊

2008年8月,中国官方发表消息称,中国是第一个提前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贫困人口减半的国家。中国方面同年向联合国提交的《中国实施千年发展目标进展状况报告》中写道,"按照中国政府的贫困线,中国农村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绝对贫困人口已从1990年的8500万(占农村人口的9.6%),减少到2007年的1479万(占农村人口的1.6%)。即使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采用的每日生活费低于1美元的贫困标准,中国也提前实现贫困减半的目标。"

在国际舞台上,中国领导人也经常强调中国在扶贫,脱贫方面的取得的成绩。2008年9月,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上就表示,从1978年以来,中国在不到30年的时间内使绝对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1500万。"世界银行2007年公布的数据表明,过去25年全球脱贫事业成就的67%来自中国。"

不过,不管是中国政府的报告,还是温家宝的讲话都没有指出,中国政府计算本国绝对贫困人口的标准在2008年还是人均年收入785元人民币,也就是日收入2元1角5分,无论按照当时的汇率换算,还是依照实际购买力的标准,都与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以每日生活费低于1美元作为贫困线的标准相距甚远。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联合国的标准是每天低于一美元就算贫困,也有人说是1.25美元,而且这属于绝对贫困。按照这样的标准,中国大约有一两亿人属于绝对贫困,而不是中国政府所说的三,四千万人。联合国还有一个标准,就是每天收入两美元以下就是相对贫困,如果按照两美元以下,中国估计有4,5亿人,甚至更多仍然是处于贫困中。"

贫困是多元化的

2009年,中国政府将贫困线提高至人均年收入1196元。中国扶贫办官员表示,由于新标准的启用,中国贫困人口从2008年的1479万增至4300多万人口。在香港乐施会中国部总监廖洪涛看来,贫困线的划分标准是一回事,有关国家制定的标准是高还是低的争论以外,他更关注的是贫富悬殊和绝对贫困并不能从统计数据中得到真实反映的问题,因为贫困是"多元化"的:

"我自己个人去过一些西部山区,有些地方极度干旱,连喝的水都没有,尽管他养了十几头羊,但他的生活条件也是非常艰苦。比如西南有些民族地区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居住的环境泥泞不堪,尽管他养了几头猪,从数字上来讲,他不一定很贫困,但实际上他的生活条件是很恶劣的。更不用说一些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尽管他们的父母到城市打工,收入的数字还较高,但整个家庭隔裂。所以贫困是多元化的,不只是人均收入。"

Bildgalerie Ursachen von Armut: Desertifikation

干旱和沙漠化使许多人难以脱贫

乐施会从1987年起在广东省做一些残疾服务项目,90年代初开始在云贵两省正式开展大规模的农村扶贫工作,之后扩大到其它省份并且增加了城市扶贫计划。该机构80%以上的项目是同中国各级政府部门,扶贫办,民政部门合作开展。1991年以来,乐施会在中国投入的扶贫资金超过6亿元人民币,受益者数以百万计。尽管成绩可观,但廖洪涛感到,中国的贫困人口虽然减少,但需要扶贫的人数仍相当庞大,尤其对偏远地区的贫困人口来说,扶贫的难度将愈来愈大:"剩下的扶贫点很艰难。民间组织去难度也很大。他们人数很少,分布的地区可能在高山,修一条路的成本比10年前,20年前需要投入的资源要多很多倍。要投入的人均扶贫资金比以往要增加数以十倍。"

而在暂时脱贫的人口中,因灾返贫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其中原因包括水灾,旱灾,地震等灾害的频繁发生,也包括家庭成员患病而导致整个家庭陷入贫困。此外,贫富悬殊和相对贫困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廖洪涛说:"也就说跟富裕群体的收入差距在拉大。比如说,虽然有些人暂时脱离了绝对贫困线,但他需要的开支负担非常大。比如要付出的教育成本总的开支事实上在增加。值得注意的就是,就算有部分农民迁移到城市,很多人的收入抵消不了开支或子女教育等等,收入扣除开支后他们的贫困程度也是相当厉害的。"

贫困县的奢华

为了配合扶贫措施.继在城市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后,中国政府近年来也在农村普遍建立了低保制度。但除了各地低保标准迥异,有的甚至相差10倍以上外,官员滥权导致真正的贫困户领不到救济的情况也相当多。中国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刘飞跃指出,"我知道我们湖北这里农村的低保每月只有30块钱。高的可能是60,90。真正的低保户,真正的贫困人口,比如说他和干部的关系不好啊,往往得不到低保这类救济。相反,干部的关系户,亲属,经济条件还可以,他们反而得到这样的低保。这在农村,在扶贫过程中是一个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