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中国“相对排放上限”和“阿富汗纠结”

近年来,中国与阿富汗保持紧密的经济联系。《新苏黎世报》周五国际版的文章认为,在美国和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后,中国将不得不对阿富汗进行更多政治投入——这对中国西部和中亚的安全至关重要。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阿富汗问题,"中国不会直接干涉,这不仅是违背中国外交关系的核心原则,中国也害怕卷入阿富汗的内政",《新苏黎世报》周五(6月13日)国际版一篇署名文章这样写道。作者援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专家李青燕的话说,在过去的数月和数年,

北京更加积极地参加了有关阿富汗未来走向的国际会谈

对于北京的表现,文章表示美国看法纷杂。一名美国南亚问题专家称,"美国支持中国致力于阿富汗问题,华盛顿表示,中国做的越多越好"。"也有人认为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搭便车--在经济上自2001年就介入,政治和安全问题上却留给美国和北约来解决。"

"中国的立场确实有些矛盾。中国从来没有承认过90年代末的塔利班政府,在其2001年11月被推翻、被赶出喀布尔时也并不同情。然而,美国的干预和北约在兴都库什的长期驻扎令北京不自在……现在撤军在即--甚至可能所有美军都会撤离阿富汗,中国开始有些担忧。"

"十年来,北京一直让自己主要扮演着经济角色……李青燕表示,集中在经济手段上是典型的中国战略。不用施加直接的政治影响,就可以打击贫困和极端主义。"

"丝绸之路"上的安全问题

文章随后谈到了

阿富汗对中国在安全和外交方面的重要意义

。"和中国一样担忧美国突然撤兵的还有那些中亚前苏联国家。长期来,中国因为这些国家的原材料储备和市场潜力对其特别关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宣布,要沿着过去的丝绸之路建立一条'经济带'。"

Euro-Asia Economic Forum in Xi'an, China

卡尔扎伊应习近平邀请,于2013年9月来西安参加2013欧亚经济论坛

"……而中国在安全政治上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于阿富汗--该国再次被极端分子看成避难所,威胁着中国西部的安全。如同李青燕所说,阿富汗的安全问题对于北京来说最重要。李表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组织(东伊运)成员逗留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间的边界,并从那里来到新疆进行恐怖袭击。"

作者在最后写道,北京在后北约时代能对阿富汗施加多大的政治影响,取决于其战略上能否在商业利益外,在该地区站住脚。这要求中国为外交上更多的介入和风险做好准备。

增长疲软影响环保举措?

《法兰克福汇报》周五(6月13日)经济版关注了中国企业抵制碳排放权交易一事。文章认为,增长疲软影响了中国的气候保护政策,中国政府开始不那么执著于其减排目标。

因为一些大企业出于成本原因的抵制,南部省份广东推迟进入

碳排放权交易

的新阶段。"将自己视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努力要在不牺牲经济的情况下致力于环境保护。因此中国政府至今在国际谈判中拒绝对二氧化碳排放量进行限制或者削减。中国国内并没有一个绝对限制目标,而是一个对比于经济表现的相对限制。尽管增速放缓,中国经济仍保持超过7%的增长率,环境污染也仍在日益严重。"

文章写道,虽然北京在治污态度上有了明显转变--有计划将排放上限写入"十三五"规划,但北京决策者现在显然又有反复。对于颁布排放上限的具体时间,先是顶级气候专员谢振华含糊其词,然后发改委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表示,可能不会确定排放上限,而是按照发展逐步进行,或者出台一个相对的封顶目标。

"鉴于中国商业、交通、能源消耗和生活水平的发展和提高,当今中国的排污量几乎是1990年的四倍,全世界超过四分之一的碳排放来自中国。相对封顶目标是到了2020年,碳排放量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比2005年的水平至少降低40%。"

摘编:万方

责编:张筠青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观点]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