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知名音乐人左小诅咒面临强拆

3月12日,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在网上发布消息:中国左小祖咒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前黄镇胜西村钱家塘13号的家,将面临在三个月中被拆迁的命运,左小诅咒说:"感谢祖国,感谢历史给了我做一个坚强的钉子户的使命"

default

2011年1月11日,艺术家艾未未在上海马陆镇的艺术工作室"红房子"遭遇闪电强拆

中国知名音乐人左小诅咒的家将被强拆的消息,被艺术家艾未未在Twitter微博上公布后,多名中国网民慨叹:"在中国什么都挡不住开发商的铲车"。

早在2011年1月11日,艾未未位于上海马陆镇的艺术工作室遭遇闪电强拆;

2011年1月1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取消行政强拆;

然而令行不止,在中国各地依然不断出现强拆公共事件,日前,海南文昌市龙楼镇南海边,一座9.9米高的毛泽东汉白玉像被开发商强行推倒,雕像断裂成数截。就此展开的关于毛泽东的政治与意识形态争论背后,中国"圈地开发"、"强拆"的地方经济畸形发展模式再次引发热议。

我要给中国农民作个榜样

德国之声记者联系到正在北京的左小诅咒,据他介绍:"我的房子是在江苏常州,在今年春节时,我回到老家,我的岳父就告诉我,政府要拆我们的房子。我们的房子是五六百平方米,有三层楼,补偿大概是每平米300-400元钱,可现在中国的房子均价大都在一万元一平米左右,就凭政府给的这些补偿,我们将来根本没有买房子的可能,这明显是一个欺负人的事情。前天的时候,我的岳父打电话告诉我,村里将在20号开会,开会之后就要强迫村民签字,这个村的房子将很快都会被拆。关键是我们的庄稼地也没有了,在这之前的一年多以前,我们的两亩多农田也被强征,政府只给失地的农民发放每月300元的失地保险,据说这次征地和拆迁是因为要建一个太阳能方面的项目,开发商们早就看上这个地方了,所以老百姓都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了字。这个房子的户主是我,我将在20日开会之前回到故乡,我要等回去见到村委会和强拆的开发商后才知道更具体的情况。这次被拆迁的大概有五十户的人家,我的岳父和亲属们都不敢反抗,他们怕出事情,都劝我算了,我说'爸,这个事情我管',总之,就象我在这个事情上的表态'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否则绝不可以欺负到我们头上。'我要给中国的农民作个榜样,政府不可以这样欺负人。"

我们都失去了故乡

左小诅咒在采访中谈到自己的女儿正在老家读幼儿园,他希望女儿能在有土地的环境里享受童年的快乐时光,他对德国之声记者谈到在中国式强拆中,很多人都失去了故乡:"故乡是祖辈的,是有记忆的,我们家门前有一条小河,还有一片竹林,我的妻子也是在那里度过童年,现在我的女儿四岁,正在那里欢度她的童年,我们希望她能在土地里生活三年后再到北京,在土地里生活的人是自由的,在城市的楼房中象鸽子在笼中一样,所以这样的生活他们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愿意出卖,现在有很多人已经失去故乡了。"

对于自己将要成为"钉子户",左小诅咒深有感触:"我想我会做给他们看,我在这二十年间,我作的艺术、写的歌曲,比如我写过《苦鬼》等歌曲,都是和底层百姓生活和抗争有关,现在不是再让我写歌,而是让我去做这个事情,脚本我已经写好,现在该我上台演出了。中国有句老话'我的家再破,风可进、雨可进,皇帝不可进'现在我要告诉那些抢我家的人,是不可以的。"

法律就是挡箭牌

德国之声就和中国强拆相关的法律规定等,也采访了中国知名的维权律师刘晓原,他认为村民应该拿起法律作武器来维护合法权益:"现在国务院已经出台了新拆迁条例,拆迁目的必须要符合公共利益,同时这个土地使用权限还要经过国务院的批准,所以要看左小诅咒老家这个工厂要占多大的面积,还要看他们相应的补偿条件。但是现在新的拆迁条例只规定应用于城镇的国有土地范围,如果左小的家是农村的集体用地,应该说可以参考这个法律,立项方面等也要经过严格审批,在赔偿方面也要协商,协商不了的走正常的法律程序。象左小诅咒目前这种情况,可以先向当地建委、建设部门申请立项信息公示,就是说为什么要立这个项目?有没有经过有关部门批准?还有就是城乡规划局有没有对项目进行规划?土地管理局有没有对土地使用进行批准?"

刘晓原同时认为:"这些事情从法律方面并不难,但从实践来说,在中国是很难与强拆抗争的,作为律师,最苦恼的是有相关的法律,可是政府、开发商包括执法机关并不执行,中国有世界上最全的法律规定,可是并不执行。加之中国农村的很多农民也不太懂得这些法律,就会很害怕,另外中国政府机关太强势了,更多的农民选择不再对抗,没有维权意识的话,助长了公权力部门的嚣张气焰。所以解决这些事情最大的事情是公权力如何遵守和执行现有法律,吴邦国在人大会议上说'中国已经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可为什么在实际生活中执行不力的情况得不到处理?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又说'法律不是挡箭牌',这是很可笑的说法,当公民权利遭到侵犯的时候,法律就是挡箭牌。"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